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平世界

凡所有相 皆是虚妄 若见诸相非相 则见如来

 
 
 

日志

 
 

书云的《万里无云》摘录  

2012-02-12 20:28:49|  分类: 资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晨风的博客中知道了这本书,立即去搜,很快找到链接,立即被内容所感动。朴素的文字掷地有声。我跳过大段关于WG的描述,直奔我所关心的主题。摘录一些内容留着细品。用不同的色彩区分不同的片段。此时已经是凌晨2点,我把能在网上看到的部分全读了下来,收不住,看了这章想看一下章,被玄奘的精神深深地感动。书读完了,又在网上搜索到作者孙淑云的电视节目录相。最后把《大唐西域记》也下载到电脑里。仍无倦意也无困意……——清平) 

 

对我来说,沿着玄奘的足迹,寻找那逝去的过去,已经远远不是一次简单的旅行,而将是一次精神之旅,也是对姥姥的告慰。玄奘西行求法18年,他不知自己将遭遇什么。是什么力量支撑着他一往无前? 同样,是什么力量支撑着姥姥度过她苦难的一生? 历经劫难却生生不息的佛教,它到底具有一种什么样的力量?千百年来,无数人将其视为生命追随其后,这到底是为什么?

  当然我可以坐在图书馆里阅读所有关于玄奘的书籍,但我知道这不够。任何书本都不会给我现成的答案。只有面对像我姥姥那样饱经风霜却依然如故的虔诚的人们,我才有可能去了解玄奘; 只有尝试玄奘经历的艰难后,才能深切体验他当年的感悟,从而靠近他的精神世界。古人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玄奘通过19年的求法,找到了他所追求的真正的佛教;如果我追寻玄奘足迹,或许就会明白他的一生、他的信仰和他的世界,我就会了解我们的文明是如何因为有了佛教才有今天。

  当我告诉母亲西行的计划时,她腿都软了。“你为什么要去那些鬼地方?去找什么一千多年前的和尚。你一定脑袋出毛病了,还是家里出什么问题了?是不是丈夫想和你离婚啊!” 我告诉她都不是。“那你到底要去干什么啊!”看着我,她的眼泪几乎都要落下来了。真是一下很难跟她解释清楚。我只能告诉她不要担心,现在交通很方便了,又是飞机又是火车,我不会一走就是18年。我算了一下,我这次走,最多不过一年。玄奘去过的很多地方都已不存在了,或者根本就找不到; 还有些地方像阿富汗,战争迫在眉睫,我想去都去不了。我选择去的地方,是玄奘西行过程中最关键的,也是佛教历史上最重要的地方。

  我5岁的侄儿思聪听到后,也特别替我担心。他几乎像着了魔一样,每天下午5点钟准时收看卡通片《西游记》,这是最先进的电脑特技制作的,比我小时候看的要精彩多了。我不禁也坐在电视机前陪他一起又进入到《西游记》那神奇的世界里。“你去西天取经有孙悟空保驾吗?”他头也不抬地问我。

  “没有。” 我告诉他。

  他一下子扭过头来。

  “你碰到妖魔鬼怪怎么办?那里到处都是,就是孙悟空有时也不是他们的对手,你肯定不行。”

  我说我的肉可不像唐僧那样,吃了以后就能长生不老,我可能没问题。他听了之后,好像放心了,又回到《西游记》的魔幻世界里去了。

  看着屏幕上那常年积雪的山峰,被称为死亡之海的塔克拉玛干沙漠,宽阔而湍急的河流,野兽出没的原始森林,到处潜伏着强盗的凶险之地,我真的有点发怵。很快我将面临这一切,不是在电视上,而是在现实中。玄奘之后的一千多年,时过境未迁。不过, 丝绸之路的衰落,使这条古道上的绿洲、城市和国家无可挽救地衰败了。如今, 中国西部、中亚和印度,应该说是世界上最动荡的地区。我可能迷路,可能被劫,可能被盗,可能遇到意想不到的危险。但是,无论发生什么,玄奘将是我的楷模和向导,他的《大唐西域记》将是我西行的指南。我将努力像他一样勇敢地面对一切。

 

我上下铺的几个旅客在互相搞清楚他们各自去西安的目的之后,便都冲着我来了。他们像训练有素的侦探似地问了我一连串的问题:是干什么的?要到哪儿去?为什么?当我告诉他们我想从西安开始,沿着玄奘当年西行求法的路再走一遍时,他们愣了一会儿,然后又一股恼儿地问开了。

  “你说的玄奘就是《西游记》里的唐僧吧? 那个去印度取经的和尚?你真要像他那样到印度去?”

