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平世界

凡所有相 皆是虚妄 若见诸相非相 则见如来

 
 
 

日志

 
 

2011西藏行——09董不隆寺会亲人  

2011-12-08 00:29:42|  分类: 2011西藏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说“洞不隆”,卓玛笑我并纠正我。我按卓玛和西绕的发音译成“董不隆”(“不”为轻声,“隆”为一声),勉强被认可。

头一天过得悠闲愉悦。10月1日一早,租辆皮卡去对岸的董不隆寺。西绕向我介绍司机小苏时,说:“你买披肩的那个女的是他老婆。”

原来是她——前两天在观景台,一位三十多岁的女子提醒我背包的拉链没拉上,我向她道谢时看到一双闪着善意的光的美丽眼睛,心中一动,没砍价买了一条摊上最贵的披肩。

从西绕家到派镇是平坦的马路,车跑得飞快。

过了吞白大桥便是土路了。

站在派镇(转运站)面向南迦巴瓦方向——

右岸的村庄由近及远依次是:玉松;大渡卡;宜淀(尼丁);格嘎;直白;加拉。

左岸的村庄由近及远依次是:吞白;素松;达林;赤白。

右岸的柏油马路至直白,土路通加拉,可走汽车。

左岸的土路与右岸零八年之前一样,汽车能开到达林。

董不隆寺坐落在达林至赤白的途中。

左岸的土路较窄,又弯弯曲曲的,便有了些神秘感,是我非常喜欢的意境。树木茂盛,小草小花见不到多少阳光,都细细瘦瘦的,但长得很认真,花开得一丝不苟。有一种野草,平展的叶片竟细碎似花,非常地精致。小小的植物,一而再再而三地令我感慨再感慨。

这样的路,司机开车挺辛苦,我坐车的感觉相当地好。

路遇两个背包徒步的男驴,小苏停车要搭他们一程,被拒绝。

在素松与达林之间,迎面遇到骑摩托车的达林村村长。他与西绕说了好长一段话,小苏为我翻译:董不隆寺的喇嘛去吞白村了,我们得回去取寺庙钥匙。

车返回素松村,在玛尼堆旁等待。

南迦巴瓦的几个峰尖都被浓云包裹着,清晰的冰舌历历在目,似乎走不多久就可以到达……虽是梦幻,也是一种享受。壮观美丽的冰川都在高海拔处,今生我也只能在美梦中幻想一下。

刻着六字箴言或佛像的玛尼石端庄地静默着,一块比一块漂亮,非常耐看。陈旧的风马旗阵被风吹出些许声响。新挂上去的经幡有些耀眼。这里是村人的转经路。我小声地念着莲师十二字心咒,一圈一圈地绕行。不觉时间流逝。

有人骑摩托车送来寺庙钥匙。我们重新启程。

一旅店老板委托小苏捎上数位徒步驴,包括先前拒绝搭车的那两位。

小苏一边拉开车门一边小声地嘟哝:“刚才让他们上车不上……”

唉,如今唯利是图的人太多了,所以好心人便常常会被误解。

到了达林村,小苏到村民家休息,西绕带我奔董不隆。几位徒步驴暂时与我们同行,他们是走转加拉的路。

一路下坡,我和西绕跑得飞快,不一会儿就不见了徒步驴们的影子。

开始时路很宽很平,两边是杂树林,落叶很多,踩上去软软的,走得轻松、舒服、快意。

之后进入竹林。绿竹夹着的小径上铺满了落叶,有像玉米包叶那么大的竹笋叶,更多的是细碎的竹叶。阳光从竹子的缝隙中透过来映照在残叶上,像散落的亮片。

有一段路上居然铺满了红叶,极其温馨诗意,心痒痒地……

看不见的雅江就在身旁不远处流淌,涛声忽强忽弱地回响在耳畔,难得的享受。

在无人的美境中徒步,惬意如酒至半醺,身体轻飘,俗世消遁,只剩下眼前的美景与沉迷其中的心。

只用1小时就跑到了董不隆寺。后来在回程中遇见那几位徒步驴,他们惊讶地问:“你们走小路啦?”

