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平世界

凡所有相 皆是虚妄 若见诸相非相 则见如来

 
 
 

日志

 
 

2016琐事记(11月)  

2016-11-01 17:48:34|  分类: 杂事小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1:最爱我的亲人早早地去了。人间不是天堂,没有长久的安逸和幸福。健在的亲人反复地折磨我心。人间是大熔炉,在挫折中蜕变,在痛苦中修行。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定数,一生中要走的路无论长短,都无法省略。时间飞速流逝,事件缓慢发展,一切都按部就班地进行着,无处逃避。2016,像梦一样来到又将去,春天的事件到了初冬就老得恍如前世,4月17日之前还算精神的老妈,突然之间就衰弱得面目全非了,不敢深想,深想心痛得紧。      因长期闲置,存了不少资料的邮箱一个又一个地沦陷,人生的减法,自行难,有天助。一步步地减到零就可以毕业了。

112:六组暖气片一组一组放气儿,顺便清理杂物,扔了不少原来舍不得扔的物品。样子扔东西十分爽快,不少好东西都被她扔了,因为一次次地搬家,必须果断地扔。样子嫌我磨叽,说我啥都舍不得扔,我确实有恋物癖,很不好改哦。今天看着留下的极少数的样子小时候的玩具,反复犹豫,还是不舍得扔。30多年了,几个塑胶玩具除了褪色变色之外,手感和叫声都没变,很多珍贵的记忆都在物品中,真是舍不得扔啊。

2016琐事记(11月) - 清平 - 清平世界
自己瞎做的小豆腐,撑死老俺啦。把花生黄豆以及各种干果与胡萝卜煮熟,用搅拌器打成泥,加水和白菜末放锅里一起煮,直到白菜熟了,最后放香油和盐,搅拌均匀。

113:补看一站到底,在10月17日的节目中看到1988年生的Miss,一个相当厉害的小姑娘。

114:小周推荐了电影《前目的地》,网速真给力,四分钟就下载成功,一睹为快。没看太明白,看剧情介绍才一目了然。如果先看介绍再看电影就没有意思了。电影改编自小说,可以推知,小说作者用时空穿越的方式(有看点,并且观众更容易接受因而感兴趣)演绎了生物无始无终的轮回以及各种人、事的因果关系。大多数人只看热闹,未必想到进一步的深义。  很少有阴得如此严密的时候,今日天空密不透光。好久了,自来水的水流太缓太细,导致热水器进水不能自动关闭,前天我忘了给热水器加水的事儿,结果进水管与排水管同时进行的诡异数学问题终于在咱家真实发生,两个来小时同时进放水的结果导致热水器的温度下降了30好几度,除了天气寒冷夜里降温之外,还有昨天和今天都是阴天的原因,造成无法洗澡。昨天还透出一点光线,晚上洗了个30度的凉水澡。今天彻底没戏,加热器坏好几年了,修一次没修好,没再修,只能靠天洗澡。   一战中,有600万英国成年男性奔赴战场,死亡率为12.5%。当时英国著名贵族学校伊顿公学的参战贵族子弟伤亡率,则高达45%。按照常理,英国贵族大多担任军官,为什么死亡率反而远高于一般士兵呢?答案很简单,因为他们总是冲锋在前,撤退在后。对于他们来说,责任和荣誉比生命更重要。这段文字把我看得热泪盈眶。   青岛原德国租借区的下水道在高效地使用了百余年后,一些零件需要更换,但当年的公司早已不复存在。一德国企业发来一封电子邮件,说根据德国企业的施工标准,在老化零件周边3米范围内,可以找到存放备件的小仓库。城建公司在下水道里找到了小仓库,里面全是用油布包好的备用件,依旧光亮如新!震惊!是真的吗?

