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平世界

凡所有相 皆是虚妄 若见诸相非相 则见如来

 
 
 

日志

 
 

二零零八出游漫记04——转哀牢山杜鹃湖  

2011-05-08 19:16:57|  分类: 零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零零八出游漫记04——转哀牢山杜鹃湖 - 清平 - 清平世界
   

零七年,初见很有些名气的然乌湖时,一点儿也没激动,以为一般的湖很难入眼入心了,未料到我竟被这小小的杜鹃湖迷得如醉如痴。

生态站的人都没转过湖,因为没有这个必要。为了我的安全,老山和二顺极力反对我去转湖,我只能偷偷地行动,行前悄悄地告诉了做饭的两个女孩,怕她俩等我吃饭。小姑娘再三叮嘱:“可别走远了哦,转一半就回来,转湖一圈怎么也得两天。”

4月12日,我终于在到达哀牢山生态站的第八天里,沿着杜鹃湖弯曲的湖岸走了一圈,了却一份执著的心愿。

 

5:50分起床时,窗外还一片漆黑。我一边打点行装,一边往嘴里塞食物。本想多吃些东西,尽量轻装上路,可是,兴奋时没有食欲,咽得很艰难。也不全是兴奋,还有一点儿紧张,怕万一当晚转不回来,没有帐篷,气温又低,露天过夜是个大问题。狗熊和毒蛇的事儿压根就没想。

之前的几天,我已暗自进行了一些考察。先是查看了湖岸周边的地形,又依据船速和时间估算出主湖面的平均直径,并且看清了湖的形状类似章鱼,只是不清楚她到底有几只爪以及每只爪的长度,因此无法估算转湖所需的精确时间,只知道从天亮到天黑有将近13个小时供我挥霍。

天道酬痴。转湖的头一天晚上,偶然与一位转过杜鹃湖的民工巧遇。虽然语言交流有点障碍,但我基本听明白了。如果走得快些,当天可以转回来。若不想转全程,就按顺时针方向转;若想转全程,就按逆时针方向转。逆时针方向转有两种选择,比较稳妥的方案是,先走公路,可以躲过最艰险的一段湖岸。

他的这些经验和忠告对我帮助很大。我想转全湖,所以选择了逆时针方向,并且决定不走公路,因为转湖不是我的目的,吸引我的是体味与她亲密接触的细腻过程。

我没有能力负重,背不起水,虽然知道湖水是由雨水积聚而成,不清洁,据说还有血吸虫,但也只能喝它了。原始森林迷路那天喝的都是小沟里的水,胃肠没有任何不良反应,这是我自信湖水对我身体无害的前提,至于血吸虫,只能听天由命了。干粮准备了苏达饼干、生花生米和奶片,量也不多。主要负重是单反相机。

我正艰难地吞着食物,窗外突然传来一声悠长的鸟鸣。抬眼望去,天已放亮,赶快背包起程。我对鸟的叫声很敏感,这是我在生态站听到的唯一一声鸟的长鸣,像是专门为我吹响的出发号,温柔,浪漫,动听,直入心屝。

 

走在通往湖边的小路上,微亮的天光温柔地笼罩着我,亦如我心中温婉又强烈的愿望。

我知道,天光和愿望都会不可阻挡地逐渐灿烂起来。

几丝紧张很快就被抑制不住的兴奋给驱散了,尽管没咽进肚里多少东西,却感到浑身充满力量。

转湖的出发点选在离生态站最近的主湖面处。主湖面也是弯曲转折的,我按照心中模糊的标准命名她的每一只爪,顺序自然是逆时针方向。

站在主湖边上,看对岸近在咫尺,似乎十几分钟就能转过去,心中一阵轻松。

 

不久,进入杜鹃湖的第一湾。

第一湾较小,有点曲折,很好看。

虽然没路,还算好走。从第一湾尽头走出来只用了十几分钟。

这时,天边有了第一抹晨光。

我坐在山包顶上休息,俯视湖面和山包上的植被,心境轻松、愉悦。

 

第二湾幽深曲折,弯来弯去,数不清转了多少个弯儿,更分不清走向。好在是转湖,不需要明确方向,可以安然地在云里雾里享受湖湾中裊娜的神秘感。

面对一长段峭壁,不敢有一丝分神。旱季,好几个月没下一星儿雨了,山体裸露的表土干燥又疏松,草和幼树枯而脆,一抓就断。只能用手攀住石缝,身体贴着崖壁,小心地慢慢移动双脚。峭壁不太高,湖水也不奔腾咆哮,没有渲染恐惧的因素。尽管如此,心里还是很紧张,若是全程都如此,无论如何也无法在天黑之前转回生态站了。上公路还是在悬崖上继续向前?犹豫片刻,压住胆怯,集中意念,走好脚下的每一步。

