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平世界

凡所有相 皆是虚妄 若见诸相非相 则见如来

 
 
 

日志

 
 

莫言讲的故事  

2012-12-08 13:41:27|  分类: 杂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认真地读了今天凌晨莫言的发言。下面这个故事是莫言的爷爷讲给他的——有八个外出打工的泥瓦匠,为避一场暴风雨,躲进了一座破庙。外边的雷声一阵紧似一阵,一个个的火球,在庙门外滚来滚去,空中似乎还有吱吱的龙叫声。众人都胆战心惊,面如土色。有一个人说:“我们八个人中,必定一个人干过伤天害理的坏事,谁干过坏事,就自己走出庙接受惩罚吧,免得让好人受到牵连。”自然没有人愿意出去。又有人提议道:“既然大家都不想出去,那我们就将自己的草帽往外抛吧,谁的草帽被刮出庙门,就说明谁干了坏事,那就请他出去接受惩罚。”于是大家就将自己的草帽往庙门外抛,七个人的草帽被刮回了庙内,只有一个人的草帽被卷了出去。大家就催这个人出去受罚,他自然不愿出去,众人便将他抬起来扔出了庙门。那个人刚被扔出庙门,那座破庙轰然坍塌。——我喜欢这个故事。

莫言是我关注的作家之一,读过他的小说,但不喜欢。不能不承认莫言的故事写得很精彩,故事中的人物也极鲜活,莫言是个重量级的作家。我不喜欢他的地方是:写得太现实,尤其是把一些恶心写得更恶心,令我没法读下去——你说你这个人真实,再真实也得穿件衣服再出去见人吧?《檀香刑》就不说了,仅从他早期作品中摘出来一段——他翘腿蹑脚地走进家门。一个挂着两条清鼻涕的小男孩正蹲在院子里和着尿泥,看着他来了,便扬起那张扁乎乎的脸,奓煞着手叫:“可……可……抱……”黑孩弯腰从地上捡起一个浅红色的杏树叶儿,给后母生的弟弟把鼻涕擦了,又把粘着鼻涕的树叶象贴传单一样“巴唧”拍到墙上。(《透明的红萝卜》)——文学艺术可以现实主义,也可以写得非常残酷,只是别写得太恶心了。窃以为,能把恶心、下流或残酷、血腥的事件写得生动、深刻、震撼又不令人太恶心,才是功力是艺术。呵呵,我还是去读林子和胡发云的作品吧。不同的作家,有不同的读者群。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3)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