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平世界

凡所有相 皆是虚妄 若见诸相非相 则见如来

 
 
 

日志

 
 

两篇读后感(旧帖)  

2011-01-18 21:48:28|  分类: 遥远的童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因为找不到旅伴,我二零零六年在家憋了一整年,没远行。二零零七年,由刚结识的网友潮汐牵线,认识了雪峰,有幸跟随他和小于,初探了雅江大峡谷腹地的两端(扎曲和直白),并幸运地在名导西饶家作客喝茶,看强驴们寄给西饶的照片……尽管今生再也不会与曾经的旅伴出行了,但他们曾经给予我的引领、帮助和激励,将永存。

存在电脑里的许多文字都消失了,但总还有剩下的。今晚忽然翻到两篇零六年底或零七年初写的读后感,一篇是读川的“党岭迷路”后写的。另一篇是读雪峰的“雨崩穿越”后写的。翻了好久,没找到他俩的原文。论坛上有,但论坛已关闭。)

 

不可抗拒的念头——读小川党岭游记所感

用了4个小时,终于读完这章生死大片,把一双老眼瞪得生疼。

辞典里对念头的解释是“心里的打算”。我说的念头是强烈的愿望。这念头一旦蹦出来,就像疯长的草,铲掉,翻了个个儿,还继续生长。当一个念头在脑海中浮起,无论谁劝,甚至自己劝自己,都不管事,活生生的一个人就被这念头死死地牵住,无处逃遁。执著的驴行者便是被这念头牵住不得脱身的人。

在严酷的环境中,潜能使生命绽放出异彩,让我们认知了一个在常态下不曾见过的自己。其实,我们原本不是这个简单的血肉之躯的生命个体,只是累世的记忆被平庸的生活压在深深的心底,在极端的境遇中,我们才能穿越时空隧道,与远古的一个又一个自己沟通,体验新奇的精神串连,那些跳跃着的思绪,一瞬间涌进脑海,满满胀胀,若干模糊的前尘记忆,搅得人心醉神迷,不知所以。这不是一般人可以体验的境界,有幸体验者,也不易用语言和文字表达清楚。读小川的文字,用眼只能读出一成,用心也至多能读出七成,另外三成是小川自己的,别人无法分享,更无法拷贝和盗版。

那些无法复制的远古文明,是极致单纯的心造就的,生活在繁杂环境中的现代人是无法望其项背的。当我们走入大自然,心才能回归原始,回归原始的心才能享受与天地合一的大悲大喜,这是居住在水泥森林中的人无法想象的精神体验。当然,如果没有心的回归,即便肉身来到自然之中,也是枉然。

一直如饥似渴地读着,紧张着,读至“凉半扇儿”时才禁不住咧开嘴笑了。闭上眼小憩,在心中重温川氏医学理论,甚感共鸣,可惜信者寥寥,难得推而广之。95市斤的细瘦准老头所创下的一连串记录,一次次令我瞠目。小川把人的潜能发掘出大半,令我五体投地,却不配做他的粉丝,只有那天地间的精灵——雪花才配。它们“每一踏气味都亢奋起激情的旋舞,埋下崇拜的收藏”……是啊——“待到雪化,所有的脚迹都将荡然无存,当年的千军万马,也只凭梦里去听”。那些了无踪迹的陈年旧事一直存贮在大空之中,任我们用心去体会,去聆听。

“没有无需抚慰的灵魂,人类总在寻找伟大的母亲,去平复灵魂的疙瘩”——大自然是我们真正的母亲,所以我们义无反顾地一次次投身其中,在千辛万苦中享受滋润心灵的甘甜。“……陡地心头一热,美哉雪崩!恨不将我俩双双埋入雪下,好待村民来挖,然后是欢呼着一路抬下山去,热热闹闹,烫脚端汤……”——又忍不住一乐,泪也跟着下来,好久收不住。壮哉。爽哉。

