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平世界

凡所有相 皆是虚妄 若见诸相非相 则见如来

 
 
 

日志

 
 

2015琐事记(11月)  

2015-11-01 14:03:37|  分类: 杂事小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1:昨晚来暖气,家里温暖了。三个月没起早,今天去参加晨舞,令熟悉的舞友惊讶。给自己点儿压力太难,但愿能坚持起早。

112:一睁眼就7点了,昨晚答应舞友帮忙拷贝视频,必须赶在她们散场前到达,神速出门。空气十分不好,天气预报说有霾,嘿嘿,报雨雪不准,报霾绝对准。想用脖子上的头巾遮一下鼻子,呵呵,昨晚残留的煤烟味更难闻。都说空气不好不能锻炼,可是呆在家也好不到哪去。在沈阳,每年有半年被毒气熏着,能好好地活着全靠天照应了。

113:今天没起早,因为下午要去邻居家帮忙白菜下窖,得养足精神。      我有强迫症,还不算轻。家里到处都乱七八糟地,没心去收拾(主要是没时间),但是,不一定啥时候,我会把某一个角落挖地三尺,因为这个角落触动了我,让我产生动手整理的冲动,于是——就停不下来了,必得清理到彻底为止。头脑若干次想停止,身体不听,除非有必须处理的其他事件发生,才能将其打断。 年轻时有过在清理房间时一整天不吃饭的时候,饿得发昏。 还好,我的强迫症没到病态的程度,还能与人交往。虽然我很苛刻且喜新厌旧见异思迁,仍然有不少朋友,最了解我并能欣赏我的优点包容我的毛病的是初中的几个同学,与他们情同兄弟姐妹,这样的情谊越老越显得珍贵。风清的小日子过得悠哉悠哉并且丰富多彩,他也常与初中同学一起活动,很为他高兴。     PH发来一篇关于性别的文字,非常好看。人们对自己未知的事件应采取包容态度。     下午2点之前到达菜地,把剩下的白菜和一些萝卜都运进了菜窖,下楼梯,上楼梯,反复几十趟,腿没累,胳膊疼了,欠练哦。傍晚5点多回到家,吃过饭就去跳舞了。

114:早上8点多SX兄来电话,第一句话就问,又起早啦?其实我凌晨4点才睡,正困着呢。也是怪,平时上午很少有电话,一睡得晚反而容易发生。年纪不饶人,不敢熬夜了,但有时控制不住。午夜才看到林子的来信,寄来她的电子书稿以及她女儿为书所画的插图和封面,这对温柔又多才的母女贴心又默契,世间罕见,令我羡慕又敬佩。胡发云、王力坚、董浩的序一序二序三也写得精彩好看。林子的旧文更是百读不厌。林子的文字美妙,真诚,细腻,有着软软的坚韧,深刻和力度都藏在绵里,入木三分,入心十分,是我非常非常喜欢的。有时我想,是林子美化了真实?其实是林子加工了真实,她把美和善融进了真,成就出一篇又一篇发人深思又启迪人向上的好文字。第一次知道林子在十二年前曾做过大手术,这样一个多病又纤弱的女子,十余年来写出的文字可以出很多卷书了。在林子的第一本书问世之前,我怀着热切的心情期待着。     放下SX兄的电话,正准备睡回头觉,第二个电话进来了。小S是朵奇葩,她无亲无故,四海为家,又飘到吉林莲花山去了。我的朋友已经精简再精简了,有些时候我也直白地拒绝过,但有人仍然坚持几个月联系我一次,我没坚拒,自然是对方有吸引我的地方。文学艺术含量会左右友谊,小S就是以她的文采天赋和对大自然的领悟令我无法彻底拒绝交往的人。

115:收到YP来信,她的藏族友人帮忙把老喇嘛诵经的经名译成汉语了,让我明白了自己为啥对曲谷寺和老喇嘛的诵经如此倾心向往。    看到一篇报道,俄一86岁老太在她62岁女儿的陪同下,一起登上了非洲第一高峰。2015琐事记(11月) - 清平 - 清平世界