115与俩小张约好9:45在我家楼下汇合去参加刘悦女儿的婚礼答谢宴。我下楼早,去迎她俩,对面走过竟然都没认出彼此,我们几个都是脑袋缺弦2016琐事记(11月) - 清平 - 清平世界。刘悦没白费心思,各种细节做得漂亮,很完美的婚宴。 回到家,惦记着看电影,昨天看影评时有人推荐《恐怖游轮》。这部片子长短与《前目的地》相仿,情节有些共性,但主题要表明的道理却大相径庭。几位演员的长相都比较有特点,蒙面人到后来也清楚了,所以看一遍基本上就明白了。重复次数太多,中途我几乎要放弃观看。观后感:一、人常常会重复地犯同一种错误,并且欲罢不能。二、人很难跳出去反观自己的所做所为,只有能清醒地跳出去用心反观自己,才有可能纠正自身的谬误。三、有时候,“本我”与“我”的斗争也是你死我活。

116:张抗抗是我一直喜欢的作家,她的新作我依然喜欢。眼睛不行,我好几年没在灯光下看书了,今天为了张抗抗的《把灯光调亮》,不得不在灯光下艰难地辨认着最后三页的字迹,完成阅读。阅读过程中几次泪湿。一个人居住的最大好处就是自由,自己的真实情绪不需要回避任何人。   中午与他去银行往样子的卡里打款,回来的路上买到好吃的胡萝卜,并试买了山药豆,问好了皮可以吃,否则不敢买,那么小的豆扒皮的时间陪不起。

117:初雪,下得较厚。先雨后雪路很滑。与妹约好去妈家,她上午来电话说路不好……我说计划不变。老妈五十多岁冬天就不出门儿了,身体越呆越糟。如果初雪就不敢出门儿,整个冬天就没法出门儿了。来去路上几次打滑,因为我注意身体重心躲着后脚跟,所以没摔。去时背的东西多,平衡性不好。回来轻装好多了。来去公交车超顺。回来直接奔农展馆,今天听说有人摔骨折了,舞友们都小心地呆在家里没出来,农展馆有零星散步的人,空气很不错。开始感觉冻手,登山机八百之后手就热了。运动真好,健身且悦心。  唉,一想老妈的现状就愁死我,老妈精神很苦闷,没有谈得来的任何人。我和妹包饺子的时候庄姨来电话,一天一个,老妈接起电话就一直说,我估计俩人都聋,各说各的,彼此也听不明白多少对方的话。这样的交流很可悲。庄姨有四个儿女,也是寂寞得很。我们想陪妈聊聊,可是一聊就惹妈生气,真话妈不爱听,假话我们不会,真是难啊。。。。。。

118:零点三十九分。听火车的宝贝是一个奇特而可爱的女人,我默默地关注她好几年了,这个晚上又被她的文图吸引,熬夜。从母亲家回来的夜晚,通常难眠,因为有些负能量需要消化,而消化的过程需要引进某些正能量,于是在网上阅读成为惯用手段。7日夜里十一点进入听火车的宝贝的博客,凌晨一点五十分才从博客里出来。最初的零点三十九分本是想结束的时间,没收住。熬夜有害健康,但有时控制不住,又跟宝贝转了一次山。看她磕长头的照片,我的泪立马就涌了出来,复杂的心情,单纯的向往,永不休止的心念。洗漱完毕躺下都凌晨3点半了,睡到上午8点半,不足5小时,感觉还好,就起床了。继续看小说月报,一篇《秋莲》打动我心。秋莲是一年轻女子,命运让她成为国民D特务,建国后命运又让她嫁给共产D的战斗英雄,她的任务是打入敌人内部伺机偷取重要情报,这是一项很不符合她天性的工作。但是,善良的人做事多半不会出格,本心引导着TA,上天也会保佑TA,不创造让TA犯错的条件。

119:昨晚出去一会儿就回家了,空气太差。今天下午头3点去农展馆运动一小时,回来的路上太阳被乌云遮住,空气立马就差了起来。虽然眼睛怕光,但为了肺的健康,还是得顶着太阳出门运动。晚上尽量少外出。极端重污染笼罩30多个城市 东北十城爆表人类自害力度强大,一点办法也没有。想当候人,目前没条件。   晚上他来电话,我便与他一起出去,他给我讲了梁晓声的《鸳鸯劫》,说是深度好文。我说我怎么没听出来是好文?他说“我没看明白,也没讲明白。” 于是回家后不得不打开电脑搜出来读,读后默然。  今天开了三次电脑,最后一次本是为看天气预报(前两次忘了看),刚好碰到月华在线,在QQ上聊了两句她打来电话,没敢多说,怕影响她休息,她有重任在肩,不像我一个人悠哉悠哉。过几天她回沈阳,总有机会见一面,我俩总有聊不完的话,这把年纪了还像少年时代一样。最要好的发小胜过亲情。 

