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平世界

凡所有相 皆是虚妄 若见诸相非相 则见如来

 
 
 

日志

 
 

2007滇藏行(12):初见雅鲁藏布江扎曲大拐弯  

2011-09-07 23:06:27|  分类: 零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滇藏行(12):初见雅鲁藏布江扎曲大拐弯 - 清平 - 清平世界

2007滇藏行(12):初见雅鲁藏布江扎曲大拐弯 - 清平 - 清平世界
 (此图是另一个五人队伍拍的。我曾在2007滇藏(2)中写过他们。左起:小于;西饶的儿子桑金;清平;雪峰。)

    

艰难地走在崎岖多石的山路上,心情愉悦,生命舒展。

即使跌倒在地,也有匍匐着的美丽,闯入我探寻的眼。

 

2007年5月27日,难得的好天气。早8点出发,从波密奔排龙。

一路美景,处处令我不想离去。

经古乡湖。阳光、白云、蓝天,美得极灿烂。

公路蜿蜒在峡谷之中,视线很窄。植被好得可以与独龙江峡谷相媲美。

牛悠然地躺在路中间,对过往车辆熟视无睹。

通往易贡湖的路况太差,车行了一段,我们又徒步了一段,没看到湖,雪峰不想继续走,我只能无奈地跟回。

回到正路,继续奔排龙。

经12公里的通麦天险。路陡,坡急。天气晴好,无塌方。

到排龙,气温明显升高。住进一家旅店的三人间,10元一床。厕所很臭,路上满是烂泥和家畜粪便,不好走。

晚饭时与老板娘商定第二天去扎曲事宜,并存放多余物品。我们说三天回来。老板娘看着雪峰和小于说,你俩没问题。然后望向我,停了一会儿说,她够呛。

整夜都在下雨。

 

2007年5月28日早6点起床。

雨渐渐地停了。

先在路口买好进入峡谷的门票(头一天晚上买要多算一天),每天80元,按5天预收,出来后结帐。三人请一位背夫,每天100元,4天以内都是400元。超过4天,再按天数增补。

7:05上路。经幡飞舞的楚龙桥是进入帕龙藏布峡谷的门户。脚一踏上桥,内心里一片欢呼雀跃,顿时身轻如燕。

帕隆藏布江的涛声被峭壁折射成酷似雷声的轰响,与灿烂的阳光不相匹配,令我一次次地感觉惊异、恍惚……很令我怀念的意境。

没多久,我便被蚂蟥叮上,手套和袖口都沾上血迹。

路虽忽上忽下,但好认又好走。身心舒畅,前几天的郁闷全消,唯有兴奋。动听的鸟鸣声更增心的愉悦。我一直轻快地走在最前面,上坡不慢,下坡小跑,带得雪峰和小于也都把脚筋走伤了,大错特错的走法。

像树一样高的蕨草长得蓬蓬勃勃,姿态很优美。真想坐下来慢慢地享受一下美景,可是我必须跟着他俩赶路,一丝也不敢懈怠。

10:40,三个半小时走了排龙至扎曲的一半,却不知后路艰难。

帕江气势比虎跳峡有过之,几处令我心潮澎湃,激动不已。站在江边,看汹涌的水势拍击着巨石,黄浪滔滔,涛声震耳,想起苏东坡的诗句: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站在江边,我想,如果我有儿子,一定要把他带到这里看看。

