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平世界

凡所有相 皆是虚妄 若见诸相非相 则见如来

 
 
 

日志

 
 

2017琐事记(3月)  

2017-03-05 13:30:20|  分类: 杂事小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1:记得上学的时候3月1日是开学的第一天。睡之前提醒自己今天要起早,真起来了。有进步哦——表扬自己一下2017琐事记(3月) - 清平 - 清平世界 早上跳舞的地点不确定,根据微弱的音乐声判断,没走错路,耳朵很好使哦——再表扬自己一下2017琐事记(3月) - 清平 - 清平世界 连续变暖的天气在今天早上突然又冷了起来,北风较大。我去之前只有三个人在跳。我去之后又来三个人。总共七人。出门之前喝了一小碗黑豆芝麻粉,跳1小时之后肚子饿得厉害。  去妈家。包子的馅没对妈意,下次改正。妈行动更吃力了,家里脏得很快。5个多小时连续干活,身累,心更累。大声说话很伤心脏,有点吃不消哦。对着妈的耳朵大声说,有时妈还打岔,听力明显下降。妈抱怨,说我妹对儿子比对老娘好。我说,一年回不来几次,好是正常。妹去妈家次数最多,为妈干活也最多。

32:我昨晚赶去跳舞时已经结束,正好没力气,在农展馆院里做些软运动,呼吸些新鲜空气(与市区相比)。在妈家很耗元气,睡了10小时,感觉好多了。几乎每一个人都是固执的,谁也改变不了谁,只能正视现实。总算说服妈同意按摩,今天妹与按摩师也联系好了。妈总期望有一种保健药能让她返老还童。我告诉妈那是不可能的,不要再上当受骗了。身体不往坏变,就是好。

33:初中班主任说我单纯,心里很不服气。同事说我不食人间烟火,心想我哪顿饭也没少吃啊。从样子家回来这段时间补看了两期小说月报,小说中的生活比我的生活糟糕无数倍,看得非常堵心。读小说月报是想从小说中了解社会以免闷在家里离人间太远。今天读到白琳的《Munro小姐》,顿时恍然:单纯和不食人间烟火不是绝对的而是相对的。如今高学历的年轻人所关心的和追求的也如此世俗甚至低俗,严酷的现实以及没有信仰和理想的社会把他们打造成了这样。我们小时候被虚假的理想主义熏得太狠,时至今日这帮老家伙们依然激情不减,生命不息,折腾不止,沈阳一中微信校群里人数与日渐增的现象就是反射太阳光的一滴水。在任何社会环境中总会有人在世俗中挣扎着并奋斗着,因为TA清纯的本质使TA无法与世俗同流合污。生活在红尘中却不食人间烟火的人是痛苦的也是幸福的。

34:小时候我很享受学习,老了学点东西真是费劲。去年8月至11月好不容易从哑巴英语向文盲英语迈了一大步,几个月的空白之后又退回到原点。退休意味着懒散,懒散之后大脑就开始懒惰,懒惰的终点是痴呆。运动的事若能每天坚持则会成为生活内容的一部分,空白一段时间就会懒得出门。头脑和身体都闲不得,闲了会出毛病。人生的任何阶段都需要一点压力,不能太安逸了。如果自己无力制造压力,就全靠友人的督促了。如果不是刘悦追的紧,我早就放弃英语学习了,很感谢她。   平复兴奋需要时间,化解郁闷更需要时间。三月尽管仍然很冷,也算是春天了的草都蠢蠢欲萌了,本老俺也总算轻理完身心垃圾又活回了自己。   本老太是最强大脑的忠实粉丝,跟踪了四年。不播的时候年年盼,播放的时候天天盼,每周一次的最强大脑是我的最爱。昨天这集把我看哭了,是被王昱珩的人品和兰德的诗句感动哭的。王昱珩是奇人奇才,极具人格魅力,他离开最强大脑令许多忠粉不想再看最强大脑这档节目了。我也有如此想法,但我还会继续关注,因为于我而言实在没有比最强大脑更好看的节目了。大家都叫他水哥,水哥的能力无世人可比,别人来挑战他,他是不屑的。节目组非要安排他来参加比赛,他也只能陪着玩玩。水哥是骄傲的,骄傲得真诚又可爱。这场比赛他没想赢,因为赢了也没有意义,所以第二题他用了超长的时间,只为享受这个过程或是别的。最令我赞叹的是他的微笑和他的离别感言。比赛之前他背诵了兰德的两句诗:我不与谁争/ 谁与我争我也不屑。比赛之后他说“后面还有:我热爱自然/ 其次是艺术/ 我用生命之火/ 烤着双手/ 火萎了/ 我也该走了”。这几句诗被水哥修改后用在这里真是太美了!网上的视频上有“水哥惜败退赛”字样,哈哈……真是天大的脑残人才会如此理解,也难怪,国情如此嘛。明眼人都知道:水哥不但没败,而且赢得漂亮,非常漂亮!“用生命之火烤着双手的人”不屑于与这个世界争锋。魏坤琳是很招人喜欢的科学家,但是与水哥相比,叨叨魏的光辉顿时暗淡。流动字幕上有一句:最强大脑就等着掉粉吧。