1110:昨晚在样子的旧文中流连很久,躺下时都凌晨3点了。今天天阴得没心情做家务,干脆安心先看书后上网。英语学习入了门儿,不再畏难,干劲松了下来。   一中微信校群里聚着一些文革时就有些名气的各年级学生。这帮人轮流请客。他是被他们班的一位同学介绍进去的,像一个孤单的流浪汉终于找到了组织,每天看微信,发微信,忙得不亦乐乎。每次有人请他参加聚会,他便喜不自胜,并且津津乐道。找到适当的机会他也请别人。这年头,这帮老家伙都有时间并且不缺钱,请客有人参加便是人缘是快乐。我没手机,刚好躲清静。若干年来一直在朋友圈中做减法的我与他刚好相反,朋友越多越好的时期于我早已过去,被我留下的朋友各有千秋,但最根本的是人品好性情基本相投。月华和何平是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帮助过我的发小,任何时候都算至亲。如今的我恨不得躲到山洞里多日不需见人,不少聚会我都谢绝了,可是明天的聚会我必须参加,因为东道主是何平。

1111:早8点起床,9:20出发,10:35到红高粱酒楼。除了东道主何平夫妻,我俩是第一赶到的宾客,头一次如此地早,得意一把。与会17人,三个烟鬼,呛得头疼。何平是烟鬼之一,他想叫另外两个人出去抽烟,但杨德胜不肯,说谁嫌烟味谁到外面去。原因可能有二,一是这人在乡下被我JUE过,因为他是我看不上眼儿的高中男生之一。二是他当官习惯了,没有修养。晚上到家已经5点多了,下次再也不会参加这种聚会了。。。

1112:昨晚一夜沉睡,终于头不疼了。 早早打开电脑,在网上泡了9小时,眼睛吃不消。大部分时间在听火车的宝贝的博客里看她的游记,有文采亦有深度并且幽默,我很喜欢。喜欢好几年了,很久没去看,这一进去就出不来了。

1113:凌晨2点睡到上午10:30,于是这一天的时间变得很短。看书。干活。上网仍是阅读。与石平成为QQ好友,她诗好,数学好,是他们班我最看中的一位。11日的聚会17人参加,从初二到高三共五个年级。期间有很多收获,当晚因被烟熏的头疼没心情记录,过后也懒得补了。头疼还没完全消除,近几天的空气也不好。寒冷的冬天我还是喜欢的,但不喜欢冬天的烟气。在网上找出刘欢的情怨,聚会时学长纪鑫生唱了这首歌,孤陋寡闻的老俺没看过胡雪岩,那天是头一次听这首片尾歌,居然是刘欢词曲,词好,曲好。刘欢唱的好听,于魁智唱的也好听,各有千秋。

1114:近两天晚上气温零上,很舒适的温度。红舞表演结束几天了,一切都恢复了正常,但是我的出门时间依然很晚,没有约束便没有自控,本老土实在是太差劲了。安逸令人散漫,散漫的状态最易丧失生命活力。

1115:昨晚农展馆里边停电,大伙跑到外面路灯下跳舞。结束后都直接回家了,我和刘悦进到里边,刚好有最亮的月亮。在月光下锻炼,很美很享受。有舞友通告,今晚里外全黑,她们都不去了。有月光有有月光的美,全黑有全黑的美,我都会去农展馆,享受无人的安静和美好。

1116:几十年来一直是,生病昏睡,失血失眠。最近没病也昏睡,可能是在消化精神垃圾。老妈对我们仨都不满意,总有一个或二个坏人,剩下那一个稍好。那个稍好的人就得听老妈唠叨另两个坏人的言行及老妈的分析结论,谁轮到这个位置都很难过。明知老妈想的说的都不对,也不能纠正,一纠正老妈更生气,只好听着吧,谁让她是俺妈了。可是听着就堵心,没法不堵心,她又不是路人。我已经强悍很多了,还是很堵心,昨天接了老妈三个电话,晚上脖子疼得不敢碰,昏睡一夜才不疼,不懂生理结构,可能是淋巴吧。 昨晚我们一行5人集合去了农展馆,在黑暗中运动赏月,可惜空气不好,早早结束了。咱家这边是郊区,空气比市区好,但农户多,夏天没啥,冬天他们烧柴火,空气就相当不好了。啥时候把他们都变成用煤气有暖气的城里银,我们这边冬天的空气才会好。