116:做家务。看书。学新舞。剪切MP3,这活比较磨时间。沈阳往年都是10月末有雨加雪,今年来得晚,快午夜了,还没动静。

117:每年都要来的雨雪没有在10月末如期地来,终于要来了,便不由自主地边看书边熬着夜等。凌晨3点之前才听到极轻微的声音,赶快开窗观看。啊,你终于来了!无风潜入夜,已无物可润。雨(雪?)滴极细小,落在窗上是一个只有位置没有大小的点,在灯光下发出极小的亮光来,打在窗玻璃上发出极细小的声音,细小得让人心软。我的老眼无法分辨是雨是雪,若是雨,或许连细小的声音也没有吧?我怀疑它飘下来时是雪,有那么一丁点儿硬度,打在玻璃上才会发出细小的声音来,但体积太小,落下就化成了水。与初冬的第一场似雪非雪的天上礼物见了,躺在床上心满意足,一个念头还没结束,睡意就潮水般地把我淹没了。一气睡到上午10:10,喂饱了自己,已经下午了。接到老喇嘛的电话,他问身体好了没有?我说完全正常了。他说那就好。我问天冷了吧?他说冷得很,大象洞,冷得狠,石头垒的。我有很多问题想问,但都没法问,语言是个大障碍。老喇嘛的修行历程是我非常关注的,去西藏六次,以前拜访的是见不到人的上师住地,慰慰心而已,而老喇嘛是一个活生生的可以与之浅浅交流的修行人,我太想了解他的修行历程了,可惜我既不能实地体验,又无法语言深入沟通。下了好一阵子雨。下午2点多听到窗玻璃发出清脆的声响,开南阳台的窗,有冰雹跳进来。北风,赶紧去开北阳台的窗,哇……窗台上已经积了一层冰雹粒,非常漂亮。密集的冰雹粒从窗口跳进来。我用手拢起一小把冰粒,放在塑料袋上拍了张照片,不清晰也算是纪念了。薏米粒大小的冰雹下了好一会才结束。反正没有庄稼怕打,随便下吧,我愉悦地听着冰雹在窗玻璃上敲出的音乐。2015琐事记(11月) - 清平 - 清平世界

 

118:在不同的健康状态下,人的味觉感受会截然不同。从阿里回到拉萨时,受不了酒店的香皂味,一闻就要吐。今天再次碰到这种香皂,觉得很好闻哦。              昨晚有些舞点都停了,我们点还有五六个人在跳舞,但回程时马路很滑,满地的冰雹冻结在一起。今天依然阴着,马路上的冰融化了,草坪里还保留着白色。       样子小两口去清迈了,发来小情调的风景细节和吃食的照片,她好多年没体验过冰天雪地的生活了。        从小就喜欢吃粥,但成家后很少做,因为样子不喜欢稀饭。一个人也很少做粥,因为太少,不好做也不好吃。终于做出大锅粥的味道,吃得很享受,有童年的味道。奶奶做什么都好吃,粗粮细粮一经奶奶的手做出来,就是不同的味道。总想做出奶奶的饭味,但轻易出不来,主因是料不行,当然也有自己的技术不到家。偶尔有童年的味道出来,会很兴奋。

119:昨晚因为预报沈阳严重雾霾,路上几乎没有行人,我走了两个跳舞点都是空的。其实空气不错,有风,地上有雪,空气比以往要好。我家周边是局部地区,我更相信自己的鼻子眼睛和肺的感受。SX兄大清早就来电话询问,我说没事儿。其实有毒气猫在家也躲不过去的。据说仪器爆表,说不定那仪器坏了,或是仪器周边空气有特殊问题,反正我家周边空气昨晚比以往要好。我一个人走在空旷的农展馆里,感觉很好,就喜欢人少。非典期间的街头和公交车至今令我怀念。

1110:去妈家。包了饺子,感觉很累。雾霾这东西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是地上自己产生的,由局部小气候决定。有风就吹散了,没风就积在那儿。一个城市,根本没法统一预报。今天预报说好,很多人去跳舞了,我半道跑回来,周边有烧煤的,煤烟子非常呛人。昨晚农展馆空气就比农科院好。不同的污染源,不同的风向以及不同的风力,对当天空气都有影响。