35:周五播出的这期最强大脑有些细节无法自圆其说,于是我到网上去寻找真相。原来录制现场的群众早在2月份就在网上公布了真相和录音。我没想到最强大脑这块绿洲也黑了,无比失望。天才若无人品很可怕。越来越急功近利的家长和学校正在努力地培养着更多没人品的天才。脑粉群多是学生和年轻人,像本老土这么老的脑粉不多。但年龄不是障碍,本老土与那些挺水哥的年轻人一样为最强大脑痴狂或悲伤。中国不缺天才,缺的是王昱珩这样的王者——这句话不是我说的,但它说出了我的心里话。  3月琐事记不显示了,退出登录查看,情况属实。重发仍然不显示,只好从零开始。旧内容留在老地方,没空去查MG词。   起早去参加陶然的婚礼。我和陶然母亲是同事。陶然是样子幼儿园的发小。三十多年过去,陶然长相没啥变化,只是个子很高,仍是一付文质彬彬细细瘦瘦状。婚礼是熟人主持的,少了婚庆公司主持人的那份圆滑和世故,多了几分文艺和诗意,是我喜欢的婚礼,未必合大多数人的意。大部分人参加婚礼先是大声聊天然后大吃,鼓掌的事都懒得做,掌声稀落很让我着急,自己尽量用力地鼓掌,拍得手疼。嗓音太大,我很吃力地听着主持人的串词和VCR里的旁白,这些内容都是他们精心准备的,倾听是一种尊重。同时我也可以从中得知很多孩子们的情况,免得再听家长唠叨了。今天阳光很好,只是风有点大,气温有点低。  今天是惊蛰。小时候莫名地觉得这个节气有点诡异,于是就记住了。可能是因为对惊蛰二字半懂不懂吧。这个节气对我是否应该有点督促作用呢?2017琐事记(3月) - 清平 - 清平世界

36:发现一本可读的电子书《人其实有两条命》。只读了序。眼睛不行,每天读一点。我觉得,序中提到的每一种对梦的诠释都有道理,只是各观点的侧重点有所区别。我一直以来都认为有些梦是灵魂的经历,正与古人暗合。因此,我总觉得自己是原始初民,在冈仁波齐转山时对那些荒凉场景有似曾相识的亲切感,便都顺理成章了。 

37:又起了一次早。昨天起得太晚只吃了一顿饭,晚舞回来很饿没敢吃东西。虽然晚上加餐对增肥有好处,但胃肠难受,还是得以舒服为重啊。今早6点喝了一小碗黑豆芝麻粉才去跳舞,最后好几位舞友都说饿得跳不动了,我又去玩了一阵子健身器材。离我家最近的健身房在保利,自己没车不方便去,家边要有就好了。原本没啥感觉,从样子家回来之后感觉小区内的健身器材太烂,但也聊胜于无。起早真好,时间一下子变多了。还分享了一群喜鹊的清晨狂欢,从鸣叫声可以听出是年轻喜鹊,但一个个都长得很肥大,我们这边连续三家(农展馆,农科院,农业大学)的生态环境都适合鸟类生存。翻出久置不用的相机拍了十几张。眼睛怕光,戴着墨镜,测光都是瞎测的,明一张暗一张的,PS软件升级后也不会用了,懒得研究,就只能素着看了。手机没有,电视没有,其实电脑和书也应该省着点看了,可是——啥也不干还活着干啥!