  我点点头。

  “怎么?你是个佛教徒?”

  我摇摇头,刚想说话,坐在我旁边的乘客就把手伸过来放在我的额头上。我一下子紧张起来。“我想试试你发烧了没有。” 他说。其他的乘客们哈哈大笑起来,我才反应过来,原来他们是在讥笑我。

  “你要是真想旅行的话,去什么地方不好啊? 去欧洲,去美国,或者去澳大利亚。干嘛非去印度呢? 你就是倒找我钱,我也不去!那地方又脏又穷,比中国还差,有什么好的。”

  “看你的样子是个作家吧? 是不是想写书啊?”

  还没有等我回答,他们就接着说,“你若是真想写书,也不用非走一趟。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嘛。找几个学者聊聊,找几本书抄抄,不就能凑出一本书吗?费那劲呢! 这年头,别那么认真,活得那么累干嘛!”

  他们七嘴八舌地开导了我半天。临睡前,我上铺的那个女乘客又伸下头来对我说:“别去了,这一路多危险啊! 你还不如跟我们在西安好好玩几天呢!”

  我冲她点点头,微笑着,谢绝了她善意的邀请。

  躺在铺上,这些人的话,还有母亲的劝阻,使我一时难以入睡。我起身撩开窗帘,向外望去,一片茫茫夜色。 车窗上我的影子随着列车的颠簸而变换着,好像是另外一个我伴我西行。我不知姥姥和爸爸如果活着会对我这个举动有什么评价,也许姥姥会赞成?也许她会心疼我?也许爸爸会反对?也许他会支持我这个求知行动?我不得而知。我想到了朋友们,他们此刻在过着安逸的生活,而我却要只身前往一些陌生甚至危险的地方,做一件虽谈不上惊天动地,但也颇有些冒险的大事。想到这里,我不禁为自己骄傲,但转念一想,前途莫测,又有一种恐惧感袭来。但我已经踏上了西行之路,我将像玄奘一样, 不到印度绝不回头。

  清晨我们到达西安的时候,我的旅伴们好像已经接受了我要去印度这件事,或许他们是觉得我真疯了。他们抢着帮我拿行李。我说我自己来。“你省点劲儿吧,你后面的路还长着哪!你这个女唐僧可没有孙悟空来护驾啊!”

  出了火车站,放眼望去, 一下子就看到西安那古老而厚重的城墙。 其中大部分有七百多年的历史了,还有一段年代更加久远,可以追溯到玄奘那个时侯。在中国,像西安这样的大城市,饱经战火和灾难,还能保留下来这么完整的古城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北京的城墙,从五十年代开始就以城市建设为由,被拆得干干净净了,只留下少数几个门楼和一处残垣断壁,成为现代都市的点缀。

我开始明白了,大雁塔历经磨难存留至今,绝对不是偶然的。玄奘营造了大雁塔,普慈保护了大雁塔。寺庙被毁,可以重建。没有寺庙,老段依然可以坐禅。他们身体力行的佛法,他们赖以生存的信仰,他们无私无畏的精神以及他们不懈的努力——这就是中国佛教的希望。西行之始,我就学到了重要的一课:信仰的力量无穷。正是它激励和支撑着玄奘和后来人;也正是这种对佛教的笃信,才使得他们超凡脱俗。我开始理解了姥姥说过的一句话:僧人是最和善的人,也是最坚强的人。同时我开始领悟到:如果我们像佛陀所说的那样去修炼内心,我们就能面对一切。

  “啪哒!啪哒!”传来清脆、尖利的声音。一个僧人从我们身边走过,他边走边敲着梆子,提醒众僧该做晚课了。我们告别之前,年轻的僧人回到房间取了一样东西,里面夹了一张折叠的宣纸。“这里面有玄奘大师亲自翻译的《心经》,它是中国佛教的精髓,” 他说着用双手将它递给我。“每当玄奘大师遇到困难,他就默诵《心经》。你也把它作为指南吧。当你开始读懂它,你就会无畏,无惧,无牵挂。你就能找到你要走的路。”

