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平世界

凡所有相 皆是虚妄 若见诸相非相 则见如来

 
 
 

日志

 
 

“格瓦拉日记”的大峡谷之行(1)  

2011-06-06 14:55:42|  分类: 转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冰溪最初向我推荐这个游记的时候,我嫌他的文字粗糙,却不知这是一位不愿露面的高人!清平肤浅啊……)

 

有个约会,有十一年了,一直藏在心里,玩户外,我是超级菜鸟,但是我与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有个生死约会。

不言不语不是忘记,你一直在我心里,我与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有个约会,我把它写在猎人作标记的而被削去一块树皮的樱桃树上拍下来,纪念我的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无人区之行,与户外无关,只想让大家有个靠得住的参考,没有任何哗众取宠的意思,我不喜欢彼此欣赏和自我陶醉,赞赏未必出于本意,批评却必定发自内心,我很认真的思考别人给我的批评,也很认真地看待别人给别人的挑刺。
记录中会有很多难或不难险或不险之类的词语,那都是自我感觉,小马过河难易自知,希望不会误导大家,尽量使用最不夸张的词语叙述得清楚一些。

 

经历过一次失败,早已没了当初的兴奋,只为赴我生死约会,本不想发贴,但是这里情况有些特殊,文字记载比较少,所以贴出来给大家参考不贴出来就太自私了,发完我会申请封贴,有想走的朋友可以跟我私下联系,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我于20091015日从加拉出发至20091029日到达扎曲,中间往返藏布巴东#2瀑布,从直白到加拉我们游山玩水似的走了两天,是进大峡谷最轻松愉快的日子,30号从扎曲到排龙,连山都很少上,比我上初中从家里背三十斤米到学校距离还近还要轻松,这两段因为描述的人已经多得数不胜数了,这里不再详细描述,这次因为山林色彩不是很丰富,光线也不好,本想雨季结束,没想到几乎天天夜雨,白天也阴雨天居多,长焦镜头在拉萨便摔坏了,只有一个Pentax K10d+18-55还有一个理光R5,胶片机三角架都没带,胡乱拍了些记录片,有负这次出行。

关于装备,我也不懂得户外,这时候我最想用的是我最适应最熟悉的,背包都是临时买的,连登山杖也用不来。也曾叫人帮忙参考,不过说的多,道道也多,我晕头转向的。倒是买过一双”大V“底,因为有人跟我说,你懂”大V“底吗,然后说了一大堆,不过我后来花了几大千买过一双,摔了我N交我把它扔了减点重量,后来我就想,适应自己和环境的就是最好的。我的鞋子是两双从部队拿的军胶,本来还有一双上好的麻鞋草鞋是用来应付攀崖的,可惜丢了,因为我以为会象以前在悬崖上扯岩耳那样攀岩(我不知道什么叫攀岩,不知道这个算不算)那样险,衣服是一套从部队拿的作训服,然后另带一套备用衣服(衣服是件冲锋衣,便宜货,不透气,穿也湿不穿也湿,不如不穿,我另带有雨披),后来发现帐篷除了内帐可以防蚊子外还不如塑料布方便,对于装备,我需要学习的太多,这里都是我的一家之言和无知,大家只做参考不必在意。我用军胶的理由是,我习惯用它,喜欢用它,干得快,鞋底软,可以直接感知地面状况,实话说,自从我穿上军胶后在大峡谷一交都没摔过,”大V“(我都不懂什么是大V)在有青苔和有水的大石头上要摔死人的,走稀泥地和冰面军胶可以绑麻绳或草绳布绳,象绑棕子一样,可以有效防滑,非常非常有效,有特效。