2017琐事记(3月) - 清平 - 清平世界

 平袆,给你发一张。这是第一张。后来喜鹊飞走了,就这张喜鹊多,原本更多,没拍到。欣赏的时间太长,想找相机时为时已晚。PS软件不会用,只用了剪切。它们在我家南面那幢楼的楼顶,阳光刺眼,我看不清没法测光。

38:这个节日我总想不起来,但每年都有男性友人祝贺。他们都是模范丈夫。

39友人转来张抗抗的《丑陋的老三届》,我看了个头就关掉了。似乎是老作品,或许是新的,无论新旧我都不想看,虽然张抗抗是我曾经喜欢多年的作家之一。给友人回信说:老三届是一个众说纷纭的话题。我2001年刚上网的时候,老三届们关于这个话题讨论得直吵架。无论是老三届还是知青,都是一个太笼统的名词,这个名词涵盖的人物分散在社会的各个阶层中。在曾经是老三届和知青的年月里大家还年轻,分散到各个阶层之后,每一个人的想法、立场以及文化和修养都大相径庭了。在这帮人的晚年再来谈老三届或知青,我觉得意义不大。每一个人都反思自己就足够了,个体差异实在是太大太大,任何一位曾经的老三届或知青来谈论这个话题都难免局限或偏颇。  今天是个好日子,心终于收了回来,学习进入新阶段:把第一课几处似是而非的连读都弄懂了,感觉像做智力题一样好玩。心情好效率就高,做了不少家务2017琐事记(3月) - 清平 - 清平世界    做了个清晰的梦:我带着十几岁的样子在街上走,看到卖水果的,就停了下来。在梦中是一种熟悉的水果并且知道味道,可是醒后就完全不知道了。是一种粉红色的水果,像胖茄子一般粗,有冬瓜那么长,是直接从果树上摘下来,朝上长着,植株上有一个完整的套子,水果生长在套子里,水果非常娇嫩脆弱,酸甜多汁。称好了,摸遍所有衣兜——没钱!这水果难遇,非常好吃,我舍不得放弃,对售货员说,请帮我留着,我去找人借钱。于是带着样子往别处走,遇到了他,他说他也没带钱。我说,你背着包,包里肯定有钱。他不得不借给我。我带样子往回走,想把钱先放兜里,结果发现裤兜里满满都是钱,胀得鼓鼓地。我顿时傻眼了,如何跟样子交待啊,妈妈怎么说谎了啊!可是这钱刚才真的没有啊,正急着不知如何解释时,醒了。  

上网看到一堆垚垚的照片,喜出望外2017琐事记(3月) - 清平 - 清平世界2017琐事记(3月) - 清平 - 清平世界 

2017琐事记(3月) - 清平 - 清平世界爷爷教的军体拳没事就打两下子。左手的握法与样子小时候一样。右手看不清,好像也一样。   晚上烟气太重,加上有点吃多了,我到了农展馆,没跳舞就回来了,结果好几个人也都回来了。
样子和北北晚上看了灯光展览和画展。有垚垚爷爷奶奶强有力的后盾,真幸福。
2017琐事记(3月) - 清平 - 清平世界
灯光展览作品之一。样子叫它狮身狗面像。我觉得像宇航员。
310:中原早已春暖花开,沈阳仍是冰雪残存。大马路没有积雪,阳光照得到的小马路也没有积雪,从我家到农展馆的小马路刚好在农科院的两座办公大楼的北面,终日不见阳光,温度高时,积雪白天融化,傍晚半水半冰,十分难走,坑了俺这眼神儿不济的。  昨晚没跳舞,回来开电脑,又是凌晨3点睡觉,恶习难改哦。