董不隆寺很小,也是依山而建,房子就是院墙的一部分,墙边有半人多高的玛尼堆。从低矮的小门进去,只有一间石头房子,屋里有几扇小木窗,没有灯。西绕将所有的窗子全打开,依然没有多少光亮。

我的眼睛适应黑暗之后,便真真切切地望见了莲花生大师——如有血有肉的真人一样……尤其那悲天悯人的眼神一下子就击中了我心中最柔软的地方,眼泪顿时涌出,使了好大的劲儿也没憋回去,于是——决堤。奔流。不由自主。

弄不清,这昏花老眼中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水像小溪一样流淌不息。弄不清,享受多日美妙神仙生活深感幸福无边的我怎么突然之间像一个受尽委曲的孩子见到了久别的至亲,满胸满腹都瘀塞着悲情与憋屈,从默默流泪到抽泣,由抽泣至痛哭……

好久,我才平静下来。望着一大堆被涕泪洇湿的纸团儿发了一会儿呆,然后将纸团塞进包里,掏出相机开始拍照。

不用闪光灯便拍不清楚;用闪光灯,莲师的表情就与我眼之所见不同。人生中,有些时刻如电光一闪,无法重复,更无法记录。

这是一间久未修缮的陈旧寺庙,于我却有着家一样的亲切和温暖。流连。再流连。终有一别,很是不舍。

回程走得艰难。西绕在前面反复地等啊,等啊……我在后面像蜗牛一样慢慢地攀爬……累得够呛,心情却是极好。

中途遇一人头石。西绕兴奋地说,以前在一本杂志上见过,但一直不知道它在什么地方,原来在这儿!我俩各自拿出相机。西绕拍得多,我只拍了3张,光顾着玩了。

我提议走近看看,西绕便找路领我下去。美石遍地,溪水奔流,实在是妙不可言的好地方。玩了一通之后,又坐在石头上把午饭吃了。溪水甘甜可口,我贪婪地灌了个肚圆。如果不是西绕催促,我真是不想离开啊……

爬坡,爬坡……心跳,腿软,几步一歇。

结束了羊肠小道重回宽坦大路时,见牧场上有零星的马儿在悠闲地吃草。

我说,在这里扎营不错啊。

西绕说,没有水。

我兴奋的情绪有点儿受挫。

达林村遥遥可见,西绕独自奔去。

我慢悠悠地享受这幽静的田园风光——何等地幸福甜蜜!上乘的享受……路途平坦,腿不再软,却是走不动——不是没劲儿走,是不想走。

进了村,看见小苏的车,我安心地坐在车旁的石头上。懒得看表,且享受这似有似无的时光,沐浴这温暖淡然的日照,悠哉,悠哉……浮生一幸。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窗口里探出个人头向我招呼,看不清是谁,我没动。直到西绕走出大门叫我,我才跟进去。

是达林村村长的家,他早回来了。

憨厚朴实的村长笑容可掬,不会讲汉话。他家漂亮的家具很有点儿宫殿味儿,可是我却怎么也拍不出效果来。我进过的藏族人家采光都不好,或许是他们有意地回避强烈的日照吧。

西绕和小苏喝酥油茶,我去看风景。还有近2个小时可能出现日照金山,达林村是相当不错的观赏位置。可惜没计划住宿,得赶回去。

从村长家刚一出来,就看到山前有一道彩虹,再一次享受与美景突然遭遇时的惊喜。

我说想吃野桃,小苏一次次地停车,终于找到一棵好吃的桃树。小苏爬上树,摇得满地都是,我们三个人拣了一大袋桃子。据说吃多会坏肚子,可是味道实在是美,我坐在车上一个连着一个不停嘴地吃。

西绕观测到美景,小苏就停车,我被他俩催促着下车观赏、拍照。

南迦巴瓦千姿百态,美得迷人。车到吞白村时,日照金山出现了,我只拍了一张就赶快上车,以为可以赶去吞白大桥痛快地拍,可是很快就明白这里不比对岸,车跑不快。又一次下车时,看到主峰尖只剩下一个金三角了,其他部分都被近山遮住,红云缭绕的左侧山峰恍若仙宫,任我展开幻想的翅膀……