1117:喜欢边吃饭边读书,明知道这习惯不好,改不了,单纯地吃饭不香。但有些书是不能吃饭时读的。今天中午把买来六七年还没细读的洛克的《中国西南古纳西王国》搬了出来。这本书2009年在丽江看到,因为太沉没买,2010年带样子去丽江,说起这事,她说邮寄啊。是啊,我咋没想到呢?欣喜买下寄回。回家后一直没急着读。书很沉体积很大。每次看着它躺在书柜里,心就很激动。翻开书页,看到洛克的二张头像,一张年轻的,一张年老的,心想,不知间隔是否是27年,没深想,就赶快把书合上了。接下来,只安心吃饭,没读任何书。一是没心情读别的书了,二是眼睛和鼻子的四条小溪一直在消费面巾纸。宅得很舒服,以为梦想死了,其实它一直潜伏着,弱不禁触。   有老友问:只要你好好地活着,谁病了?严重吗?——只是想起一位友人,于是打下几行字。

1118:昨天中午顶着太阳出去运动,空气不好。晚上以为更不好,快8点才出去,风大,空气居然比中午好。   样子快做母亲了,她发给我一首新写的诗,读后很感动。回想我自己当母亲的日子仿若前世又恰似昨天,人真是很矛盾又多侧面的生物。重温我写的育儿日记,偶尔会被自己感动。样子说,诗的最后一句是梦中的,于是便写了一整首。或许现在的她并不明了最后一句的真正含义,我也是昨天读了今天又读才明白,我也是那片金黄的生命群体中的一个,在等待上天的收割。在被收割之前,应该好好地享受金黄的生命的美妙。(样子 2016/11/18 18:47:01 写的时候倒不是这么想的 应该是指生活中还有很多等待体验的新奇事物


样子 2016/11/17 12:07:18

写给我的孩子

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来的
每当我思考这个问题
都觉得十分神奇
也许你来自洪荒宇宙的深处
那可能也是我的来处
而我并不自知

每当我坐在窗边
抚摸在腹中频频蠕动你的身体
仿佛我们在空无一人的山巅
听山风在空谷中来回奔跑呼啸
我知道你就在我这里
却感到异常的孤寂

每当我抚摸着腹中的你
回忆起我所走过的路,见过的风景
那些有趣的曾与我擦肩而过的人们
企图把这些记忆的音容与你分享
又觉得万分惭愧
在你引领我进入的梦境之中
在蔚蓝的湖面和被冻结的海涛之上
时而扶摇直上时而盘旋俯冲
也许你更为接近宇宙本源的秘密
可我已经忘却

每当我想到自己即将成为一个母亲
我的孩子
我就感到无比的荣幸
在千万人中你选择了我
在这短促的生命里
与你一同走一段路
而我又无法自抑地感到悲凉
你自荒芜中来
又终将归于这世上的尘土
自始至终阿
我的孩子
你并不属于我或任何人

然而我还是会欣然牵起你的手
在你从弱小的形体里挣脱之前
我将带你看到这个我们所寄居的世界
尚有许多的美好
比如花开,比如春天的归来
当我推开窗口
迎面还有大片大片金黄的
等待收割的生命

风清  2016/11/28 23:43:50

清平,才去你那里,看到祥子的诗,感动莫名!一个孕育中的精灵,一个孕育中的母亲,万千世界中一次偶然地相遇,却是那样的神秘,神圣和甜蜜。我们是谁,来自哪里,要去哪里?读祥子的诗,寻找我们自己,我们的父辈和我们的孩子。好久好久没有读过这样触及心灵诗作了,谢谢祥子。

1119:天阴得很沉很暗。我睡得很多很死。吃过早饭已经是下午3点。

1120:昨天早上往楼下看时以为下了一层薄雪,晚上来到楼下才明白是先雨后雪再降温,路面似镜,行人稀少,走得吞吞吐吐,很不痛快。  并不是每一个个体生命都能活到“金黄”时期,像银杏树一样,经历过同样的春夏秋,到时候,有的树一片金黄,有的树仍然绿着。无论颜色如何,到了收割时节,都得了结。  关于动迁的传言不止一个。到哪里买房还没拿最后的主意。一六年过得平淡平庸,一七年难得平静安逸,无论怎样,该来的都躲不过,只能挺着,面对,一步步去做。  昨天起得太晚,只吃了一顿饭,今晨饿了,也没早起,下午一点之前吃上早饭算早了。