1111:凌晨4点才上床,打坐,入睡,醒来时中午11点,于我来说上午觉的效率比较高。总想多陪老妈聊聊天儿,可是妈聊的内容总是把我带进深渊,让我回家后心情郁闷好久。在家独居的日子很世外也很惬意,尽管我常泡网,但我泡的内容也多半不在世内,所以每次去妈家所接触的一切(包括路上见闻),都有点令我消化不良。时常羡慕那些在无人区修行的人,其实是一种逃避,这些世俗的接触和影响是我的功课,做得不好,难得毕业。                    终于把第8期小说月报看完了,叶广芩的《鬼子坟》我看得很受触动,看到结尾时竟莫名地湿了眼。当今小说月报上多是年轻作者的作品,偶尔看到几个熟悉的老名字,感觉非常亲切。

1112:太阳能热水器的加热功能总坏,干脆靠天洗澡了。昨晚错过了最佳利用时间(接样电话近1小时),洗了个次冷水澡。在单位集体浴池洗澡时偶尔也有没热水的时候,我都能坚持洗完。但平时不洗冷水澡,不是怕冷,是有痔疮不适合洗冷水。今天太阳很少,又是阴天。想去爬山,没去。从此开始猫冬了。

1113:一直拒绝小苹果广场舞,哪个版本都不喜欢,刚好我们这帮舞友同感。但是社区参与了,请了老师来教大家。我没参加舞蹈队,以为可以躲避,实际上却躲不过去,整个晚上全体舞友都在跳新舞,我在旁边站着,很冷。

1114巴黎黑色星期五,悲哀。       YP寄来第二批译文,仍然非常有用。这用途我深有感触。        中午去参加舞友活动,学跳小苹果,为了健身,就不能挑了。一气儿学了三个新舞,简单的能凑合,复杂点的跳得断断续续。老师说我跳得挺好让我参加排练,我坚拒。一支舞若跳熟我至少需要三五天,今天刚学,明天就上台,绝对不行。

1115:补记:上午9点多起床,勉强在10点赶到现场,为参加演出的舞友拍照。天阴得厉害,效果不好。11点返回家里,正准备做饭,接到T老友电话,一气海聊,断掉后他又打来,说你准备喂肚子吧,我追着又聊了22分钟。哈哈,聊兴难起,起来难断。难得聊得如此畅快,对的人也未必总能聊得畅快。

1116:同他上街,准备买电子钟,小商品市场没有可心的,进大商场又没有卖的,高不成,低不就,最后没买。但买到老干妈腐乳了。几次他都说没有,这次我亲自出马买到了。我眼神不行,习惯问商家,省事又准确。他太相信自己眼睛,没想到这老干妈腐乳藏在暗处。他去吃午饭时我自己坐公交回家。先排了一会队,发现有将要开走的车,赶快上去,后座有一老太太向我招手,示意对面有座。我运气不错,总能遇到好人。比我先上的人都站着呢,我得到最后一个座位,一路悠哉。回程不错,去时被左边男人的臭气和前面女人的香臭气熏得想跳车,但也得忍着。在家里呆久了,到人群中会很难过。下午去农展馆做了1000个登山机,若干个划船,20个转盘扭转,10个仰卧起坐。没敢多做,任何运动都无法彼此替代,生疏了哪种运动都会有被闲置的肌肉,再次起动时会产生酸痛,所以第一次必须收敛,不可放任。

1117:他恩师以93岁高龄离别尘世。今天火化,久阴数日的天晴了,阳光很好,老头很照顾大家。我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悄悄地离开这个世界,不打扰任何人。      中午接了妹的电话,聊了1小时。下午接了妈的电话,妈的选择性记忆很要命,没提过我们做过的好事,把几十年我们做过的”坏事“记得非常牢实,想起来就控诉一番。弄得我很郁闷。不知道这门功课我还能不能结业。。。一压再压,让自己情绪平和,静心。。。

