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平世界

凡所有相 皆是虚妄 若见诸相非相 则见如来

 
 
 

日志

 
 

2005青藏之旅(2):心急火燎奔拉萨  

2011-02-21 17:49:46|  分类: 零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5青藏之旅(2):心急火燎奔拉萨 - 清平 - 清平世界

 

       阿里,世界屋脊的屋脊,我梦想多年的地方。

当牠远远地安静地躺在我的梦境中,心是平和的;而当我就要走近牠,心开始躁动;临近出发,更是心潮起伏热血沸腾……我在日记中写道:天地初开景,今生前世情。屏前不由己,魂魄已远萦。

出行前总是有些意外事件发生。先是9月1日母亲突发心脏病入院,心疼母亲,亦心疼梦想,满腹凄然;接着是买不到去北京的火车票;送站的朋友喝得大醉,又叫不到出租车;上火车前我妹收到川的信息“因弟病重,不能同行。”——于我,是致命一击,没有任何思想准备。

我怀着悲怆的心情踏上旅途。

飞往拉萨的机票不打折,取道成都。到成都机场已是午夜,第二天的机票业已售完。头顿时大了,灰心至极。岳说,先在成都玩玩吧。我说,不行,不到拉萨,我什么心情都没有。这时,一直站在旁边的小伙子说,他们旅店离机场只有1分钟车程,明早可帮我们买到退票。苍天不负苦心人,第二天上午,如愿飞往拉萨。

机窗外,密集的白云像东北平原的积雪般直铺天边。刚想闭目养神,突然看见远处的雪山,倦意顿消。从飞机上鸟瞰川藏的经典地貌,机会难得,睁着疲倦的眼,从成都一直瞪到拉萨。不断地飞越连绵不绝的高山、峡谷。峰峦相依,形色变幻,精彩纷呈。每一条峡谷里都有或细或粗的河流,雨季刚过,水是浑浊的。

藏族风情的贡嘎机场整洁有序,艳丽又古朴。一下飞机,密实地缠绕着我的悲怆情绪开始消散,我莫名地兴奋起来……抑制着没敢跳跃,但健步如飞(错误的行为)。

广播里说拉萨最高气温摄氏15度,可是站在阳光下的感觉足有30几度。南方的酷暑似蒸笼,拉萨的阳光像烤箱,烤得你热而无汗,极闷。

机场大巴的售票员说,从机场到拉萨的路改道了,比原来近,但票价已从原来的27元涨到35元。云子曾嘱咐我,在大巴上不要过于激动。改道后的风景变了,我的激动省了。路面极好,车里很舒服。几公里长的隧道,无法想象掘进挖山时的艰难。出了隧道口,近距离看到雅鲁藏布江,宽度有余,水量不足,不比从飞机上远距离俯视时有气势,完全不是我心目中的雅江。有位乘客对我说,雅鲁藏布江的真容不在这里。

公路周边的山几乎全秃,只有些许稀疏矮小的植物使远山呈微绿色。许多山形极像金字塔,怪不得有位俄国人根据照片诠释西藏的山是金字塔群呢,确实是金字塔,但,是上苍而非人造。

大巴停在布达拉宫旁边。在近处仰视这座我神往已久的宫殿,不如远观那么美丽壮观。

打车到了巴廊学旅馆。一下出租车,突然有了高原反应,来得猝不及防!出发前,我曾反复设想过高原反应的情形,甚至用手捏住半个鼻孔体验吸气不足的感受。可是,真正的高原反应与想象的完全不同——呼吸十分顺畅,只是身体像生了大病一样,上一点儿小坡就喘得不行,甚至系鞋带都变得极艰难。洗个手绢,手指就麻得嘣嘣直跳,跳得人心里发慌,最严重的时候从指尖一直麻到小臂。不吃饭,虚弱无力,吃了饭,腿软如棉,难受得拿不动牙刷。

拉萨的海拔才3700米,事先没当回事。做功课时也没注意发生严重高原反应时的自救措施,只记住一句话——不要轻易吸氧,吸氧后容易产生依赖。为此,我差点付出生命的代价。

服务员说住宿在二楼。我畏难地自言自语,二楼啊?藏族姑娘看我一眼,很认真地说,我背你上去。她长得高大、苗条、健壮,背我不成问题,但我还是坚持自己爬上了二楼。

巴廊学是藏族特色的低档旅馆,聚集着世界各地的驴行爱好者。大门上掛着大大的彩色丝线结,比姑娘们头上的同样装饰粗大得多。门厅两侧的壁画十分艳丽,每一幅壁画都应该有一个美丽、曲折、动人的故事,可惜我听不懂藏语。两侧的小楼是简陋的客房,走廊上也全是艳丽的画柱。

 门厅外有一块驴友留言板,贴着密密层层的纸条。快速地浏览一遍,发现一张前一天贴的约去阿里伙伴的纸条,他们六人,缺二位。说不定他们的伴已经找好了,我心里想着便说了出来,刚巧被贴纸条的小杨听见,当即说好同行,交了订金。顺利得令我惊喜,暗呼万岁。

但这高兴很快就被一个又一个的意外淹没了。还没出发,他们就与两名司机之一吵翻,司机愤然离去。出行方案和出发日期瞬息万变,两天之间往来无数个电话,我的情绪在波峰和低谷间剧烈震荡,高原反应愈发地重了。个人的体验是:高原反应除了与性别、年龄和身体状况相关,更与情绪相关。

既已搭伴同行,只能凑合到底。虽然一波N折,但阿里之旅终于成行。回头看,当时的自己很可笑,一出发就把自己的心捧在手上,不踏上通往阿里的旅途,便无法将它安放回原处。当梦想变成现实,我明白了那种非是不可且难以自控的情绪源于一种无形的力量——灵魂源头的召唤。无论是珠穆朗玛、冈仁波齐、纳木娜尼……还是玛旁雍错、拉昂错、班公错……都曾是我灵魂栖居过的旧地。

去了。

见了。

心灵对过话了。

魂才安了。

2005青藏之旅(2):心急火燎奔拉萨 - 清平 - 清平世界

 每一条峡谷里都有或细或粗的河流,雨季刚过,水是浑浊的。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1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