311:每一天过得很快,每一周非常漫长,因为我盼着看最强大脑。最近两期看得真是堵心,前三季每一期看后都能兴奋很久,第四季没有兴奋,只有堵心。上一期王昱珩离开了,很多脑粉说不再看最强大脑了,我还在期盼着。这一期居然有两员老将离开了。明显有实力的郑才千被奇怪的规则淘汰了,无往不胜的李威再怎么掩饰也是故意输掉的。最强大脑沦落到这个程度,伤了太多太多脑粉的心。  今天勉强起早想去妈家,没想到妈把小弟利用了,让他买了供品并擦了地板,没活了,不让我去。妈又折腾一种药,说止疼。药是送水工推荐的。随便什么人说句话都比我们姐弟仨管用。妈要是不折腾点药使用,就没着没落。只要没啥大的副作用,就随妈去吧。谁也改变不了谁。

312:补记:感冒第二天。几年没感冒了,这是今冬第二次感冒,上一次在样子家。感冒需要两个条件,一是外因——冻着了,二是内因——上点火。这回的火究竟是啥不清楚,能想出来的有两个:一是最强大脑看得很堵心;二是给舞群拷贝舞曲时把电脑的USB插口弄坏,刚好无线鼠标没电,一充电鼠标坏了,我以为电脑出了问题。后来把淘汰的有线鼠标翻出来,才知道是插口小问题,但也折腾好半天。                 

313:补记:脑子里都是这四季最强大脑的回忆。好好的一个节目,说变味就变味了,真是失望透顶。很好的一个叨叨魏,很好的一个唯一标准,都没有了。唯一标准没了,人心也就散了。顶尖级的元老都退了,脑粉们也要散了。

314:难得又起了个早。看见我去,刘悦边跳边说“给你点个赞”。与一陌生舞友一同回家,她小我几岁,精力非常充沛,早舞跳完,中午坐公交到皇姑区去扭秧歌,还参加电视台组织的各种活动,她说的不少地名我都没听说过,枉为沈阳银了。不看书不玩电脑的人有另一种活法,是更健康的活法。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一个人只能选择自己喜欢的方式而非最好的那种。起早了,可以在中午之前吃第一顿饭了,吃饱后去农大买个鼠标回来,用上好鼠标,才来写日志。一次感冒得五至七天病程,身体会自己解决,不必理会。  喜鹊并不是每天上午都有群体狂欢。今天只见到零星的喜鹊,嫩嫩的叫声真是好听。昨天样子发来一段垚垚的视频,小家伙与妈妈“聊天”,语音十分丰富,声音清亮,表情愉悦,看得我心软软的痒痒的……

315:昨天起个早,今天狠狠地睡到中午。不管养生经所说的了,本老土得睡透了才舒服。

2017琐事记(3月) - 清平 - 清平世界奶奶胆子真不小,二个多月的孩子就给坐地上了。我是真不配带男孩子哦。

316:下午,妹和弟两家去浑河看大雁去了。我临时决定不去了。妹在QQ留言说:“今天发现了一个大雁的姿势所表达的意思。图片中大雁的脖子伸的长长的,是在向对方示威,弱者就吓跑了,最后一直伸脖子的就是胜利者。大雁打架的瞬间[呲牙]” 我回复说:“之前没这节目。像人群一样,为温饱奋斗的时候没多少矛盾,富足之后就产生内部矛盾。” 妹为遇到了新的场面而兴奋。我却感觉心情沉重。去年11月第一次去时,一切都好。今年2月再去时发现天鹅叼大雁抢食吃,感觉很不爽。今天又看到如此场景。看来生物之间的竞争也是永恒的哦。太平只是某些人的理想。
2017琐事记(3月) - 清平 - 清平世界