1118:昨天清晨5点半就没敢再睡,晚上还熬了很久,今天睡到中午。打坐后将电池放入小闹钟,居然走了起来,于是起动第二个,也走了,第三个差点放弃,坚持一下也弄走了。样子听说我没看有看中的小表,在网上传来好几款让我挑选,依然没有可心的,我对她说先放放再说。今天一下子三个旧闹钟都复活了。      早饭进入尾声时接到老友电话,我说请10分钟假,想把水果吃完并刷牙。结果他20多分钟之后才重新打来,这期间我不但完成了刷牙,还洗了脸,并把没看完的小说结尾读完,读到最后几个字时电话响了。边聊天边做了红豆饭(把装着红豆的饭锅和淘好的大米提前放在电话旁边),2个小时居然聊饿了,一气把二顿的饭吃得片甲不留。一天没吃菜没进盐酱,早饭是麦片不用菜,红豆饭向来不吃菜。我一吃红豆饭就想起长征组歌,非常喜欢长征组歌,有的曲调活泼(比如红米饭南瓜汤),有的曲调抒情(比如雪皑皑野茫茫),一吃红豆饭就想起红米饭的曲调,其实不是一回事,但这种联想持续了四十多年无法清除。最爽的聊天,不是形而上,更不是形而下,而是在上下之间自由翻飞,话头默契,妙语连珠。

1119:中午,从窗口望出去,窗台上有雪,花园里有雪,不知啥时候落下来的。晚上去跳舞的路上看到无人踩的路面上也有雪,气温已经零下了。     在舒适的家中做客。在遭罪的西藏如归。无法自控的悖相。       冬季天短,日子变得更加匆匆。读书。做饭,吃饭。上网。跳舞。生活如此简单。         下午妈来电话,让我帮忙查一下清朝时期是否有黄天霸和施世纶这两个人,网上资料显示有。妈每天听评书。我是一只回避历史悲剧的驼鸟。

1120:读七零后作家的小说,县城的孩子曾有过那么贫穷的童年和学生时代,看得我都不忍继续阅读下去了。我的童年很舒适,留下许多美好的记忆,尤其是各种食物的味道,难得重温。小时候总有零花钱和零食,并且有许多玩具。上小学后,母亲一次会给我一元钱,而不再是几分钱。1960年国家进入困难时期,美好的童年结束。现在,各种水果蔬菜长相都很美,却没有几样好吃的,富裕的当今其实是本质上的物质匮乏时期。每次吃东西的时候我便总是忍不住怀念童年。      天又阴了,大冬天没太阳,特别冷清无趣。很同情那些常常见不到太阳的城市里的人。

1121:继续阴天。气温低,太阳能热水器冻了,又到了冻鼻子冻脸冻眼睛的季节,下了两场雪,只是都太小了。

1122:去妈家。妈说我嘴唇发紫,向我推销她新购进的保健药。我说我认为那些东西对人有害无益,你自己信也就罢了,我们说啥你也听不进去,但是我们肯定不会信更不会吃。妈从来不听我们的,却执意要说服我们。这年头听广播的都是不会上网的老年人,骗子们借助广播骗老年人,用返老还童类语言引老太太们上钩,连最小扣的人都变得大方起来,让骗子轻易得逞。

1123:午夜,没听到落雪声,但已满地皆白,心满意足地去睡觉。上午有阳光,下午继续阴,马路上的雪没化,今天算是白的,明天就保不住了。温度较低,冻鼻子冻脸是个障碍,发愁,但也得出门,不能憋在家里。中午才吃上早饭,饭后一直在收拾房间角落里的灰尘,小东西太多,都舍不得扔,让收拾卫生变得很麻烦。样子的新家也弄了不少小玩艺儿,她说请人来收拾。我受不了别人侵入我的领地,最好的朋友帮忙也让我不舒服,所以,或者脏着,或者受累,别无选择。老妈又来电话,说服我吃她的保健药,老妈够执著了,被骗得死心塌地。我说妈,我认准的事,没有人能说服我,几十年了,你还是不了解我。妈说如果我吃保健药,奖励我一万元。我说妈,别说一万,就是一亿元我也不会吃的,我是金钱可以收买的人吗?妈说那就算了。转几个笑话与友人消遣:

1、向日葵白天朝着太阳转,晚上呢? 答:晚上低头嗑瓜子。
 2、一只螃蟹在沙滩上走着,不小心踩到旁边海星了,海星说:你他妈瞎啊。 螃蟹说:不啊,我是螃蟹。
3、我自横刀向天笑,笑完我就去睡觉。睡醒我又拿起刀,继续横刀向天笑
4、我们宿舍有个人不会喝酒,失恋那天坐宿舍喝了一下午的白开水

1124:从西藏回来两个多月,运动恢复正常并有进步。睡足了,一气儿做了120个两头翘24个两头起,成绩空前。阳光仍然不是很好,可能雪没下透吧。昨晚踩着白雪望着月亮跳舞,很美的心境,只可惜空气不怎么好。参加跳舞的人明显见少(20多人),过一段天更冷,人会更少。

1125:一到冬天我就总是盼望下大雪,一边盼一边觉得自己不厚道(上班人行路难啊。天气预报说下周二有暴雪,大喜。太阳每天只出来一小会儿,总是阴着,或许暴雪之后天能彻底晴朗起来,冬天的太阳太金贵了。

1126天总是上午晴下午阴,未来若干天的预报也是阴天多晴天少,雪也不痛快地下,今冬天气温吞,磨磨叽叽没东北味儿。     昨晚风大天儿冷,跳舞的十几个人还在坚持。回来后没开电脑,想早点睡。九点多接岳电话,聊了近2小时。从独龙江归来十余年,川岳已如同亲人,不常联系,但彼此不会忘记,常怀一份牵挂。    这几天都在收拾与书相关的角落,什么柜里都有书,淘汰了一些精装杂志,又沉又占地方,搬也费劲。但是还没找到电卡,先前丢过一个,买了新卡旧的才出来,看来这次也不乐观。至于房证,那真是一个人藏的一万个人也找不到。   

1127:一个月又要没了,快得离谱。一张电卡一本房证,至今未找到,还得继续找。昨晚睡太多,容易睡傻,似乎需要闹铃叫醒。别人都说到时候就睡不着了,我刚好反着来,不知道是不是高反后遗症。

1128:他中午来电话,问起床没。我说没呢,昨晚与相好的聊了一夜,4点半才睡。话头是个神奇的东西,聊顺了,不觉时间流逝。聊到川岳共同参加的一个知青聚会,各种感受及各路英雄高见,很有趣,我借光分享了。

1129:大雪终于下来,但我没见到什么时候下的,只看到世界一片洁白,大喜。早7:30醒来(已经睡了8个多小时),从卫生间回来又躺下,再醒就是10:35了。先吃了一顿麦片加苹果,第二顿是土豆白菜烩小米剩饭,香得撑死。     小说月报上有一篇杨少衡的小说:把硫酸倒进去。读后感:本质好定力强能自律的人极少,当官的人,清廉的是有政治野心,一旦他实现了目标,再好的人在外界的干扰下也难免开始腐败。官员的清廉完全靠制度限制。

1130:去妈家。太阳好,穿得多,把我热够呛。乘148,我坐在靠窗的位置,左面坐上来一个小个子男人,他双臂左右支开玩手机,像在家里一样。他划拉手机的右肘不停地撞我,我将自己缩紧并靠向窗子,无济于事。好不容易他不玩手机了,又开始用手指挖鼻孔,在公共场合这是很令人恶心的动作。接着又打开手机划拉,继续用肘撞我。小个子男人下车后,坐上来一个高个子男人,他坐得很靠边,与我之间空出很大的空隙。陌生人之间不必说话,仅凭坐姿就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基本修养来。我和妹包了两锅包子,又包了一些饺子给妈冻在冰箱里。白菜芹菜馅,非常鲜美,三个人都说好吃。我一气吃了6个包子。早饭在家吃了一肚子蒸的地瓜和窝瓜,没吃任何咸东西。我的胃肠特别适合地瓜窝瓜。从妈回来提前一站下车,直奔跳舞场地。在家里跳不开,外面敞亮,跳得尽兴,一群舞友也很有气氛。

  评论这张
 
阅读(317)| 评论(3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