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平世界

凡所有相 皆是虚妄 若见诸相非相 则见如来

 
 
 

日志

 
 

万变不离其宗(小川原创)  

2016-05-26 12:20:47|  分类: 川文留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万变不离其宗

    本文人物纯属虚构,切勿对号入座!

  潮流当下,深切其中,不能不我日异的统一场视点,更顷注于事物间关联,这不,昨又一件,竟一位老女人的挥之不去也勾起着我的父母不能成眠…本来,在自去年九月至今尚未完笔那篇之前着实不想再夾三儿写点儿什么了,却是树欲静风不止,凌晨三点由不得己又掂起了笔。
   小闵,我的一位小学同学,早年丧夫,独自含辛茹苦拉扯一女,果然历经留洋多年,大高知,大白领,回国后,真能挣…昨却突接小闵电话:我真不好意思呀找你…她说,我那闺女,打电话不接,发短信不理,咳咳,没办法,不理不理罢…可微信里的好友资料全都没了,屏显提示让电脑上找,这…可怎么找?嗄…什么叫ID呀?‘不理不理罢…’我听到了她的作舔唇声,那干涩的余响久久萦绕着我,久久…
   这一夜,我一直深陷在好友资料之于一位孤居老人意义的辗转反侧之中,我想,她的精神寄托还可能有些什么?随着老迈,身况愈差,多少的不遂,渐致亲朋故旧咫尺天涯面晤成奢,此时,一段微信交谈,甚至一帧很不精美的存照,也都是弥足珍贵的瞬间拉近,很有可能,仅受之于不经意的一句问候,或触屏中一帧久久凝视,一整天都会变得有滋有味儿起来,可那闺女,真是彼心不知此心凉呵…小闵和她闺女,从未间断过时有耳闻,谁不想孩子有出息,应当说,闵的顷力打造,而后也算是有出息了罢,但是海归后种种反馈信息却不能不我特别感触,究竟是什么机理比传染病还要厉害,非但能其一个纯法制国度的清简冷束环境也一并将高知熏熏冷情,却又根本无需互联互通,一旦回到母国,便是唯力道,无韵道,愈擅长切分对错,愈不知难得糊塗何物,自然而然就归类到了一种跨国界标志性自视甚高的板型具像?如此不胜多元,谲诡大千,反愈异心灵窄缩,面对这好一派当今通象的时下世界,故在‘台’文中我曾有言:’在当没有外力推动其内提高而不具备跃迁升华势能的条件下,人心内能的自流固态,一定是朝向着最省力最低成本方向的’。
诚然各有各的老人,各各老人各有不同,但理儿都是一样的,为儿女者,本当各拿各的难得糊塗。此次母亲病危,曾与弟有过约定:这回情况不同于爸,咱不请护工,是万一不测,希望老妈最后一眼中是亲人而非护工…弟没得说!事实也是如此,接屎端尿,按摩擦身,弟做的不错,故我们颇得邻床那位患者之女的望而兴叹:我见过儿子孝顺的,但没见过儿子这么孝顺的。她与我们同辈,经历也大抵相仿。但既便这样,接班时也常见老妈都很阴起脸来了,弟却还在一径夸夸其谈絲毫看不出个眉眼高低,甚还时不时半真不假的来上句‘老太太真难伺候’…又出院后当日下午再返二老家中探视时,一愣:哟喂,老娘嗳,怎么啦这是?啍,我刚才跟他说啦,咱就最后这一回啦,以后哇,我再也不用他啦…我骂他,我骂他,闻听,母亲连又忙慌:注意分寸,注意分寸…我点点头,短信立刻发了过去,弟回说,我没招妈。立回:是呵,招没招你连感觉都没有,还指望能改嘛你!‘你弟他也是很有自尊的,希望你不要太过火’耳边立刻湧起了母亲常常予我的提醒,就把短信里的‘他妈’二字抹了…五月十八是妹的生日,跑了很远,与弟先后聚到那家医院,又提起来这事,弟说他都郁闷啦,你有什么可郁闷的!我当即来气,他倒从老远开始摆起功来,夾三带四着老妈多少多少的毛病谁都比不了他门儿清…打住,打住,我不要听!你给我压住,少来!