滑坡路段,不时有少量石子从山上滚落下来,踩哪儿都滑,不知如何落脚,在雪峰的指导下,我顺利通过。

过玉梅就进入了蚂蟥区。背夫提前在溪水边把腿和脚全清洗一遍,军胶也洗了,湿着穿好,并把裤腿卷上。当时我们不解其意,过后才明白是防蚂蟥的措施。

每次低头看,裤腿上都有十几只蚂蟥。晴天如此,雨天更甚。蚂蟥的吸盘很有力,如果手的皮肤不够粗糙,对粘滑的蚂蟥则束手无策。我和小于都得向雪峰和背夫求助。

后20公里少溪流。不愿背水的我渴得几近虚脱,多亏了雪峰的救命水,也因此被他狠批了一顿。中途,小于给我一颗果丹皮,平时不屑吃的东西此时美味无比。

终于遇到溪流,如饮甘露。

最后10公里全是上坡,且阳光烤人,走得极疲极累。我的背包和相机都被雪峰拿去,空人行,仍几步一歇。我好不容易咬牙多走几步,小于马上在后面喊“慢点”。因为身高和体重的关系,上坡时他比我更吃力。

扎曲有简易旅店,一排房子只住我们三人,每床50元。

雪峰先到扎曲,他拍照摄像时还有阳光。我和小于赶到大拐弯时太阳已经落山。我们约定第二天一早再去观赏拍照。

大拐弯很美很壮观。不知是走得太累,还是缺少声色助威,我居然一点儿也没激动。

吃饭得去村民家。雨路泥泞,我走了一段就独自返回了,没感觉饿。躺在床上休息了一会,站起来时,从腰间掉出一只圆圆的蚂蟥。床单上有一个黑色的“钮扣”,用手一抓,软软的,是另一只吃饱的蚂蟥。趁雪峰和小于没回来,我赶快将两只吃饱了的蚂蟥放生。低头查看自己,速干衣红了两大片。

 

雨,整夜不停地下,早上仍然不见小。背夫早早就来到我们的住处,一脸愁容。我们想等天晴,背夫说,现在还能凑合走出去,以后就不好说了。

匆匆吃过早饭,8:30冒雨返回。雨天不如晴天好走,因是下坡,比来时轻松许多。

穿军胶走路,开始时轻得想飞,但极不护脚,一天下来脚筋就肿了,很痛,不敢吃力。

蚂蟥极多,几分钟裤腿上就粘一堆,像裤子上长出的一层长毛,非常麻人。反复地抓,抓也抓不净,连新军胶的帆布它都有办法往里钻。蚂蟥对人没有什么威胁(极端情况除外),对心理威胁较大。

到滑坡区时,雨停了。

前一天进来时走过的小路已被塌方碎石掩埋掉。止步。抬眼望去,一群大大小小的碎石从天而降,个别石块中途弹跳出大大的圆弧后又继续下落……其势汹汹,其声哗哗,很是骇人。

背夫放下背包,在原地坐下。

雪峰说,我去探路。话音未落就从山腰向江边方向切去。

慢鸟先飞,我未加思索,紧随其后。可是,只几秒钟我便被雪峰落下,无踪可跟。

小于在我身后喊,别急,等他探路回来再走。可是——坡极陡,想退回去更加艰难,我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走。到处是滑坡碎石,突然一脚踩滑,另一只脚也无实处可落,瞬间,整个人顺势滑倒,并迅速下滑……情急之中,我将双手插入碎石,才把下滑的身体刹住。

右肘和臀是滑倒时的着力点,巨痛,我仰依在坡上,痛得不能动弹。小于在后面喊,别停下啊,继续走。我一时说不出话来。闭目,祈祷。机械地移动着身体继续下切。

小于也沉不住气了。不一会儿,就听到他在后面喊我,同时听到滚石的声音。我无法回头,也无法横向移动脚步,只能停住,听天由命。石头从我身体右侧不远处滚了下去。

继续向下切。一边移动身体,一边极虔诚极用心地祈祷:上苍啊,请保佑我和我的伙伴安全通过!

在如此漫长的时间段里,飞石一直没有发作。连小于在我垂直上方踩落的大石块也有惊无险。全心地感谢上苍!

