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平世界

凡所有相 皆是虚妄 若见诸相非相 则见如来

 
 
 

日志

 
 

清平老土游杭州(3-1)  

2012-05-07 01:38:45|  分类: 2012杭州九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慎进!唠叨磨叽,烦死你!) 

4月14日。

早上7点,强睁开眼起来。吃了一包女儿带来的素方便面,然后陪父女俩打车去湖滨路的知味观。样子把每天每顿到什么地方吃饭都安排好了。

饭后乘K7到断桥。样子说,这两站地可以走过去,但从断桥开始走风景比较好看,也节省体力。呵呵,两站地还算计,不过,我年轻时还不如她呢。公交车上人多,交通不顺畅,两站地磨蹭了不少时间。于我,坐车比走路累,憋闷哦。

下车就是断桥。桥与马路垂直相挨。记忆中的断桥人烟稀少,如今游人密集,令本老土头晕啊。白堤起于断桥止于平湖秋月,很短的一段路上,内容很丰富。

杭州四月天,温柔而热烈。路边柳绿花茂。草地上落英缤纷红绿相错。好多树上是双色花,偶有一棵,挺新鲜,多就俗了。原装更自然,人亦如是。

阴天,眼前花团锦簇,远处烟波迷蒙,苦了本老土这双老眼,相机也不得施展。隔湖可望掩映在绿树群中的保俶塔,清秀纤细,确有“美人”之韵。但新建的雷锋塔太年轻,全无“老衲”风度。

他说:“保椒塔”。我说:“小点儿声,不发这个音哦。”样子说:“念叔吗?”我说:“也不是,近似。查过字典,一时竟想不起正确发音。”呵呵,本老土几十年的习惯是生字不过夜,可是,查字典很勤奋,查一次能记住的字却极少。

柳飘絮,花落英,渐渐地我已觉不出人群的拥挤,沉浸在诗情画意之中,突然冒出一句“桃花淡雨柳絮风”。样子问,谁的?我说,瞎编地。接着又冒出来两句,过后忘了。

路边一座名为“醉月”的塑像。一弯白色月牙,两尖角各有一人。高尖是一半身人像,双手捧着酒杯望着天;低尖处坐着一人在吹箫。他说,捧酒杯的是李白吧?我说,捧酒杯的应该是苏东坡,吹箫人可能是白居易。不过,苏东坡有“把酒问青天”句,证据确凿。白居易诗中的吹箫人好象不是他自己。再次逛白堤时,女儿已返回新加坡,时间宽裕,走得随意。他在指示牌上发现“白苏二公祠”字样时说,应该去看看。我也有此意向,再见醉月塑像,便直奔深处走去,果然是白苏二公祠。

 “涛声听东浙,印学话西泠”。西泠印社是个好去处,可惜只描了几眼,没深入,与叠字联失之交臂。

走近池塘时,无风,却突然降下一阵叶雨,簌簌有声,与沈阳秋叶纷落时节有一小拼,却无秋之萧瑟,只有诗意与柔美。本老土第一次领略春天的叶雨,有点兴奋。等了一会儿,叶雨不再,不舍地离去。

在前山石坊处泡了些时候。我给样子拍照时,他说相机没电了,求我帮他照一张。我说,不行,收费。石坊上的楹联是篆书,很难认,三人七嘴八舌地猜……后发现石坊标牌,他的猜测正确——“石藏东汉名三老,社结西泠纪廿年”。我说,为你认出这两个字,可以为你拍照两张。

在“渐入佳境”石刻前止步返回。经过郭孝童墓、潘天寿塑像。

满街梧桐树,斑白的树干让我联想起白皮松。

有一种树年纪轻轻叶子就是红的,在春季里很是抢眼。

在曲径通幽的小路上悠闲自在地走,深感杭州是个很适合人类生活的好地方,名副其实的人间天堂。

浙江省博物馆里走了一圈,馆藏很丰富,但没有我特别喜欢看的和印象特别深的物件。

他们父女俩走得比我快。发现俞楼的时候,我对俞樾一无所知,只是特别想进去看看,便大声将他俩喊回来。看过,深感这里是白堤的亮点,特别值得一看。

介绍中说,俞樾擅长古文字学,是一代朴学(也称考据学)大师。纪念馆里,有俞樾直系九代世系表,里面出现的名字,我只知道俞平伯,是俞樾的曾孙。

曲园是俞樾故居,我喜欢里面的一幅楹联——千古一诗人文章有神交有道;五湖三亩宅青山为屋水为邻。更喜欢他的一首诗,据说是俞樾30多岁时参加翰林考试时依题而作。我特意拍了一张照片,为的是日后将内容打到电脑里慢慢欣赏。

 

《澹烟疏雨落花天》诗

花落春仍在,天时尚艳阳。

淡浓烟尽活,疏密雨俱香。

鹤避何嫌缓,鸠呼未觉忙。

峰鬓添隐约,水面总文章。

玉气浮时暖,珠痕滴处凉。

白描烦画手,红瘦助吟肠。

深护蔷薇架,斜侵薜苈墙。

此中涵帝泽,岂仅赋山庄。

 

本老土太喜欢这首诗了!中间六联全是对仗句,诗词功底深不可测。我不知道他诗中的寓意是什么,更不知道是否有歌功颂德的意味,只是按我自己的理解,反复诵读,句句有联想,情不自禁地沉醉其中……

“玉气浮时暖,珠痕滴处凉”句让我想起李商隐的“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白描烦画手,红瘦助吟肠”使我想起李清照的“昨夜雨疏风骤……”,尤其是“助吟肠”三字,读得我心潮起伏浪花翻卷……

俞樾活到八十六岁高龄,是善良豁达之人,晚年恬淡清醒,写了十首留别诗,我只看到其中一首,读后,对他更是敬佩不已,尘世几人能活得如此明白!