1121:本老土真是孤陋寡闻得很。只1990年秋末去过一次南京,当时刚从黄山败下阵来,爬栖霞山倒成为最先登顶的三人之一,那时很有名的栖霞山在我眼里就是个土包子。因浏览的顺序不对,若先栖霞后黄山就全美了。今天在网上看到“春牛首、秋栖霞”,第一次知道牛首山的名字,2012年秋启动,2015年秋完工,首期斥资40亿打造的世界级佛教遗址文化公园就在牛首山。只看图片已经十分地震撼眼球,但震撼的也仅止是眼球,心中涌起深深的不可扼止的悲哀……2012年在派乡变了味道的原始寺庙里悲哀过,2013年在金碧辉煌今非昔比的灵隐寺里悲哀过,而今天的悲哀更胜从前。金钱只能打造光艳的外相,却无法弥补内在的缺失。一个无用的退休老太,想人类的时间并不少于想自身的,很可笑,也很可悲。    一遍又一遍地重读样子的新诗,读得莫名的眼泪在眼框里转。样子很小的时候就经常出语惊我,令我一点儿也不敢掉以轻心。现在的样子更是本我与自我都异常地鲜明,她什么都对我说,所以我了解她自我的想法,也知晓她游走过的梦境,她诗中的每一句话我都知道来处,其中的有些深义,我甚至比她更清楚。他说,这首诗不像她这个年纪的人写的。只能说明他并不了解自己的女儿。我一直清楚,她是我的女儿,但她是个老灵魂,我时常需要仰望。

1122:今天没继续昏睡,上午10点多就起床了,看来不用去看医生了2016琐事记(11月) - 清平 - 清平世界   天晴了。翻腾书架,找到一本泰戈尔的诗集。1980年之后我买过几本泰戈尔的诗集,都不是1969年小修借给我的那一本(或许是第一次读吧,有一种必然的偏爱),几次去书店都没能如愿。今天找到的这本诗集是1958年版,1984年第4次印刷。前面大部分内容是泰戈尔死后他的朋友们编选的130首诗歌或歌曲。后面一小部分才是故事诗。为了故事诗买了这本书,前面部分始终没细看并看全过。不是很喜欢那些诗,也不太喜欢冰心的翻译。而故事诗的序诗我之前也没认真地读过,因文海学长提起,才头一次认真地读。人说人生易老,是人的自恋,世间的一切都易老啊,只是人只注重自身的衰老而已。这本诗集很整齐,像新时一样整齐(我的书看过多少遍也是新的,因此不愿意外借),但是纸已变黄,黄得很好看,看来纸老了可比人老了漂亮得多2016琐事记(11月) - 清平 - 清平世界   流连在听火车的宝贝的博客里好几天了,在她的游记里思考、共鸣、大笑或流泪。流泪这事变得越来越难,有时多天不流泪感觉眼睛需要冲洗一下,却怎么折腾也折腾不出眼泪来,只好强制性地打几个哈欠,但哈欠的力量太小,挤出的眼泪不成滴2016琐事记(11月) - 清平 - 清平世界   在博友的博客里看到:看看自己的家!卫星定位地图——点击进入,拉到阿里,无图区。失望地出来,有无家可归的失落感弥漫胸间……

接玉芝电话,周四(11点)到富雅小聚(月华、光伟、冯欣、俊哲、前玲)。她的这次请客是我们班大聚会时就有的想法,难得这几个人都在沈阳,月华刚从天津回来给老妈过生日,俊哲更是满世界地飞。玉芝说不好意思请我,因为我不吃不喝的。我说我愿意去坐着。能推的活动我是一定推的,就愿意宅在家里,但初二戊老同学的聚会我是一定会参加的,半个多世纪的情缘哦。

1123收到小川发来的文章和几首诗。在我的同龄人中,小川是个奇葩,年岁渐长,阅历愈深,激情有增无减,童趣日益更新。他写的东西半文半白半正半野,不熟悉的人还真是不易读懂。小川是个永远忙碌着永远能发现新奇永远不会寂寞的人。朋友,能给他人常新的想法和不灭的激情,是很可贵的品质。在网上瞎逛,看到王在田在印度拍的一张莲花生像,立马截图下来。我认不出释迦牟尼,但能认出莲花生,不仅因为很有特点,也缘于一种缘份。