南迦巴瓦,在不同的地点可以观赏到不同的角度和不同的美。这种美,不但任何机器无法全面地记录,人的大脑也记不住太多细节。没有任何一种美景可以被留住。而世间所有的美景都只是幻相。我正痴迷在这些美丽的幻相之中,不知是否有朝一日可以了断对幻相的痴迷。

回到派镇,天已经完全黑了。小苏邀我们去他家,我婉拒了,一个人留在黑暗的车里回味着一天的经历,车窗外有很亮的星。

他俩回来时,小苏递给我一口袋核桃,是朋友刚送他的。路上我曾说想吃核桃,但没找到核桃树,小苏竟然还记着。其实,我也未必是很想吃核桃,可能是更喜欢打核桃和拣核桃那游戏般的过程吧。

小苏把我们送回西绕家时已经晚上九点多了,他回到家就更晚了。当天我居然没给小苏拍照,如今都回想不起他的模样了。是董不隆寺夺去了我的魂儿,平时就有些呆的我那天呆得更厉害些……

卓玛问:“阿爸说你哭了,为什么?”

我说:“想家了。”

“想女儿啦?”

“不是。”我往天上指了一下,说:“是想那个家。”

卓玛轻轻地“啊”了一声,会意地点了点头。 

 

                             2011年12月8日星期四 0:07

 

董不隆寺会亲人 - 清平 - 清平世界
刻着六字箴言或佛像的玛尼石端庄地静默着,一块比一块漂亮,非常耐看。
陈旧的风马旗阵被风吹出些许声响。新挂上去的经幡有些耀眼。
这里是村人的转经路。我小声地念着莲师十二字心咒,一圈一圈地绕行。不觉时间流逝。

 

董不隆寺会亲人 - 清平 - 清平世界
南迦巴瓦的几个峰尖都被浓云包裹着,清晰的冰舌历历在目,似乎走不多久就可以到达……
虽是梦幻,也是一种享受。壮观美丽的冰川都在高海拔处,今生我也只能在美梦中幻想一下。

 

董不隆寺会亲人 - 清平 - 清平世界
董不隆寺很小,也是依山而建,房子就是院墙的一部分,墙边有半人多高的玛尼堆。
从低矮的小门进去,只有一间石头房子,屋里有几扇小木窗,没有灯。

 

董不隆寺会亲人 - 清平 - 清平世界
不用闪光灯便拍不清楚;用闪光灯,莲师的表情就与我眼之所见不同。
人生中,有些时刻如电光一闪,无法重复,更无法记录。
我的眼睛适应黑暗之后,便真真切切地望见了莲花生大师——如有血有肉的真人一样……
尤其那悲天悯人的眼神一下子就击中了我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董不隆寺会亲人 - 清平 - 清平世界
中途遇一人头石。西绕兴奋地说,以前在一本杂志上见过,但一直不知道它在什么地方,原来在这儿!
 
 
董不隆寺会亲人 - 清平 - 清平世界
憨厚朴实的村长笑容可掬,不会讲汉话。
 
 
董不隆寺会亲人 - 清平 - 清平世界
南迦巴瓦,在不同的地点可以观赏到不同的角度和不同的美。
这种美,不但任何机器无法全面地记录,人的大脑也记不住太多细节。
没有任何一种美景可以被留住。而世间所有的美景都只是幻相。
我正痴迷在这些美丽的幻相之中,不知是否有朝一日可以了断对幻相的痴迷。 
 
 
董不隆寺会亲人 - 清平 - 清平世界
车到吞白村时,日照金山出现了。
 
 
董不隆寺会亲人 - 清平 - 清平世界
又一次下车时,看到主峰尖只剩下一个金三角了,其他部分都被近山遮住,
红云缭绕的左侧山峰恍若仙宫,任我展开幻想的翅膀……
-------------------------
 
 
董不隆寺会亲人 - 清平 - 清平世界
求子洞。在路旁的山崖上。仰视,只能拍清晰一个洞。
一个洞生男孩,另一个洞生女孩。
把石子(没记清楚)扔进哪个洞就决定了生男孩或生女孩。
我说,那么高的地方,谁能保证扔得准啊?
与西绕和小苏说了半天,我也没弄明白是咋回事。
拍了唯一的一张照片,放在这儿与友人分享。
 

 

  评论这张
 
阅读(288)| 评论(25)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