 

《别俞楼》

占得孤山一角宽,年年于此凭栏杆。

楼中人去楼仍在,枉作张王李赵看。

 

见“孤山”二字时样子问,孤山有多高?我说,有一百多米?没有,至少应该有五十米吧。后来看到文字,才三十八米。仅38米高的孤山曾有俞樾这样的人物在此居住过,令我对孤山生出一份别样的敬意。如今,何止是张王李赵在看守着俞楼啊,曲园已经被建成了纪念馆,让从不知晓俞樾名字的后人在此惊叹不已……

俞樾的书法也很吸引我,炉火纯青,字字有生机,看得痴迷。出门后,面对眼前的西湖水波,思绪飘渺,无处安放。后进中山公园,只拍了一张照片,上有“清行宫遗址·月台 陡板石遗构”字样,竟没有一丝印象了。

午饭在楼外楼。周末,这里很火。排队,发号。以为会等较长时间,去南洋华侨赈灾纪念亭旁转了转。样子拍了一张傻傻的本老土。我拍了一个奇怪的树桩,一棵好端端的树咋就被锯掉了呢?无端地心疼……

回到楼外楼时,我们的号已被喊过,得重新排队。我都不想吃了,没想到服务员动作利落又迅速,上菜小跑,收拾桌上残局时像流水线上的机器人儿,三下五除二就搞定了。不多时间就轮到了我们。

我事先就对杭州比较信赖,相信在这儿饿不着我,果然不负我望。实践证明,比较有文化品位的地方更尊重素食者,越是愚昧落后的地方越歧视素食者。楼外楼有我能吃的:素烧鹅,荠菜松仁,东坡糕,米饭。吃得很饱很开心。但第二次来就迥然不同了,不是周末,顾客少,服务员没精打采,懒洋洋地磨洋工,荠菜松仁是冷藏的,冰胃,烧素鹅也没有一点温度,吃得难受。

饭后,继续向前漫步。湖边有数棵畸形老树,不知是故意拧成这样,还是台风所致,或是二因兼有。

白堤尽头,西泠桥畔有秋瑾墓。一拨又一拨的人前来瞻仰,多是有组织的。而相隔不远的苏小小墓,则是被众多的散客围着,偶尔水泄不通。墓被慕才亭罩着,可以避雨。亭柱上有许多楹联,没细看。想到苏小小才貌双全早早离世,总会泛起几丝悲凄之感,更相信人间容不下完美的人和事。

之后,我同样子谈到为什么中国的许多才女都是艺妓。我想,或许是因为知道她们的人多,便被流传了下来。而闷在家里不见人的才女则与岁月一起被遗忘了。

旁边还有个武松墓。有不少人在墓前拍照。我没过去,不想看,也不想拍,没有原由。

在从西泠桥通往苏堤的路上,意外地看到黄宾虹的青铜塑像。我是1990年住歙县某宾馆时在墙上的画中知道这个名字的。此青铜像是位长相和蔼平易近人的老者,与我想象中的他大相径庭,好一阵子不敢相信。塑像的胡子和袖子已被游人摸得金亮。很多人争相与他合影。

在许多处石碑上都有乾隆的御笔书法并诗句,本老土觉得他的字一般诗也一般。年轻时听我姥爷背诵乾隆的诗时,感觉挺好的啊,如今咋看不上了呢?

清平老土游杭州(3-1) - 清平 - 清平世界

 

清平老土游杭州(3-1) - 清平 - 清平世界

 

清平老土游杭州(3-1) - 清平 - 清平世界

 

清平老土游杭州(3-1) - 清平 - 清平世界

 

清平老土游杭州(3-1) - 清平 - 清平世界

 

清平老土游杭州(3-1) - 清平 - 清平世界

 

清平老土游杭州(3-1) - 清平 - 清平世界

 

清平老土游杭州(3-1) - 清平 - 清平世界
 
 
清平老土游杭州(3-1) - 清平 - 清平世界
 
 
清平老土游杭州(3-1) - 清平 - 清平世界
 
 
清平老土游杭州(3-1) - 清平 - 清平世界
 
清平老土游杭州(3-1) - 清平 - 清平世界
 
清平老土游杭州(3-1) - 清平 - 清平世界
 
 
清平老土游杭州(3-1) - 清平 - 清平世界
 
 
清平老土游杭州(3-1) - 清平 - 清平世界
 
清平老土游杭州(3-1) - 清平 - 清平世界
 
清平老土游杭州(3-1) - 清平 - 清平世界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