  晚上,我赶往火车站乘上西去的列车。在车厢里安顿好之后,我掏出今天得到的礼物。我先打开那张折叠的宣纸,玄奘迎面而来。这是一张拓印的玄奘画像,来自于大雁塔的塔基。 玄奘年轻力壮,踌躇满志,目光直指前方,背囊里装满经书。我注视着他,心里突然觉得沉甸甸的。此次西行,除了我自己的目的,也许我还应该像大雁塔的方丈和僧人们那样,努力发现那个真正的玄奘,还历史本来面目。

 “啪哒!啪哒!”传来清脆、尖利的声音。一个僧人从我们身边走过,他边走边敲着梆子,提醒众僧该做晚课了。我们告别之前,年轻的僧人回到房间取了一样东西,里面夹了一张折叠的宣纸。“这里面有玄奘大师亲自翻译的《心经》,它是中国佛教的精髓,” 他说着用双手将它递给我。“每当玄奘大师遇到困难,他就默诵《心经》。你也把它作为指南吧。当你开始读懂它,你就会无畏,无惧,无牵挂。你就能找到你要走的路。”

  晚上,我赶往火车站乘上西去的列车。在车厢里安顿好之后,我掏出今天得到的礼物。我先打开那张折叠的宣纸,玄奘迎面而来。这是一张拓印的玄奘画像,来自于大雁塔的塔基。 玄奘年轻力壮,踌躇满志,目光直指前方,背囊里装满经书。我注视着他,心里突然觉得沉甸甸的。此次西行,除了我自己的目的,也许我还应该像大雁塔的方丈和僧人们那样,努力发现那个真正的玄奘,还历史本来面目。

 

没有了向导,玄奘孤身一人在戈壁里步履维艰,缓缓前行。他不辨东西,惟一的路标是一堆堆的白骨和骆驼粪。边塞诗人岑参为我们描述了玄奘身处的艰难境地:“黄沙碛里客行迷,四望云天直下低。为言地尽天还尽,行到安西更向西。” 酷热、饥渴和疲劳使他恍惚, 他隐隐约约好像看到,“顷间忽见有军众数百队满沙碛间,乍行乍息,皆裘褐驼马之像及旌旗矟纛之形,易貌移质,倐忽千变,遥瞻极著,渐近而微。”玄奘以为遇到了魔鬼,其实可能是沙漠中的海市蜃楼而已。

  玄奘的当务之急是绕过烽火台。待夜幕降临,他找到了槃陀所说的泉水。这一汪泉水澄净清凉,环绕着烽火台的废墟。他俯身饮水洗手,可是正当他往水袋里灌水时,却听到有箭呼啸而过,几乎射中他的膝盖,随即第二只箭射来,他知道自己被发现了,便大声喊道:“我是长安来的僧人,请不要放箭!”

  玄奘被带到校尉面前。校尉本人是佛教徒,听了他的计划,并不想加害于他,但是劝他回头。路途如此艰险,他根本不信这位文弱书生能够到达印度。玄奘向他致谢,但陈说自己深为佛经疑义所苦,不能不西行求法的决心:“檀越不相励勉,专劝退还,岂谓同厌尘劳,共树涅槃之因也?必欲拘留,任即刑罚,玄奘终不东移一步以负先心。”

  校尉深为玄奘的坚毅无畏打动,决定帮助他。于是留他住了一宿,又为他备上一路用的食物、水、饲料,他指点他过了第四座烽火台后,要当心第五座烽火台, 因为那位校尉不敬佛。他最好绕道西面二百里处的野马泉,过了那野马泉就一路清明了。由于从来没有涉足过沙漠,走了不远玄奘就迷失了方向。更让他懊恼的是,他取水时一个失手,水袋落到了地上,所有储存的水转眼都渗入黄沙之中。在迷茫绝望中,他转过身,原路往回走。但走了十多里,他想起了曾发过的誓:“不到印度,决不东移一步。” 他毅然回转。

 

我从柳园火车站继续西行。从车窗往外看,只见万里无云的蓝天下,除了铁路沿线几棵孤零零的白杨,就是一望无垠的戈壁滩, 灰蒙蒙的, 毫无生机。遥远的地平线上是终年积雪的山峰,可望而不可及。戈壁之大之荒,即使乘坐火车也令人悚然,而玄奘竟然孤身一人,形影相吊,有的只是坚定的信念。当年他就是在这样的大戈壁里迷路四天, 滴水未进,几近崩溃。第五天,他一头倒在沙里,一步也迈不动了。马也倒下了。他剩下的气力只能念几段经文。他向观音菩萨祷告:“我此次西行,不图名利,一心求法。我今已身处绝境,菩萨大慈大悲、普渡众生,难道不能听到我的祷告么?”