317:同样的米,煮出来的饭每一次都不一样味儿。今天的二米(3份大米1份小米)饭味道空前地好,煮的菜也格外地香(在土豆甘蓝丁中加上水和生花生糊,再放进去整个的半个苹果),熟烂后加少量盐。菜里夹杂着若有若无的苹果清香。吃撑了。    现实生活有白天有黑夜。心情也有白天有黑夜,诗意是晴夜中的明月或星光、雨夜里的烛光或路灯。  阴历十四感冒初起,今天阴历二十,正常了。生命亦如一座花园。小病是一朵花,含苞、绽放、色衰、枯萎,哪一个过程都不能省略;大病是一场暴风雨,有些花夭折了,有些花挺了下来,之后花园在时光中重新繁盛起来;暴病是一场天灾,花园瞬间消失。命运主宰着花园的生死,主人的精气神儿是花园的灵魂。

318:中午把昨天的最强大脑看了,完全没有激动的心情了,但还是坚持看完了。不看不知道有多没意思。倒是周一的一站到底很有意思,几位强者都到场了:周涛,蒲熠星,机长……称周涛为一代宗师,名副其实。我欣赏周涛,傲得厉害,但傲得真实有个性。蒲熠星与小度的对决有意思,非常有意思。由此看出症结所在:人类要想赢小度,必须在题目没说完之前做答。小伙得了7分,非常不简单!  下午亲自出马去201超市买油和米。久不去商场,非常不适应那儿的空气,很难受。

319:中午11点与刘悦一起去翠堤湾看房,楼行,外部环境太差。返回院里,去炮校的花都看旧房,玻璃上贴纸的卖房户还真有,价格也便宜,95平35万。回家后觉得都不满意。分手时约好下周去东陵看房。唉,这几年都没得安生,烦。

320:从样子那儿回来之后,先是失眠,现在是嗜睡。我是个惯性很大的人,平复一段情绪需要很长时间。

321:3月的小说月报比1月和12月的好,忽然明白:令读者的阅读感受是温馨还是堵心,关键是作者的视角、观念、立场以及精神境界,而非作者所描述的事件和人物。

322:去妈家。先是妹和我,弟提前下班也去了,我们姐弟仨好几个月没一起见面了,我们坐在沙发上聊天。妈在厨房把我洗干净后晾着的锅碗弄得叮当响,我们知道妈不高兴了,没理,继续聊。妈从来不喜欢看我们姐弟聊天,总是用各种办法阻止或打断。爸活着的时候总是静默地微笑着听我们聊,很享受。

323:真快,垚垚就要满三个月了。没啥模样,小眼儿总是放光电人,脾气超好,胖得可爱。

2017琐事记(3月) - 清平 - 清平世界

 

324:二个月,半死的吊兰缓了过来,我的身体也渐渐地回复到正常。人的惰性和懒散很难独自克服。连续二天参加早舞,被两位年轻舞友督促着起早和学英语。  小说月报上有越来越多的八零后及少数九零后作家的作品,文字多张扬少平实,气氛也多阴郁。很难看到像汪曾琪那么好看的文字了。每一期小说月报都像完成作业一般分若干天啃完,看后多半印象肤浅。当今是小说高产的时代,好小说却很少。梁实秋译的《沉思录》很好看,每天看几段,很舒服的阅读,这才是享受。

325:以前看最强大脑,享受的是那份心跳。近两期越看越没劲,只是由于惯性不得不继续关注而已。黄政赢郑才千与赢法国老头,用的都是策略,也就是心机。节目组规定的规则帮助他用心机获胜。没劲,实在没劲,这中国特色的最强大脑真是没法继续看下去了。

326:昨晚我对刘悦和傅欣说,连续三天起早,困死了,明早不来跳舞了。她俩说,明天咱俩都有时间,你周一再不来。于是今天便成为我的第四天连续起早。有人督促着,我不得不改变生活习惯,似乎尝到了点甜头。老猫头鹰总违背天时很不妥。今天阳光暧昧,即能晒太阳,又不晃眼,真好。一路听着麻雀和小喜鹊的叫声,心里特别舒服。这是家乡特有的音乐,在新加坡时非常想念,回来后更加珍惜。