走过艰险处,精神刚一放松,一脚没踩稳,身体滑坠,快得来不及反应。事情未发生时,心里还存有一丝恐惧;事情发生时,心反而安宁了——任随它去,反正我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历身体滑坠了。滑坠的一刻,大脑很空旷,许多动作都是下意识的,总会有办法中途停住。嘻嘻,没落到崖下,自然也就没掉进湖里。据说杜鹃湖是进不得的,虽无波澜,却是烂泥底子。

停稳之后低头一看,禁不住笑了,我整个成了一个黄土人儿!黑色的冲锋裤黄了,灰色的登山鞋黄了,红色冲锋衣的前襟儿也黄了,连双手都是黄的。

顾不得清理灌进鞋里的大量黄土,继续赶路。事实证明,不及时清理鞋里的土是绝对错误的,温柔的黄土把我的脚底磨出两个水灵灵的大泡。

有了这一次滑坠,我开始很小心了,每一处都不敢轻易出脚,谨慎地试探之后,才敢放心地踩下去,前进的速度很慢。“道路”如此艰难,情绪依然很好,要的就是这个过程嘛——艰难中自有无法替代的深度快乐。读到此处,有人会困惑不解,谓我疯子;好此道者定有共鸣,必会心一笑。

过了危险处,坐下休息。心想,如果有一台摄像机跟踪拍摄,回头看自己当时的狼狈模样,肯定得笑翻。人比动物笨拙多了,尤其是生活在城市中的人,更尤其是年近花甲的笨老太婆。

第二湾很长,似乎总也走不到尽头。

中途见一独木桥,犹豫片刻,果断前行。最怕独木,万不敢冒这个险。再说,也不想错过湾尽处的独特风景。

听到哗哗的水声,倍感亲切,突然想起独龙江来……这才发现,杜鹃湖没有水声是一个不小的遗憾。尽管这相对的安静减弱了攀崖时的恐惧心理,但我还是喜欢水弄涛声的磅礴气势。

水声从公路桥的方向传来。在第二湾的尽头,望见了公路桥。我只要转到公路上,就可以摆脱在险路上的跋涉,不能不承认公路桥的出现对我有点诱惑力。可是,对幽秘的探寻之心终究还是战胜了对未知险途的恐惧,继续在湖边的峭壁上攀爬。恐惧并快乐着!这种独特的享受是安居时令我尤为怀念的。

草籽无孔不入,浑身上下,都是草籽儿,相机上,相机包里,也都是草籽儿。平时我很爱护相机,基本上保持一尘不染,此种环境下,我视相机如石头,拿出来,扔回去,全无爱惜之意。

终于走到了第二湾的尽头。坐下休息时发现两棵象形枯木,一只有点像鹿,另一只有点像龙,都很精神很漂亮,令我喜爱。

每一湾水尽处都有许多枯木横躺竖卧着。看似大体相同,却又独具特色。我在每一湾的水尽处都要发上一会呆,尽管急着赶路不敢流连太久。

从第二湾的水尽处走出去,又用了很长时间,此湾另一面的路好走多了,可以尽情地享受美景。回程又见独木桥时想,多亏没走近路,否则会错过多少风景啊。

用了两个多小时才转到看似近在咫尺的对岸。

回望来处,阳光在水面投下一片碎金。

可见远山和近树,却看不到被林木遮蔽着的生态站的楼,但我知道它就在密林深处,是我每天的归宿之所,它使我的这段游走生活有了一个舒适的后盾。

 

第三湾格外地开阔,大有柳暗花明之感。充溢在心中的快意如沧海横流,爽得很。路好走极了,直想跑步前进,但怕耗体能,只能收敛激情,大步向前。

 

第四湾的路依然很好走。天很蓝,水很清,心境畅快。

此湾中还有小湾,这种湾套着湾的迷乱,特别地吸引我,行走其间,有说不出地喜悦与激动。

 

第五湾比较长,也是曲曲折折的。水尽处长满了沿阶草,像一条绿色的带子,弯曲着伸向前方不知处。很想顺着沿阶草的长势继续向里走。即使时间够用,我也不敢再向深处走了,怕离湖远了迷路。

在第五湾又看到公路桥,绕来绕去也没走出多远的直线距离。不禁又想起自己的梦想来,雅鲁藏布大峡谷腹地的路也是迂回曲折的,辛苦跋涉一整天,直线距离不过就那么三五公里。那里有着正常人难以想象的艰险,渴望与畏惧一直在我的心中并存着,鼓不起足够的勇气前行,却总也放不下……

从第五湾往出走时,又遭遇一小段峭壁,与第二湾相比已经不算什么。

 

