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平世界

凡所有相 皆是虚妄 若见诸相非相 则见如来

 
 
 

日志

 
 

记忆中的一些外号  

2010-06-29 16:28:10|  分类: 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由体育课引出了外号,我便不自觉地开始清理与外号相关的记忆。

小学时,班上的不少同学都有外号,可是我能记起来的寥寥无几。有个男生姓隋,同学叫他隋炀帝,这个外号有点意思。一个家里很穷长得瘦小的男生叫猴子,这个外号也还算凑合。班里年纪最大个子最高学习最不好的女生叫大傻丫头,这个外号就有点儿侮辱人了。

初中时,有外号的同学更多。有骆驼、驴、米老鼠……等动物名称的外号。有个男生外号叫小扣,因为他发不好英文字母Q的音,说成了扣。还有来自《开发燕窝岛》这篇课文中那一句“棒打狍子瓢舀鱼”的外号,这个男生同桌的女生姓于(鱼),他便得了个瓢的外号,叫着叫着就变成了老瓢,一直叫到现在。

小学时都是淘气的男生给全班同学起外号,初中时的男生基本上不招惹女生,但女生不甘寂寞,自己给自己起外号,小猫、肥鸭、小孩……就是女生给女生起的。一般来说,给别人起外号的同学都很聪明,因为这个活儿是需要一定的联想能力、灵感和智慧的。

我很不喜欢小孩这个外号,但又不好意思表示不满,只能默默地听凭大家当面叫或背后偷着叫。文 革初期,同学们为了表示革命的决心,晚上不回家,都住在学校。一群孩子白天晚上混在一起,哪有那么多革命事业可做啊,闲得无聊,有的女生就开始念同学的名字,咬着舌头,用含糊不清的声音念叨,于是就产生了如下外号——

韩桂兰,韩桂兰,韩桂兰……还不来;

冯桂清,冯桂清,冯桂清……肥会吃;

毕锦萍,毕锦萍,毕锦萍……废铁盆儿。

当时唠叨出来一堆外号,我只想起来这三个。肥会吃没叫起来,一叫她就生气。还不来没什么特色,压根就没有人叫。只有废铁盆儿叫得最频。

废铁盆儿虽有些不雅,但毕竟取代了小孩,我还是很高兴的。只是废铁盆儿叫了没两个月,大家就分了派,那几个聪明又淘气的女生都折腾到别的派了,与我在一起的女生同我一样呆板,从不喊同学的外号,于是我的二个外号从此销声匿迹。

大学时我们都成年了,基本上没有起外号的习惯,能想得起来并且印象很深的只有一个同学的外号。她是我们班里个子最高成绩最差的女生,人长得粗壮,肤色较黑,留着两条又粗又黑的长辫子,一直垂到小腿。她的体育成绩特别好,尤其是短跑。她跑起来的时候,长辫子像两条巨蟒在她的背后乱舞。我们到湖北搞测绘时,她是后去的,她到达湖北那天,男生们说“浩浩荡荡的大军来了”,女生都没懂,后来才明白,浩浩荡荡的大军是她的外号,在男生内部已经流传好久了。她还有另一个外号叫“老下”,也有典故,据说是她在写给系体育部长的情书中引用了毛的一段语录“下定决心,不怕牺牲……”。

参加工作之后,同事之间多以姓氏称某师傅,有外号的人极少。这期间我又有一个外号,是一个小我十来岁的女孩给起的,但这个外号只是她一个人的专利,其他人都不叫。我们中午常在一起吃饭,关系很好。我有洁癖。时间一长,她便不再叫我毕姐,改叫“小事儿”了。一次,她递给我一个新买的面包,说:“事儿,放心吃吧,刚用洗涤剂洗过的。”

我还有二个外号是母亲给起的。我们家的三姐弟都有母亲给起的外号,我叫大刺儿头,妹叫二倔子,弟叫三驴子。我内退之后,母亲又送给我一个新外号,很长——“井里的蛤蟆酱里的蛆”。母亲为我们起的这几个外号,我们姐弟仨都很服气并非常赞赏,母亲对我们的定义很概括也很准确。

从未仔细清理过外号,这一清理,我竟然有五个外号,真不少啊。

  评论这张
 
阅读(212)|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