生死仅一线之隔。一夜的雪山迷路,可以死它十几个来回了,但天命难违,人不该死总有救。将一尺七的细腰夹在石缝中,仰躺着掠一遍此生的珍贵往事,算是得天独厚。呵呵,若是本人在场,定会安然大睡,全不晓四伏的危机。本人虽毫无资本,却野心无边,无知当头,傻气便自在其中了。

 

乐在天堂地狱间——读雪峰的滇藏游记

 地狱与天堂同在,极苦与极乐同在,驴行之魅力正在于这种极度的反差,令热爱此道的驴友如同染上毒瘾一样难于自拔。苦中之乐才是极乐。

一口气读完近三万字的游记,欣赏了一百多张图片,周身的热血在沸腾、翻涌、膨胀,恨不得立马奔向那些熟悉的或似曾相识的山山水水之中……雪峰流畅的文笔,生动的记述,配以优美壮观的图片,使读者犹如亲历。雪峰过人的应变能力和体力令我十分钦佩,自叹弗如。

人生在世,各有所好。有人爱花,有人嗜酒……当我不能行走在天地间而蜗居于水泥洞中之时,上乘的游记便是我的最爱。读之,赏之,品之,胜过世间所有的美味,余味无穷。感谢雪峰送来如此上乘的精神佳品!

佩服雪峰对美景的研究。如果不看这篇游记,我根本不知道阴阳瀑布和听命湖。六库留给我的印象并不好,没想到它的周边竟然有鲜为人知的美妙风景,而雪峰的运气也着实令人羡慕,听命湖展示给他如此清晰的容颜,而这种展现又是转瞬即逝的,雪峰抓住了机遇,拍下了难得的珍贵图片,让我们一饱眼福。机遇总是青睐有心人。在泥水中连摔两跤,依然向前跑,如此性情中人,上苍自会眷顾。

三年多了,四川三座神山之一的央迈勇,仅凭它的图片,已经一次次令我感动得流泪——它的灵气通过图片将我击中。不知何年才能与它相见,盼望中。早在去云南之前我就知道秋那桶的美丽,在怒江大峡谷徒步时,听到从秋那桶传来的歌声,望着高高的山崖,没有力气向上攀登,只能忍痛与她擦肩而过。因为我不听话的双腿,翻越碧罗雪山的计划最终也忍痛放弃了。因云雾的遮挡,我们也没看到石月亮。这些遗憾都在雪峰的游记中得到了补偿,甚感兴奋与欣慰。

怒江大峡谷变化太大。我们零四年去时见到的丙中洛石碑,零五年时已经改换了,更不要说沿江的公路开发以及山体的破坏和滑坡了。由此想到人类几十年来的开发和建设,令人不寒而栗。大庆油田已经研究出来三次采油的技术,一般的油田只能开采百分之三十,而大庆油田已经开采百分之七十了。当播音员以赞叹的口吻播报这条消息的时候,我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我国发现大庆油田才几十年啊?这么短的时间内已经快竭泽而渔了,将来的子孙将如何面对一个资源匮乏的世界?

就个人而言,我也有着严重的危机感。那些令我痴迷的人迹罕至的山山水水,正在被人为地开发并侵略着,而我无论如何也无法赶在原始生态被破坏之前一睹它们的芳容。雪峰在滇池前的感叹,令人深感痛心,几十年前的滇池已不复存在,我将永远无缘目睹她原始的美貌了。呜呼!多少山水正值美人迟暮烈士暮年啊……一个人死了,对地球的影响可以忽略不计,可是,一座山或一条江死了,将会影响到许多生物,并且间接涉及到千百万人的生命状态。谁说江河山川没有生命?它们是沉默的天使,需要人类的爱护和尊重。连许多动物都天然地懂得保护生态环境,我们人类有时竟不如动物,可悲,可叹。人类可以战胜天灾,但绝不能去破坏自然。可是,若干年来,许多戴着美丽帽子的开发工程一直都没有停止过。叹哉。悲哉……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