离开第五湾,沿着主湖面的岸边走,到处是细瘦的林木,初春时节,长得都不茂盛,却也遮风蔽日。斑驳的日影在铺满小路的枯叶上摇晃着,摇得我有点眼花,又有点像在做梦,不很真实。非常喜欢这种不很真实的感觉……

从林子里钻出来,眼前顿时开阔起来,可以望见徐家坝了,之前乘站里的机动小船来过,与之重逢,很亲切。在徐家坝食宿店处的台阶上坐着休息,吃点东西。未见人,看见不远处的公路上有摩托车在跑。

走上坝顶,可见开阔的主湖面,四周群山环绕,湖中波光闪动。湖中有一圆形山。

 

沿着主湖岸走了十几分钟,进入第六湾的领地。

向湾尽处眺望时,总有未知的神秘感令我兴奋。向前行,左面是湖,右面紧挨着山。抬头向山上望,深深浅浅的杂树丛中有几株粉红色的花树,很抢眼。坡太陡,没敢向花树处攀登。再向里行,湖湾变细,山上林木繁茂,山下是荒草和枯木群。枯木千姿百态,久看不厌,个个都有灵性,亦如久别重逢的亲人。

我一次又一次地为景色驻足,向湾里望,望其不可知的幽深,回望主湖面,望其被遮挡后的一段宽阔。不同的方向给我不同的心理感受,享受神秘甘甜的心境变幻……每一湾的水尽处都有更幽深的去处,韵味无穷,引力无限,可惜不敢久留,怕天黑之前转不回去。

坟状的小山包比比皆是,像是在纪念着一个个未知的生命……

第六湾内有一处大拐弯,拐弯处有一圆形山包,倒影映在水中。

风虽大,但山沟处水波不惊。

山沟很窄,只能拍到半个山包及其倒影。

第六湾深处,细流涓涓,轻轻水声极其温柔,心痒痒地。岸边枯木却极其苍劲粗壮,令我惊叹不已。躺倒的粗大枯木横陈沟里,形态生动,引我遐思。死树之美,撼我心弦。

美景观后,我为寻路而上下求索,汗湿衣裤。

阳光通透,沟内干热无风,小虫布满整个空间,眨眼之间便能夹死一只。不敢呼吸,浅浅地吐纳,时不时还得屏一会儿气,否则会将小虫吸进鼻腔。稍不留神,真就吸入鼻腔一只,直想打喷嚏,却又久酿不出,憋得很不舒服。忽见前方有一株伸着弯曲长臂的枯树,如迎客模样,心中一喜,喷嚏自消,鼻腔里的小虫亦随之匿迹。

排除干热和小虫的因素,这第六湾是最幽深而神秘的一湾,狭长,婉转,如一条温柔的飘带,不见头,亦不见尾,一段一段地观赏着,享受着。

我忍不住坐下,不想离去……

地面无风高处有,风吹过,高树上便落下一群黄叶,在透明的阳光中冉冉飘飞,像一个个金色的小星星,美得令我发晕。

风,一波一波地吹;

星,一拨一拨地飞。

我索性躺倒在黄尘四起的地上,沉醉在童话世界中……

可惜神志尚未混沌,还得继续赶路。

第六湾是个并排双湾,无出口的内湾最是曲折。恋恋不舍地转出此湾。

 

第七湾小而宽,一目了然。

水中枯树多于岸边。

我往湾尽处走了又走,总算把七湾完整地收进镜头。

坦荡的第七湾让我放松了神经,走得太得意,呵呵,导致了一个重重的屁蹲儿,还有若干个趔趄。

 

走至第八湾处,已感疲惫。

第八湾比较开阔,不算短,水中和岸边多枯木,湾尽处横躺着的更多。

向深处望,直立着的枯木延伸至很远,可以想见雨季时的水势有多么汹涌。

向前,湾中又套一湾。

满地是枯木,无法躲避,只能踩其向前。有的干且脆,一踩就断,吓我一跳。有的韧性好,踩翻,狠摔我一跤,大腿小腿两处巨痛,久不消散。

干脆坐在翻倒的枯木上休息,发现一块鱼形枯木,不忍舍弃,塞进包里带回。

背着的一瓶矿泉水早已干底儿,开始喝湖水,经年雨水久不流动,有股腐味。但渴得很,仍是一番痛饮。

有一段完全无路,只能硬往前行,浑身被带刺儿的树枝扎得生痛。最惨时,身体几处被刺嵌入,动弹不得,只好用手一个一个慢慢顺势摘除,手被扎出若干个小洞,流血。

中途,遇一斜躺在山腰的极粗圆木阻挡,试了几试,无法横着爬过去,树干光秃秃地无处抓握,直径又高过了我的腿所能抬起的高度。只好绕过去了——往下探,泥水陷脚;向上爬,无处可抓,干草和枯木抓谁谁断。唯一的办法就是用手臂抱着圆木慢慢地往上爬,爬到树干较细处,抬腿翻过树干,再慢慢抱着树干往下爬。呵呵,当个爬行动物很不易哦。