鬼使神差,我一直觉得去派镇要办边防证,白白耽误两天功夫,直到十号才到了八一,十一号下午同另三个走墨脱的一起到达派镇,保安又没问我要门票,看来我的装束真是尽显民工本色啊。第二天找到了直白笑嘻嘻的旺扎,我们约定第二天他们前来,第二天他们一行三人果然如约而至,吃过饭,马上买绳子塑料布鼓风机一应杂物采购完毕,他们带上我的包包不知所踪,我跟北京一个大师模样的人一起前往大桑树摄影,玩了好一阵,天快黑了才在尼定村公路最高的那里见到旺扎,他用摩托车把我弄到他家,下坡又陡又急,开得又快,我穿件迷彩,冷死我了。
晚上吃完饭我便休息了,听他家一家三口各自念经,还以为在聊天呢,透过窗户看无限深邃的夜空挂满晶莹的星星,雅鲁藏布江隐隐的水声伴我入眠。

一些陈词滥调我就不再说了,以下就开始说这次旅行吧。

1013 (8 25)==2011 9  22)
清晨听得狗吠,便即醒来,天还未大亮,尚有星星,南迦巴瓦显得分外突兀,几丝光线更显得它要倒下来的感觉,原来直白就是这个意思啊,南迦巴瓦象把要倒下来的刀,内急起来,问旺扎,他们说没有厕所,随便哪里,哇哈哈,终于找到感觉了,可以随地大小便,我喜欢,我选了一个面对雪山的地方。

吃饱喝足便出发了,没有看表,时间大约早上十点,回首直白村风光无限好,一路下行。一棵树荫下很多马匹,身上洒满阳光。然后迎面就是雅江近一百八十度的大拐弯,气势雄浑,忍不住就拍了几张,可惜拍不全啊,镜头不够广,感觉背夫在拖我,走得慢吞吞的,多一天便可多一天的钱,担心食物不够吃,所以想跟他们谈谈。一路每次回首总能看见南迦巴瓦,一见南迦巴瓦,心就特别安静

 

一路沿江边行走,路很大,很好走,中午路经一户人家,是直白村人,在这里放牧,中午就在他家午餐,见他们聊得起劲,我心情也大好起来。

 

大约下午六点吧,这是我在大峡谷的第一个宿营地“甲乙”
E94 54.716'
N29 39.332'
2795 m
这个地方感觉非常舒服,是一块平整的草地,左侧下方就是雅鲁藏布江,江岸很陡,我下到江边洗了在大峡谷中唯一的一个澡,江水非常冷,好在我天天洗冷水,夕阳西下,逆光下秋叶很亮,黄叶让人感觉到一丝暖意,回宿营地途中听得旺扎大叫“舅公”, 原来是一种野果,味道和植物长得很象我老家的羊奶奶的东西,书名叫胡秃子。野桃虽然不甜,但是咬在口里有一种特别的鲜味,到营地时火已经在熊熊燃烧了,砖茶早就烧好了,我抱了一大堆舅公回来大家分吃,旺扎说狗熊很爱吃这个。有两匹马在斜阳的余晖里悠闲地吃草,其中一匹棕马,棕毛和尾巴行颜色极浅,非常漂亮。天慢慢黑了下了,山上有飞虎叫,十分惊人,如厉鬼夜哭,藏民把它们叫嘟咕噜,学名鼯鼠,长得象老鼠,不过有肉翅,能滑翔。晚饭是饼和肉还有青椒沾盐,刚刚吃完,这时候旺扎发现前面的一块石头上有信号,于是在我发了最后一条短信后,雅江隆隆水声伴我鼾然入睡。