下到平缓些的江边,悬着的心放了下来。这时,知道雪峰方才掉进帕江,一个鲤鱼打挺翻了出来,左手无名指从中间关节处横向折了90度,被他立马掰回原位,当即就肿了起来。

江边巨石林立,我们从石缝中穿行、跳跃。笨拙的我变成了四脚爬行动物,但比下切陡坡轻松容易多了。

逃离滑坡地带之后,从有植被的坡攀爬回山腰小路,四个人各行其道,很是有趣。

停下喘气时,我挽起袖子,看到右肘已出血、冒油,不再巨痛。小臂青紫,且肿得很高。屁股疼得不敢坐地。手套被碎石间的淤泥染黑,指甲也黑了。回到八一镇后,发现新速干裤的拉链锯齿被磨秃,粘扣底座也磨开了口,好大的下坠力啊。内衣上留下几处洗不去的黑迹,也是淤泥的杰作。

从危险的滑坡处走出来,独木桥变成了一碟小菜,我随意地踏上去,凑巧踩到一丛木耳,脚一滑,人就摔到了桥下,把走在后面的背夫吓了一跳,我却没事一般,快速地从石头堆里爬了起来。桥只有2米多高,小于说我摔下去时用手臂抓了一下桥身,缓冲了许多。动作完全是下意识的,自己没有任何感觉和想法。桥下有水,水流不大,没有被冲走的危险。裤子被石头硌坏,肉也受伤了,但刚刚经历过巨痛,这点小痛已经感觉不出来了。

脚筋肿得厉害,身不由己地摔了无数个跟头,体无完肤。但不觉得痛苦,反而有许多机会欣赏躺倒时角度别致的风景,享受了另一种不易看到的美。

从扎曲回排龙的路,先难后易,很舒服的顺序。午餐之后小于就没了影,最先回到排龙。剩下最后一段好走又好认的路时,雪峰和背夫也都独自向前走去,放心地把我留在最后。

阴云密布,天色阴暗,涛声形成的轰隆声,大有山雨欲来的阵势,有点儿恐怖,却刚刚好——既不觉得害怕,又很刺激。我特别地享受这段难得的独行,时常忆起。

一路上,有许多可吃的野果,黄色的像微型草莓一样的小果子(我总是记不住它的名字),长在带刺的树上,酸甜味美,因紧着赶路,没时间停下吃,我便忙里偷闲快速地抓下一二颗往嘴里塞,手指多处被扎出了血,一点儿不觉疼。还没长大的毛桃,没有水洗,也没有纸擦,我竟然连毛一起吃进肚里,除了有点扎嘴,味道真美,想想都流口水……

我去时走了10个小时,回程走了10个半小时。如果脚筋不出毛病,回程有8、9个小时足够。

这一路,我被蚂蟥叮得浑身是血,身上所有的衣服全成了血衣。到八一镇之后,我认真地数了两三遍,皮肤上看得见的地方,大洞22个,小洞无数。青紫斑块遍布全身。不觉得苦,也不怎么疼,十几天后就基本复元了,有几个大洞遗迹在更久之后消失,留下永久的纪念的只有右肘上的一块小疤。

唯一的遗憾就是行进速度太快,美景消化不良,不是我喜欢的走法。

 

附:

我们出来之后,峡谷里一直不断地下雨、塌方,9月份时,我们曾经走过的江边巨石阵全被塌方碎石淹没,进扎曲只能从山脊上绕行了。

我原以为跟上雪峰就可以实现去雅鲁藏布大峡谷的宿愿,最后才明白,在他的计划中,只是探一下大峡谷的两头——扎曲和直白。

回头想,2007年时我根本没有准备好,很无知的状态。现在,不能说已经准备好了,但至少比当年成熟多了,无论是心理上还是认知上。至于体能方面,我始终不怎么样,因此不敢约伴,约了伴心理上会很紧张。

未按顺次,先把这段提前发出来,一是想从中找出徒步的感觉,让自己的精神早些进入状态。二是想让亲友们更真切地看到上苍的力量,对我今年的出行放心。

                                                                                   2011年9月7日星期三 22:46

  评论这张
 
阅读(259)| 评论(2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