327:昨晚睡得很早(11点刚过),心一放松,今早就睡过了头。睡多了还没起早清醒,明天还得努力起早。醒之前做了个梦,梦到与同事去一座教学楼找一个学生,我和同事各搬一张书桌下楼,一层又一层,下了很久。书桌居然没啥重量。下到最底层,同事给那位学生打电话,让他出来接我们。转眼之间,同事不见了,那个学生也不见了。我想找个门到外面去。可是没门,需要上到我们进来的地方才有门(这种楼在云南贡山时住过,沈阳绝对没有)。一想需要搬着桌子上楼我的心脏会受不了,心一急就醒了。   认真地神游胜过到此一游。去过的地方以回忆的方式重游;没去过的地方在网上的图文中神游。宅着也不错。坚持运动,时刻准备着疯心再起。目前是无心出行了,哪儿都是人的地方不想去。没人的地方要有身体资本,从现在开始积累资本。当然,积累的速度要大于衰老的速度才行。嘿嘿,算痴心也好,算妄想也罢,有想法总不是坏事。如果啥想法都没了,就是行尸走肉了。  我跟样子说我学英语呢。样子说:“ 你这脑力不找点东西对命不行 就跟老鼠磨牙差不多 ”——把我眼泪都笑出来了。还真是这么回事,活着就得折腾,死了拉倒。

2017琐事记(3月) - 清平 - 清平世界多一份亲情,多一份牵挂。 

328:昨晚给邵姐拷贝广场舞视频,电脑打开就别想早睡。凌晨1点多躺下,5点50醒,没有犹豫,直接起床,快速打理好自己出门。早上的空气很好,阳光更好,只是晃眼。

329:昨晚有风,今晨有风。沈阳春季风天多于晴好。上午,喜鹊又在我们楼顶和对面楼顶鸣叫,数量比上一次少。近年,从我家到东陵后山(我只知道这一段的情况)喜鹊数量明显增多,路边的高树上到处是喜鹊窝。麻雀数量似乎在减少。前几年,一棵树里会藏着成群的麻雀,我能听到它们极有声势的大合唱,现在偶尔能听到麻雀的鸣叫,但声势很小。

330:被两位年轻的舞友督促着连续起早。看书。做饭。学英语。下午4点才打开电脑。一上来就看到浮萍妹妹转来的白云鸟的文章。接着看到样子传来垚垚挂在爷爷身上的照片。最后看到WH学长发来的落英图片。。。

2017琐事记(3月) - 清平 - 清平世界

 

2017琐事记(3月) - 清平 - 清平世界(学长:昨夜一场风雨,今天落英缤纷。  

331:连续起早,困死了。早舞回来继续睡,中午才起床。   信箱里几乎每天装满了北京老友寄来的各种PPS,其中不乏极致美图。美图看得多了,我已产生逆反,看几张就关掉了。若没有文字说明,或只有从网络拷贝内容的文字,再美的图片也缺乏感情色彩。没有了感情色彩,美图也仅止是美图。平袆是我在网易博客上认识的网友,初相识时,她的图片拍得太一般,文字对话也缺少应有的网络交往常识(与初入华知的我很相似,童言无忌,心地简单),我的某些朋友甚至不喜欢她这个人。我从她比较老土的表现中,看出她有一颗金子般的心,所以我一直耐心地与她交往。渐渐地我看出她不但有颗金子般的心,还特别勤奋好学,聪明能干。如今她的图片已经拍得相当好,尤其可贵的是她对各种植物品种的热爱与跟踪拍摄记录,敬业精神堪与科学家相比。在我对精美大片丧失兴趣的同时,对平袆的拍摄倾注了更多的热情,因为我在她的图片中能看到她的心思她的情感和她的热爱。我以她为师为榜样,虽未曾谋面却很熟悉很亲切。真味只是淡。圣者只是常。有情感的图片最珍贵。

  评论这张
 
阅读(289)| 评论(2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