晚上总是有动物在周围转来转去,原来是头花脑壳牛,我们占了它的休息的地方,对不起了,花花。

1014 24  /7
    
清晨内急,起来解手,繁星满天,一勾弯月还在空中,飞虎叫了一夜,睡袋有些薄,来自脚部的寒冷让我有些难受,唉,这时候发现我居然没带纸,好吧,随便找东西擦了,跟这些藏民一起非常惬意,随地大小便,无掬无束,象回到小时候一样,极其适应。早餐是藏砖茶冲糌粑,味道还将就,吃了一根青椒,然后就出发了,他们吃得慢,但是收拾东西却快,行动时我一直在前面拍照,一直担心卡不够或电池不够,结果却只用了两张卡两块电池。
一路很多小溪支流汇入雅江,这时的雅江显得异常平静,象温柔的母亲,没有因为我是菜鸟就拒绝我的到来,也许明天我就能看见雅江生气是什么样子的了。大约走到一半的时候有个小溪,过桥跨过小溪的时上方有两个水力转经房,有个小姑娘在捡桃核,显得十分安静,拍下了几张照片,然后不久便是上坡,穿过茂密的青冈树林就能看到加拉了,我于1350到达加拉。他们还没来,我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坐在一块大石头上不知如何是好。这时见到一个干瘦的老头背了一捆柴走过来,问了我一些情况,他放下柴,打了一堆核桃给我吃,又把我叫到家里吃午餐,这家人主人叫达娃次仁,这个老头是他亲戚,叫嘎玛,鲁古门巴人,后来我才知道这人走过很多次大峡谷,对大峡谷没有比他更熟悉的人了。午餐是饼沾一种香菜加一种什么东西打成的酱,很好吃,等了大约三个小时背夫才到来,住在达娃仁泽家,他去年十月份跟山东**走过大峡谷。
    
加拉是个好地方,峡谷中的一块小平地,左侧就是雅鲁藏布江,隐隐能听到水声,电是小型水电站发的,我试着下到江边结果没找到路,帐篷昨天湿了,我翻出来把睡袋和帐篷晒了。周围也转了半天,拍了若干照片,听说十六号有大批人马去江对岸对深冬,从加拉渡船过来,我跟次列,格桑次仁和达娃仁泽去江边修机船的柴油机,这里的江面也十分平静,又吃了很多舅公,后来杨柳松告诉我他便是从这里渡江而来然后穿大峡谷去扎曲的。晚上他们三个人去跟朋友喝酒去了,我独自一人在达娃家吃饭,达娃的母亲十分客气,虽然不懂她在说什么。她家的炉头上也有转经筒,他们对佛的虔诚,我不知道说啥,我尊重有信仰的人,包括本拉登,这与他信仰的东西本身无关,就象我不信共产主义,但我很崇拜切格瓦拉一样,一个有坚定信仰并为之献身的人是格外让人尊重的。晚饭后不久主人便劝我尽早休息,我九点多就睡觉了,希望能象昨天一样,流水一夜伴我入睡,我的一生象流水一样。

10/15 26/10
清晨内急,几秒内穿好衣裤飞快跑进草丛,狠狠爽了一把,加拉白垒被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得亮晃晃的,南迦巴瓦隐隐便在身后,原来我屙屎也没忘记带相机,卡了几张心满意足,便笑眯眯地回来了。女主人在弄早餐,是猪肉炒白菜,然后是饼子,这是进峡谷最后一顿好吃的了,狠狠撑一顿就要上路,旺扎说今天要走得快些。我们大约900出发,这时候阳光已经洒满峡谷了。

为了省电,我的GPS是从西力以后才开始开的,本来有个高明60csx可惜丢了,后来买了个探险家500,耗电大得很。
有个GE轨迹图,是那么个意思

出加拉村后,沿右侧上方平行江面向上走,然后斜向下穿青冈树林到江滩,路很大,大约二十多分钟便可到达,这里江面十分平静,平静得就象温柔的母亲,从这时遥望远山,江面象湖一样,明净的倒影让我有些恍惚,江滩象大海退潮一样弯弯曲曲,但是远远传来隆隆水声让我知道,这是雅江大峡谷最后的平静,不久她就要发怒了。

然后顺江穿过树林,道路有些散乱,因为有人在此放牧,家畜把路踩乱了,不必惊慌,径直前行可到一条小河边,可找到合适的地方(有小桥,也有可能涨水冲走)过河,找到对岸的小路,那里有宿营的灰烬,然后顺着小道一直斜上山坡,路迹明显

