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平世界

凡所有相 皆是虚妄 若见诸相非相 则见如来

 
 
 

日志

 
 

水清濯足——二零一零年出游杂感03  

2010-05-27 18:54:54|  分类: 一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当遇到令我激动的水域,内心就会涌起难以遏止的赤足下水的冲动。无论天气冷暖,甚或有什么禁忌,都不能阻挡我,那一刻的我很像一个不顾一切地扑向母亲怀抱的孩子。

这一习惯始于35年前。当年,我国从日本进口的许多大型汽车没有易损配件供给,于是我们这届汽车和内燃机两个专业的师生负命从长春到湖北搞测绘。工作之余,游览了武汉东湖,我深深地迷醉在东湖的大与美之中……

那是1975年初秋的一个下午,我们四名同学乘着小船驶向湖心亭,划浆人是位老年妇女。湖水很清,清得诱人跳入其中。船至湖心,两个男生情不自禁地脱衣下水游了起来,我和另一女生望着清澈的湖水,心里痒痒地。她不会水,我也只会一点儿,我俩一左一右将赤脚伸进水里。温柔的水波冲击着肌肤,有一种特别的感动温柔地弥漫在心中……这是我与家乡之外的水域的第一次印象深刻的亲密接触。

今年三月末的那天上午,我和妹直奔东湖的游船码头。如我所愿,乘上了一只划浆的小船,心中暗喜(近年我到过的一些水域都没有这种人划的小船)。船主人的年纪与当年那位老年妇女相仿,只是如今的我已不再年轻,比船主人还要老上几岁了。

同样的烟波浩淼,同样的水天一色,青春的记忆重回,再一次沉醉于东湖的美……可惜身边没有同样激动于东湖之美的同伴,湖水也不如昔日清澈,一丝落寞悄悄地爬上心头。向往、怀念了多年的湖心亭已不在湖心,一条人工修筑的马路将湖水拦腰斩断。旧迹已无处寻觅,曾经的美好之地只能在我的记忆中孤独地老去……

今年的出游,没碰到令我留连的所在。原本对凤凰有些期待,想像凤凰的江水能像泸沽湖一样给我疲惫的心灵以诗意的安慰,没成想它全然不是大千网友所拍的图片中那个温情迷幻的江,眼前真实的江水脏得没有半点诗意,不忍细看,我以最快的速度逃离了凤凰。

去东湖之前,我做了可能失望的思想准备,实际情形超出了我的预想,算是不虚此行。只是辽阔的水域中没有找到我想濯足的点。

第二天傍晚,在植物园里见到东湖一角,我与这一角东湖初次相见,一见如故。水很干净,虽然天气较冷,风也很大,我还是迅速地脱掉鞋袜,把双脚伸进湖水。波浪打湿了我的裤腿儿,水有点冰骨,但心很满足,35年的梦幻在濯足中得以圆满。

濯足归来,我躺在旅店的床上梳理近几年与水亲密接触的记忆——

零四年春徒步独龙江,多次在江水中洗脸、洗手、洗脚、洗头。头发比我短的男士都不敢用冰冷的江水洗头,我洗得畅快而骄傲。

零五年秋的一个黄昏在圣湖玛旁雍措,同车的伙伴和年轻人都站在岸边观景或拍照,我毫不犹豫地脱下鞋袜,挽起若干层裤腿儿,跟随司机走进湖中。水很凉,但很惬意,站在湖水中眺望神山冈仁波齐峰和纳木娜尼峰有着别样的感受。司机说,圣湖是不准女人下水的。我很坦然,面对圣灵我问心无愧。

零七年春的一个清晨在圣湖纳木措,我穿上带去的所有衣服,仍然冻得直打哆嗦。沿着湖边走,蓝色的湖水极迷人,我怎么也抵挡不住想下水的强烈欲望,冒着严寒脱下鞋袜,拉开冲锋裤的拉锁,提起二条绒裤,毅然地趟进刺骨的湖水。无法言说地爽,但不敢久留,不一会儿腿就麻木了,一波又一波的浪花追着我不停地扑打,衣裤上溅满了水珠,整个人都冰透芯儿了……与纳木错的亲密接触刻骨铭心。

零八年独自在哀牢山杜鹃湖转悠了十天,最后到底用脚绕湖一周——未知的里程,未知的环境,九分兴奋加一分不安。为了轻装,我只背相机和干粮没背水。湖水是由陈年雨水积蓄而成,不浊亦不清,我在其中洗手、洗脸、濯足,甚至饮用,完全忘记了当地人所说的血吸虫,只有随心所欲的畅快和自由自在的舒爽。

零九年独自在泸沽湖住了七天,当时刚从独龙江下游马库的大瀑布徒步归来,已脚无完肤。忍了二天,第三天去转湖,不转难以心安。二天下来,旧泡未平新泡又起,表皮破溃,露出血红血红的嫩肉,钻心地痛。二天后,刚刚结痂,我又穿着拖鞋下水,在湖边久久地徜徉。我想,顺着湖边的水趟下去,或许也能转湖一周吧?不久的将来我会去试一试的。

从泸沽湖出来又独自去了都江堰,那天的太阳特别地毒,河水极暖,我坐在石阶上,把双脚浸在水中,享受了好久。这是一次最温暖的记忆。

还有很多与水亲密接触的难忘记忆,萦绕在班公错、然鸟湖、、巴松措、来古冰川、米堆冰川、帕龙藏布江、雅鲁藏布江、拉萨河、尼洋河、怒江、澜沧江、拉什海、洱海、金沙江、长江……萦绕在一时想不起名字或不知道名字的江河、湖泊、溪流、瀑布中,萦绕在一处处波涛激荡或温和柔美的海边……有些水域因距离不便,没来得及濯足,比如羊卓雍错。有些水域比较浑浊,没有濯足的欲望,比如小小的冲江河。

让我产生濯足冲动的水域,几乎都与之亲密地接触过了,这是我的一份份珍贵的心灵财富。我喜欢用行走的方式一步步地去丈量我所喜爱的土地,我更喜欢让双脚像鱼一样地与自己喜爱的水域亲密接触,亦如婴儿置身于母腹。

水是有生命亦有感情的另一种生命形式。我对水的感情,是生命与生命之间的一种依恋方式,是精神上对回归婴儿状态的一种天然的渴望,这渴望与我的生命同在。

                                            

            2010517

 

附记:    新建一个WORD文档,抬手便在空白处打出“水清濯足”四个字。紧接着就有一丝不安在心里游荡……想删除,又舍不得,犹豫了好一会儿终于铁了心就这么地了——这四个字刚好真实地概括了我几十年来的偏好。

  评论这张
 
阅读(191)| 评论(5)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