1124:今天是感恩节。东道主玉芝订日子的时候并不知道。我们七个老太婆几乎没开小会,始终是一个聊天群体,聊得很爽。我们都奔七了,凑到一起仍然有当年小女生的影子,本性没变。一次非常开心的聚会。感谢玉芝给我们创造了聚会的机会。感谢俊哲发给每人一双非常柔软的手套。每天的每餐饭前我都会感谢天地和人类给我这餐饭。今天我想感谢的更多,感谢上天对我的照顾。感谢所有的关爱和温暖给予我信心。感谢所有的挫折和磨难给予我坚强。感谢初二戊同学给予我手足般的友爱、理解和认同。

2016琐事记(11月) - 清平 - 清平世界 

1125:许多年来,无论是家宴还是聚会,我每次从饭店回来都很累很疲很难受,得缓一至三天才能恢复正常。昨天是一次例外,出发时觉得路上空气不好,乘空调车头晕,进饭店感觉很缺氧,但是归来后并无不适感觉。昨晚躺在床上突然明白:缺氧、烟味和荤味对我的影响不会太久,需要消化的是负面气氛,而这气氛不是言行表达出来的,是如花香一样从人体内辐射出来的。参加昨天聚会的几个人都比较单纯善良,没有负面气氛。这样的聚会很适合我。今天起床后刚把火点上,接到玉芝打来的电话,她担心我参加聚会累了。我说很好很快乐。  冯欣发来我们昨天的合影,一帮天真的老太婆2016琐事记(11月) - 清平 - 清平世界 月华过几天要回天津了,她说找一天到我家这边走走。好呀2016琐事记(11月) - 清平 - 清平世界 与发小在一起聊天是很享受的事。聚会之前的盼望也是甜蜜的。聊得投机聊得爽,可遇不可求。关于易经,关于宿命,关于唯心唯物,我们都没深入聊呢。形而上,形而下,与对的人在一起,聊啥都有意思。

1126:卡斯特罗死了,才90岁。有点意外。我10岁时以为他很老了。这么多年他似乎变化不大呢。  人真是有趣的动物,时间越紧越想做事,月华要回天津,我要去新加坡,于是同学小聚多了起来。明天去妈家,后天富雅四人小聚,大后天农大三人步行。周四之后我也有想再聚的念头,但没说,结果她们先张罗了。大家心有同感哦。

1127:一直为不能准确地用语言和文字描述梦境而困惑。一个绵绵长梦亦如一锅有滋有味的浓粥,而一到现实中就只剩下几颗干巴巴的饭粒儿了。24日清晨做了一个长梦,好几天没想明白,今天吃饭的时候恍然大悟。梦很长,但能说清的部分很简单:我拉着一个两三岁的男孩,走在一个白衣人的后面。白衣人中等个头,清瘦,背笔直,走得从容稳健,我却怎么也追不上他。我不清楚自己与他的关系,也不清楚自己与男孩的关系。我只知道白衣人要死了,我不是很难过,因为知道他的期限到了,必须走,但我对他非常非常地不舍,拉着男孩追着他走,实在追不上了,我让男孩喊太姥爷,男孩张大了嘴,却喊不出声来。我心一急就醒了。梦境深刻,忘不掉,又解不开,这几天一直在想。开始我以为是前某世的记忆,今天忽然明白:那个男孩是样子的儿子,那个白衣人是我父亲,只有这样那声太姥爷才有的放矢,也只有这样我在梦里的那份深深的不舍和不离不弃的追赶才有的放矢。想到这儿,眼泪出来了。好想好想我父亲……我把梦境拷贝给样子,她说:对呀,应该是这样 我以前梦见我姥爷也是白色的衣服 估计跟天使差不多吧     今天去妈家。来去公交车都十分顺畅。妈把大舅给的粉状营养品放在面粉里,妹说,今天我姐来,别放了,她不吃。妈坚持,说你姐吃不出来。妹说,你还不了解你女儿啊?你不是亲妈呀?妈不管,硬是坚持,妹只好依了妈。我到妈家时,面已经和完了。我说,有股什么味?妹说,刚炒完馅。我说不是馅味,是面味。看到窗台上放着妹做的面包,我说是面包味吧?妹说昨天做的面包。做包子的时候,我觉得面味儿不对。问我妹,你糖放多了?妹说不多。怎么都觉得不对劲儿,忽然想到,问:面里放粉了吧?妹说,妈不让说,我就没说,其实你一进屋就闻到味儿了。我说我鼻子好使呀,你炒馅的味都没压住粉的味,香精太重了。我马上和了一点儿硬面,包了几个饺子。包子我尝了一口,没敢吐掉,硬咽了下去。妈不理解会生气。