大约一小时后可以看见一块滑坡的乱石坡,挂有经幡,可以俯瞰江面,地势开阔,可以看到加拉村和刚刚路过的平静江面,我猜想这个地方有些象堰塞湖,后来从江滩的大石形状来看,也不圆,棱角分明,处处留下了地震的痕迹。
12
02我到达一个叫西沥的地方
29
°4318N
94
°5622E
海拔3118m
精度15m

 

大树下曾有人宿营,有上下两个营地,上面的左侧有条山沟,可以取水。大树下的竹林中挂有经幡,路途如此顺利,倒让我有些意外。这里正好面对加拉大拐弯,不过拍不着,格桑没有来,我决定在此等候。今天要跟他们谈谈,我主要觉得吃的东西不够,他们有意拖我,我应该跟他们说好固定的价钱,然后不管他们怎么走。秋天的阳光依然晒得人很热,林荫中却很凉,我坐在树下,小溪在身旁边叮叮咚咚的向雅江奔流,太阳从树叶的缝隙中洒落在我的身上,暖洋洋地想我的人生,想童年的悲欢,想寂寞的成长,没有花香,没有树高,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一直等到230才见到格桑的跳出来大叫有没有人,然后便烧午茶,吃过午茶已经3:30了,中间便跟他们说了,给二十五天钱,不管走多走少。临出发时我想撒尿把火淋熄,他们不同意,连垃圾也不许烧,说烧了要出问题,要下雨的,真搞笑,我才知道这些垃圾是怎么留下来的,先前错怪别人了,路上好些压缩干粮和单兵自热食品的袋子。

从江面一直往上穿竹林,其实竹林好穿,没有藤蔓,也没有刺,砍过的痕迹很明显,好在到目前为止天气还不错。
因为我先行一步,1616的时候决定等他们,地点是:
29
°4324N
94
°5631E
海拔3265m
精度11m
等他们来了我们接着上坡,他们背的东西比我多,走得也比较慢,加上他们可能比较有经验,开始也不想走快了,这段路有约500米陡坡,要抓住草或小树上爬。
17
05 到达
29
°4333N
94
°5632E
海拔3353m
精度16m

1900到达“木西拉”,上坡的意思
N29 43.848'
E94 56.483'
3379 m
宿营,在一棵大树下,左侧有水,林中暖和,也没有露水,火烧得旺旺的,在这里捡到了一个河南驴友“独行”丢的笔筒和纸条。晚餐吃得好爽,吃青椒沾盐喝开水,吃糌粑,从树冠的夜空中还透出些晶莹的星星,我很适应这样的野外生活,想起我以前打猎,在山里守野猪的日子,有很多甜蜜和辛酸

10/16 20/6

 

吃罢早餐,一路右斜上走约20分钟,斜向下再向上,然后穿过两棵大树中间,走大约8分钟过独木桥(一棵倒地的大树),有可辩论的的痕迹,沿砍过的竹林痕迹走。然后横向行走不远就可以到一小片开阔地,对面深冬尽入眼底,然后过高山杜鹃林,又过一小片开阔地,然后是约30米的上坡,再斜向下,要过独木桥,比较好走,然后缓向上,这里倒了一棵大树,过独木,斜向上,一直走到崖壁下,坐标是
29
°4433N
94
°5713E
海拔3656m
精度16m

倒下的枯木,走上面不用砍路但是比较滑

 

对岸加拉深冬,那可是个有些来历的地方,也许没有名气,但是修行的人是都知道的,那里有座庙,不过已经毁了

 

然后穿杜鹃林向上到顶会有经幡,休息,等背夫来。左侧和右侧都可以走,我们走的是右侧横向走的,一直走过独木桥,然后穿过高山杜鹃下陡坡,下到一条沟,顺沟而下(这段不大好走,后来想想,可以沿右侧山林中向下走要好走些(当然可以随时右切然后顺着向下走,这里已经没有路迹了),这里离花雕他们的4号营地非常近,右上方一点有宿营的痕迹,但是不象是有很多人住过的样子,在这里我们碰到野牛了,可惜我只有18-55,拍不着,我摸近拍的时候把它吓跑了没拍着,1340我们到达
29
°4439N
94
°5731E
海拔3561m
精度10m