  这是玄奘整个西行中最艰难的时刻。他还年轻,才27岁,从未面临真正的生死考验。他决心坚定,自认为准备充足,但没想到国门未出,就无力无助,濒临死亡。他记起了佛经中一个故事: 一个商人沉船在海上飘荡了7天,后来为观音菩萨所救。但他最钟爱的观音菩萨似乎对他的祈求充耳不闻。为什么她不来解救自己?广袤的沙漠眼看要将他吞没,死亡就在眼前。他将成为沙漠中的又一具白骨。

  向观音菩萨祈祷后,玄奘开始背诵《心经》。这是他多年前从一个受他护理的病人那里学到的。《心经》是佛经中最短小的经,却是中国佛教的精髓。那个病人告诉他, 要在危难无助的时候诵读此经,而此刻对于他来说比任何时候都危险。他一遍又一遍地念,尤其是最后几句:“是诸法空相。菩萨依般若波罗蜜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

  佛陀经常训导弟子说,生命就在呼吸间,生与死时刻邻壤。而且,对于佛教徒,死不是生命的终结,而是与来世的一个连接点。在生死之际,玄奘只好祈愿来生再来完成求法的使命吧。想到这里,他平静下来,不再惊慌,思考着下一步该做什么。他挣扎着站起来,抓紧马的缰绳。让他惊喜的是,老马也蹒跚着站了起来。他们走了大约十里路,老马突然掉转了方向,不论怎么拽,就是不回头。玄奘只得信马由缰。很快, 他看到前方有一片绿草和一汪泉水,他得救了:老马果真识途!

  不知是否有一种天助的力量,它和人的意志、精神又是一种什么关系?玄奘绝处逢生,战胜了恐惧和绝望,证明了在与自然和意志的抗争中,人可以获得天助,获得战胜一切的信心。我想,天助自助者。古往今来,一切成大事者,无不是这样证明的。


 

为了能被放行,玄奘开始绝食。整整3天,他不吃不喝,端坐冥想。到第4天,他已极度虚弱,气息奄奄。高昌王极为震惊:来去高昌的僧人络绎不绝,却从没有一个像玄奘这样的。他不仅学问渊博,修行深湛,且坚毅无畏,甘愿舍身求法,不愧为一位真正的佛教徒,一个活生生的的觉悟榜样。《法句经》道:

  从贪欲生忧,

  从贪欲生怖;

  离贪欲无忧,

  何处有恐怖?

  高昌王请求玄奘进食,恢复身体,继续西行,不过他诚邀玄奘从印度回来时在高昌住上三年。玄奘深感于高昌王礼佛的虔诚和修业的诚意,早有心归来再访。当他终于拿起饭碗时,高昌王注视着他:经过几个月朝不保夕的旅行,加上几天的绝食,玄奘已十分虚弱疲惫。这个大唐僧人年轻有为, 但他身无分文又孤身一人, 他决定尽力帮助玄奘。他请玄奘升座讲法一月,同时为他预备西行一切所需之物。

 

我凝视着这些橱窗后的珍贵文物,其中很多是史书上记载的,今天我第一次亲眼看到。一张过所, 一块点心, 一件丝衣, 它们也许不会引起人们太大的兴趣, 但却让我兴奋不已。玄奘西行路上所用一切辎重都是由高昌王麴文泰提供的,许多就与摆在我面前的这些文物何其相似。我感觉我看到了玄奘的旅途生活,看到了一个从书中、从历史中走出来的玄奘。

  以玄奘对中国历史、世界历史和佛教的贡献,以及他与吐鲁番的联系,都应该在这个博物馆中大书特书一笔。但遗憾的是,在这么多珍贵的展品中, 我找不到他。当年的高昌王尚且对玄奘如此赏识、珍惜,看看慧立笔下高昌王送别玄奘的情景吧:“发日,王与诸僧大臣百姓等倾都送出城西。王抱法师恸哭,道俗皆悲,伤离之声振动郊邑。” 然而今天,我们却没有给予玄奘应有的历史地位。我想, 如果把丝绸之路的绿洲王国, 以及玄奘在这里的传奇经历, 作为展览的主题,将一个真实的玄奘呈现于世人, 使人们从中得到有意义的、值得铭记的东西,他们才会不虚此行。很可惜, 这份宝贵的遗产并没有被珍视。

  评论这张
 
阅读(250)|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