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平世界

凡所有相 皆是虚妄 若见诸相非相 则见如来

 
 
 

日志

 
 

小川与清平就《山魂水魄》的对话  

2011-01-18 22:22:39|  分类: 遥远的童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注:《山魂水魄》是雪峰在游历滇藏途中拍摄的录相,清平为此录相写了六千余字的解说词,并与妹妹的儿子对录相进行了剪辑和配乐。)

 

小川说——

看完了《山魂水魄》,完全融入其中,毫无冗长之感。或许这种徜徉之中的心境已经失去了对片子本身的判断力,我跟着它走,片子完了我还在走,继续着补足所能,成为其中的一员,这些都是随着开头的震撼展开的。

 

清平说——

我早就知道,只有真正的知音才能与我一同激动。时间仓促,并且我对制作软件一无所知,大部分精力花在制作上,解说词头天晚上写,第二天就录音,来不及修改。并且我内在的激情与感动,还没找到合适的表达方式,全靠你自己去补充和想象了。面对帕龙藏布江最汹涌的波涛,热血沸腾的我情不自禁地朗诵起苏东坡的诗词,但没有同伴的呼应,很觉寂寞……

 

小川说——

《山魂水魄》的景好,词好,音乐好,一下子被攫了魂去,出来就很不容易了。想挑很多毛病,肠子都枯了,也没凑多少,只能是个大概,感觉结尾有些苍促,中间有些过长的镜头,念白绵软、拘谨,与浑然大气不够协调。

 

清平说——

乐曲的选用十分偶然,也十分仓促,开始制作时,才到网上下载。找到了不少,能下载的不多。下载的乐曲,有的能用,有的不能用,曲调得过得去,词也不能差得太远。录音是我妹妹的儿子做的,他一遍也不肯看,拿起来就念,我的激动情绪无法传递给他。珠峰和羊卓雍错是雪峰和小于两个人去的,从大峡谷出来我累了,而且这两处我零五年时去过。摄像也是需要激情的,他俩单独走的部分,没摄出激情来。我呢,制作到最后,也缺少激情了,确实有些虎头蛇尾。纳木错是随旅行团走的,很不尽兴。挺好的三个地方,无论是摄像还是解说词,都比较单薄。你挑的毛病很尖锐,一下子就叼到了节骨眼上。

 

小川说——

音乐很有特色,选得好,有中西结合?但还应更好,如柴可夫斯基的,很有些“天门中断楚江开”的气派,挪过来可以增色。

 

清平说——

当时如果有人与我争论就好了,一个人的思路总是狭窄的。我现在非常理解日本为什么发展如此之快。他们说,一个中国人是龙,三个中国人是虫。日本则相反,一个日本人是虫,三个日本人是龙。配合的力量不可限量,一加一大于二。所选曲子中有两首是班德瑞的,还有一首“火战车”是妹妹儿子选的。选曲时,我与他有配合也有争论,回头看,他在一些想法是对的。解说词没有人与我争论、商讨,有些郁闷。

 

小川说——

镜头的拉伸很稳,是机器防抖好还是雪峰精于此道?总之那样的高海拔没多少氧,要分给机器是不容易的,需要忘我。

 

清平说——

是的,雪峰很有忘我精神,这点你俩有相象之处。他机器端得确实很稳,但也存在扫来扫去的毛病,我们在剪裁时把不好的镜头去掉,把不对的扫法尽量地美化。经过剪辑的片子,有如把村姑包装一下,后期的制作也是很重要的。

 

小川说——

该片的启示是多方面的,在会意一笑里还有悬念,如跳锅庄的藏民,服饰特殊从未见过,舞姿也很简略,更趋近于原始,他们从哪里来?是保留了最初的氐人俗吗?民族融合的脉络象我胳膊上的青筋,刚鼓起一段儿又沉下去了!

 

清平说——

这是家族式的庆典活动,每月两次,是他们高原生活的一部分。我当时很感慨,这样的日子才是生活啊。我们很少有这样的狂欢。倒是生活在国外的中国人常常有些家庭聚会。电视上舞台上的藏族舞蹈是艺术化的,这是原始的家庭的舞蹈,看起来朴实又自然。但具体的脉络,我一无所知。你去大峡谷时自己去探讨一下吧,请注意初一和十五。我们是在从派乡去直白的途中遇到的。

 

小川说——

哈哈,剪镜里有你的影子和你代表的一群抽象,包括俺家猫。

 

清平说——

哈哈!又被你叼中啦!我事先就一再与雪峰说,让我来做这事,肯定带有我个人的极大意象,无法表达出三个人的共同感受。

 

小川说——

我认为对艺术男女完全是两样的,这从考古发掘的实证一路想来就会明白,女人拿艺术来过生活当饭吃,男人则好搞深沉,故此女人随心所欲,娓娓生动,男人则衣带渐缓一辈子焦头烂额。又想起了大师的话“诗人于宇宙人生,需入乎其内,出乎其外……入于内,才能写之,才能生动,……出于外,才能认识,才能高致”所以男人以高致者居多,却难生动,匀一匀不行吗?

 

清平说——

还匀什么匀!你比女人还生动,单是那杨柳细腰就够天下女人嫉妒几辈子的啦,更别说诗词中的细腻情感。这世间,大部分男人都比较粗,而极少数的男人比女人更细。

 

小川说——

且慢!我说过,灵性是天生的,与文化无关,这实在表现了两者间化学结构的不同。你做足了生动,入于内之深,那些执着的镜头久久地停留在一片叶,一捧雪上,不忍裁去。但也不乏大气,如梅里雪山一段,很长,表现了人类的共性,在响应一种召唤,没有谁预先教过我们,那是与生俱来不由自主的,这种本能印记着生命初始的环境,证明我们的特化还没有距本源很远。

 

清平说——

没错!你的说法入我心怀。院里的几个哥们儿叫我知识分子,我听着特别别扭。我觉得我更像原始粗人。在这一点上,我与你有不同的表现方式,但本质相通。

 

小川说——

待到大自然再也不能勃发我们激情的时侯,那种特化就将难以抵预疾病的侵袭啦……我常叹,人们呵,我爱你,但是要小心,向驴友靠拢吧,而你却把那驴迹刻到了绘声绘色的盘上,功莫大焉。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1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