然后接着向下,15:20我们到达午餐营地,这里明显有大队人马宿过营
29
°4443N
94
°5730E
海拔3561m
精度14m

 

午茶后接着下行到(可随时右切)
29
°4502N
94
°5748E
海拔3095m
精度37m

然后下到一条山沟右侧走约一百米一块平地的树林中宿营,1745坐标
29
°4508N
94
°5752E
海拔2985m
精度32m
这个地方叫“冬冬”,是屁眼痛或屁眼钻进东西的意思,他们胡说八道说文成公主路过这里来例假,屁眼痛了,就叫这个名字了。
这里有大片的木通(在农历八月中旬到九月初成熟,有三叶五叶和七叶三种),一路都有五味子(成熟时间不等,这里的品种成熟是农历大约八月中开始)和乌泡(成熟季节在农历约八月中)。
晚餐又是饼子烤肉青椒沾盐。
夜晚格桑和旺扎念经,我早早进入帐篷,左侧小溪潺潺,右侧雅江隆隆,山风摇曳树稍,秋虫在草丛鸣叫,不久便沉沉睡去。

取水处

迷迷糊糊中下了一夜雨,清晨一种象吹口哨一样的小鸟鸣叫声将我从睡梦中惊醒,便爬起来做了一件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这时发现身上钻了几只草虱子,想都没想就拔掉了,回来在刺丛里弄了根刺,在嘴里含了一阵把它的嘴挑了出来。回来的时候格桑已经将烧旺了,早餐是糌粑,青椒沾盐,喝开水,喝爽了才走。
跟这些藏族人一起我真是无比的适应,随地大小便,随便砍根树树作筷子,大声说笑,什么都讲,赤裸着身子跑来跑去,不用洗手洗脸洗脚洗碗,没人在意,无掬无束,就象把我以前过的生活重过一遍,很温馨。每每看到风光很好的地方总会小腹一酸想做件大事,一般我会选择一个带高坎的地方,退后三步仔细观察欣赏,如果地点合适,我便蹲将上去,屁股朝高坎方向,最好是蹲南朝北登基坐殿,尤其听得一砣屎作自由落体运动,半天才听得回音,真是只能用一个爽字来形容啊,在城市里坐便器将我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有这等大爽的机会岂容错过?那会天理不容的。
跟他们交流打猎的技巧,谈论哪些东西可以吃,哪些有毒,真是好生愉快。我发现他们有一种技巧我们没有,那就是他们会放套子套野牛的脖子,我们没有,这样的套子我们只用来套小动物,野鸡这些,我们有的几种他们没有,我们有的弩弓(放好弓箭,作好机关,野物触发就会射向它),弩炮(就是土铳,跟弩弓一样会触发),炸弹(用羊油或肉包上吃了会爆炸),陷阱,放毒,放砸(门巴人也有的,根据不同的动物,在顶上用块木板或树杆扎成的平台上堆满石头,下面作好机关,有的要放上食物,踩上机关会砸下来),还有笼子(关野猫,狐狸,猴子等等)这几样东西他们说没有。
一路上很多野鸡的洗澡堂,路也很多,下套子等肯定逮现成的,野鸡太多了。我说说洗澡堂是什么,没有卖弄学问的意思,说出来是也许以后用得着,野外食物,除非万不得已,只要有吃的,我不会动的,如果我都要饿死了,那我就不管了,人都没有了,要地球何用。洗澡堂其实就是大树下或一个小岩洞之类的干燥的地方,有很多干燥的泥土灰尘,有明显的痕迹,野鸡会定时的在这里来洗澡,就是把灰尘浇在身上的地方。
9
00出发,平行江面下陡坡约20分钟就会下到一个小瀑布下方,此地名“庄青”,是小河沟的意思。
29
°4514N
94
°5755E
海拔2935m
精度19m

  评论这张
 
阅读(247)| 评论(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