1128:今天四人小聚,月华,前玲,玉斌和我。还是富雅,时间还是11点。我比上次出门早,但到北站的168比我还早,害得我等了17分钟,过去两趟马路湾的,北站的才来,迟到2分多。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主题,五花八门,没有尽头。棋逢对手才有意思,聊天亦如是。因玉斌要接孩子,我们下午3点多就撤退了。我没坐168直接回家,与月华玉斌坐117到大东门,去月华家聊到6点才回来。同学手足,情义无价。坐着聊天,居然挺饿,我在饭店吃了一块小米发糕和好几块绿茶小饼,小饼油大,到月华家一气吃了五六个桔子,食欲大好2016琐事记(11月) - 清平 - 清平世界 如果是大聚会,我一整天都不饿。

1129:好久没去东陵后山、龙潭和浑河了。下午1点,月华冯欣我在218终点集合,去时走浑河,回来走龙潭。到处在修木栈道,明年更好走。浑河主河道在大坝处截流了,副河道水流汹涌。在干涸的主河道边上看到一些大雁和两只白天鹅。有两个男子在用单反拍鸟。冯欣和月华用手机拍。我啥也没有,站着看。天晴得很透,是蓝的,温度较高,大雁在水边开心地走来走去,吃游客喂的食物,在水中拍动翅膀或排成队游动,挺好看。我头一次近距离看大雁,加上冯欣解说,终于弄明白大雁和野鸭的区别了。样子从小就笑话我管大雁叫野鸭。我的脑子有些问题,常忽略细节并出现盲点,不是眼睛的问题,被人提醒时能看到。同样毛病也体现在对野菜的识别上。冯欣张罗明春挖野菜呢。我们仨一直走到鸟岛,那边冰多,无鸟。晴朗的河面安静得很好看。真该常来享受,可惜太懒。东陵的空气明显比俺家边好。俺家边明显比市区好。在哪儿买房一直没定下来。今天想到最好是东陵,还有什么比空气更重要呢?一切都可以从头开始,只要有好的空气。龙潭边上蒲棒残骸用火烧了。我以为是节省运输采取的办法。但冯欣说残骸鱼可以吃。昨晚看天气预报,说今天雨加雪。今天看天气预报,小到中雪。月华说没想到天气这么好。我说,人品好啊。然后,我讲了我家的天气故事。冯欣讲了俊哲的天气故事。天气也是有情感的呢。

1130:昨天的雪今天下了。边下边化边结冰,路有些滑。降温后会很滑,暖雪适合堆雪人,对人行路破坏性很大。虽然人人小心,但骨折的人仍是挤满骨科医院。  样子决定退他的机票。我和他确实没法共处。他出口的话永远是叽叽歪歪酸味十足,我一听心就翻个,毕竟有三十多年的前科。水火不容的两个人只能远离。并不是我有多么格眼不容人,除了他爸,还真没有人愿意与他近距离相处。在校群班群里他也不是受欢迎的人。虽然他已经改了许多,学会了说好话,但毕竟是教的曲儿唱不得,学得了皮毛学不到本质。  昨天徒步时间短,没聊够,晚上8点多我打月华手机,她已经躺下了。我们聊到中途有电话进来,之后她又打过来,中途突然断掉,我又重播回去,直聊到近11点。洗澡,入睡,醒来时以为七八点,表针显示九点半。阴沉沉的一天,一泡就过去了。太晴懒得干活,嫌晃眼。太阴也懒得干活,嫌暗。再不干活时间没有了。明天不管啥天儿,必须得干活了。

 冰红茶 2016/12/5 21:33:22
感谢。我明天回天津。你也快要启程了。祝福你,祝福样子,祝福即将出世的小宝宝。
冰红茶 2016/12/5 21:38:20
看到孩子你会有别样的心境,要比你预想的快乐。而且许多认为自己不会干的活都会很自然的干得很好。我就是这样过来的。你会比我更能干。
冰红茶 2016/12/5 21:40:01
注意休息,还要吃好饭。 
《前目的地》《恐怖游轮》
  评论这张
 
阅读(383)| 评论(1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