这种路,没有平面,脚被扭来扭去,旅游鞋绝对不行事(我曾在辽宁汤河尝过滋味),必须穿登山鞋。

有点累了,精神不太集中,一脚踩进烂泥,右鞋面目全非。每湾水尽处都是湿地,看似可行,沼泽暗隐,若是陷入两只脚,则较难脱身。幸运的是,每次我都只陷入一只脚就醒悟停步了。哀牢山上没有河流,但山与山之间的谷地多是湿地,而杜鹃湖的每一湾尽处更是湿地无疑。

走出第八湾,已过中午12点。不知后面路程几何,不敢懈怠。

 

第九湾又是一个长湾,且绕过一个圆形小岛。小岛上依然是中心绿周边枯的格局,岛边缘裸露着许多粗树根,造型奇异,漂亮可观。

绕过小岛,又转一大湾,见一独木桥,很长,没敢过。

见一小湾,又一独木桥,看似天然的。心想,这得多大的洪水才能冲倒这棵大树啊!

绕到第九湾水尽处,一大堆枯木横竖交错在一起,枯木下有细流轻轻流淌。我试着从交错的枯木上爬了过去。呵呵,爬相狼狈,幸好无人见。

许多棵巨大的枯树连着庞大完整的根静静地躺在地上,雄伟又婉转的身姿令我肃然。

 

绕出第九湾之后,为节约时间,我没按以往的规律从湾的另一侧走回主湖面,而是向上攀山,想翻过两湾之间的小山,从下一湾的水尽处往出走。结果完全出乎我的意料,这次两湾之间相隔的不是小山,而是大山,久走不见尽头,而且翠竹林立,我只能弯腰穿行其下,衣服和帽子反复被竹梢击打。光滑的竹条抚过脸颊,凉凉的的感觉。竹林中杂有枯树,被枯枝抽在脸上和脖子上却是很疼。

弯腰行走比较累,走一段得坐下休息一会。

竹林中不透光,暗得像黄昏,几次看表认证时间。

走啊,走啊,只有山,不见水,心中很觉没底。

走着,走着,看到了“样方线”,明白自己走进了生态站的观测领地,这片领地我走过多次,还算熟悉。赶紧顺山而下,进入山沟,重回湖边。

 

噢……这不是生态站的小艇每天傍晚停靠的湖边嘛!

背包里的食物还没敢吃呢,怎么突然就转回生态站了呢?

预想的艰难还没发生呢,怎么一下子就结束了呢?

我才走了不满八个小时啊,还有四个多小时没使用呢!

如此突然的结局,令我失望又怅惘,如同小时候正津津有味地听着广播里的一个童话故事时突然停了电似地难过着……

若是知道离“家”这么近,我会在童话境界里流连更久,我会完整地从第九湾中走出来再进入第十湾,我会在路上玩得更从容,更尽兴……

 

       看来,雨季的杜鹃湖得转两天,旱季的杜鹃湖一天足够慢慢地转一圈。我本想再转一次湖,因未知变成已知,激情不再,作罢。 

 

二零零八出游漫记04——转哀牢山杜鹃湖 - 清平 - 清平世界
第一湾较小,有点曲折,很好看。

 

二零零八出游漫记04——转哀牢山杜鹃湖 - 清平 - 清平世界
第四湾的路依然很好走。天很蓝,水很清,心境畅快。

 

二零零八出游漫记04——转哀牢山杜鹃湖 - 清平 - 清平世界
第五湾比较长,也是曲曲折折的。
水尽处长满了沿阶草,像一条绿色的带子,弯曲着伸向前方不知处。

 

二零零八出游漫记04——转哀牢山杜鹃湖 - 清平 - 清平世界
走上坝顶,可见开阔的主湖面,
四周群山环绕,湖中波光闪动。湖中有一圆形山。

 

二零零八出游漫记04——转哀牢山杜鹃湖 - 清平 - 清平世界
抬头向山上望,深深浅浅的杂树丛中有几株粉红色的花树,很抢眼。
坡太陡,没敢向花树处攀登。

 

二零零八出游漫记04——转哀牢山杜鹃湖 - 清平 - 清平世界
坟状的小山包比比皆是,像是在纪念着一个个未知的生命……

 

二零零八出游漫记04——转哀牢山杜鹃湖 - 清平 - 清平世界
风吹过,高树上便落下一群黄叶,
在透明的阳光中冉冉飘飞,像一个个金色的小星星,美得令我发晕。
风,一波一波地吹;
星,一拨一拨地飞。
我索性躺倒在黄尘四起的地上,沉醉在童话世界中……
  评论这张
 
阅读(280)| 评论(3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