就一般意义而言,应对家事,早跟弟谈起过我的持守:每人都有不小的毛病,又相互间无不拿毛病之眼看对方乃是历史性家庭无休止混战的根源,故我主张一概难得糊涂强行压住,稳定,头等重要!好事必然缓成,没稳定就不能缓图,那是必需要建立在不遭际混乱不被撕破脸皮的基础之上,赖稳定得从容,非不历经一番漫长艰苦默默的摸索努力必不能得到好结果的,更况自己的父母,已然多么的老迈。于即开问:咋着,看你这意思非要跟妈弄个一清二白不是?否则你就要郁闷,且不说你究竟有多高认知,既便你对个一星半点儿,或就算全对,可老娘以后还敢使你不?妈要心里不痛快,方方面面你想去罢,是斤斤对错一时你重,还是顺心少恙为计长远老妈重?当今,又有多少家庭理清而情绝,还正少见着了吗?说,说,说,还说!还说!那就换个角度!
话锋一转:好,既然你这么明白个人儿,那我可就要问问啦,咱老娘身上非同一般的优点你可知道些个?哦…?茫然…那好,那么我就告诉你,至少有三点,你听着…依次过后,一并妹也憬然敛容…接着:瞧呵,你多精明呵,甚至妈身上一点点小小瑕疵都没能逃脱你的法眼,莫不解析的头头是道儿,却如许大优点你半点儿都没发见,不觉得这反差太大了点儿吗?你的敏感呢?观察力呢?何以从不自问自个为什么?就此,所谓尽孝,可就远差着行市啦,出力不落好,只在于唯力道,无韵道,不心通,那不管你出多大力,妈非但体会不到你的尊重,且老人的极度敏感之心,反而每每在受着类似嗟来之食恩赐般的刺激,‘你不懂,你不懂,你啥都不懂’,告诉你,妈已经N多次给我学起过你那不屑一顾的样子啦!细细想来,其实我们早就应该注意到一个细微的变化了,不是吗,忽然有一天,爸妈对我们的一点点付出都开始不停称言感谢起来…每一个老人都是一部历史,莫不在随着时间推移发生着微妙的变化,要抓住时间点,引以深思,谨言慎行,讨二老欢心,出力更要达于心。尚书云,恃德者昌,恃力者亡…就这等,比经历,想过没有,早晚,我们可能还远不如今天的二老呢…
 继又谈及一事,是老妈在电话中向我重复老爸的话:这个小川,回回我怎么搓,怎么洗,他从都没急过…是的,念兹在兹,我深知那是每次奉老爸去洗澡时他首先的最大顾虑,能解其忧,自显知察,我从老爸的话语中品味到了注重细节的结果,成就感由衷而生,既得到认可,也是一个克己的过程。还不要说急,被暗示到都不能有,我想我,之于年纪巨差的老爸心上,私下认可的份量远重于明面随夸,也是我对我身所必然性前瞻尊重的结果。故每次半是差强,半是诓哄,直待该搓的都搓过了之后,便静静的侍立于一旁任由他去,并不时从他的身体看回到我的身体,彼一个灯烛将尽,此一个生命尚健,没他没我,不他我何来,唏嘘,唏嘘,每以老父为镜,逆向观己,当更没理由要急之时,他的历史便也迅即展现开来,并不随着一个人的老去湮灭了我心目中那些曾经的可称絲毫。于是更语于弟说:对二老过往历史的尊重,流畅其当前历史时间点的尊重,是这前后承续关系的把握,也同等于对国家对社会的道理。所以将我一向统一场视点,拿你的泾渭对错而孝力不达于心,与你对历史社会伟人所贯持的偏激观点来看,怎不是如出一辙同一渊源。故此我也同样坚信,以当今的大环境,尤其自工业化时代陡然遭境数字化进程,更被分割分时取样的高效所靶映到的骄宠恃力清分观物,致使人心内能的自流固态越发朝向着最省力最低成本方向的条件之下,那么一个惯好诌民主雷人权声色俱厉如丧考妣之人,也必不是一个能真正至孝之人,不信你就找找看。
16 5  25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