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平世界

凡所有相 皆是虚妄 若见诸相非相 则见如来

 
 
 

日志

 
 

2017琐事记(5月)  

2017-05-01 12:47:51|  分类: 杂事小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1:自2003年起,这一天于我来说,不再是节日。永恒的思念不受岁月的影响。

52:今儿又是大风。孙老师在爱尔兰的儿子家呆了半年,昨晚我俩约见面,她边走边说“今天天儿真好”。我说“你选的日子嘛”。我俩一气聊了近2小时,怕她累,不得不分别。我的朋友无论年纪老少都是心态很年轻的人,孙老师是四零后,张晔老师是三零后,我们之间像同学一样总能聊得很畅快。而六零后的刘悦和七零后的傅欣也没把五零后的本老土当常规的老太太。几乎每晚都与刘悦在农展馆和农科院的院里逛一圈,夜色影响了眼睛的功能,风儿把花香送入鼻子。我俩都喜欢丁香花的味道,残存的几株丁香香了两座院子。与市区相比,我们很庆幸能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享受花香草香。  看了华夏知青老版主转的魏镜讲的抑郁症,很受启发和教益。在网上测试,13分,轻微抑郁症。不想吃药,自我调理,多运动,改善睡眠是最重要的。

53:第三天大风。室温高达25、6度。因水压不足,太阳能热水器闲置月余,终于能上水了,漏水,废了。受各种因素影响,难得安居,只能逆来顺受,动心忍性。

54:晨舞时还能看见太阳。上午便开始下雨了,三天大风终于修成正果。 CA大哥昨天才从西安飞回来,今天远程帮我折腾电脑。自己不行,就只能麻烦友人了。

55:清晨5点多醒来,看到有雾,又接着睡到上午9点,睡透了的感觉真好。以为昨天雨过应是晴天,结果天黄风大一阵子之后又雨。小时候我总是羡慕小朋友吃的煮鸡蛋有一个深灰色的蛋黄,成年后我自己也能煮出有深灰色蛋黄的鸡蛋了,前几天在网上看到这样的鸡蛋不能吃。原来,我爷爷奶奶是很会做饭的人!小时候我总看到爷爷把白菜最里面的芯扔掉,成年后我也如此效法,偷懒时吃过芯,味儿辣。做饭时偶尔会回想爷爷奶奶当年是如何做的,他们的做法就像流传下来的俗话一般朴素而自有道理。

56:大风,扬尘。在老龙口饭庄聚会。不到10出发,回到家快17点了。如果不是纪学长有事,大伙还想去K歌,说不定几时能结束。纪学长夫妻请客,老郑抢着埋了单。聚会9人参加,4对夫妻(纪学长&石平;何平&屈宏淑,冯欣&老郑,我&他)和文柏(他妻子带孙子)。我们9人都是一中校友,相谈甚欢。文柏成立了一个微信群叫百草园,是个玩诗词的团体,除了一中部分同学外还有他在党校的同仁,其中不乏高手。我没手机再次被批判。14日文柏组织去马耳山,他和何平开车,还是这伙人。在众人逼迫之下我同意参加。最近两年我很宅,除了西藏,哪儿都不想去。

57:昨天播放器坏了,舞友们一天没跳舞,都说不得劲儿。晚上把我的小播放器充好电,上了闹表。早舞之后又睡个回头觉。傅新开车把机器修好了,通知我晚上不用带小播放器了。下午抄了3课课文就5点多了。样子发来一张垚垚的照片,我心喜悦。分享风清的诗意生活(天正晌午。斑驳的树影,雨后清新的空气,空无一人的茶园。静候着棋友,翻几页书,望一望湛蓝如洗的天空,有白鹭飞过;阵阵春风拂面,浩浩锦江之水悠悠缓缓东流去,好不惬意。)我心愉悦。            

58:每天可利用的时间越来越少,因为没有压力做事效率越来越低。人们都在研究养生和长寿,使老龄化社会的问题变得越来越严峻。我们学校这帮70岁上下的校友正干劲十足地在微信群里折腾着,我没手机不参加微信群的活动被多人指责。真不喜欢手机,更不喜欢微信,甚至微博。OFFICE需要激活的周期变短,反复地麻烦CA大哥。约好晚9点他远程帮我,很晚才等来,原来是龙岩雷雨没敢开电脑。最初的网友如初中的发小一样,在比较单纯的时段里相处过,所以感情比较真挚。除了我们班屈指可数的几位同学之外,我觉得网友比校友更亲切,因此对参加校友活动兴趣不大。

59:去妈家。老妈看我们穿短袖直说冷。经常运动的人耐冷,老妈活动量很小,又没脂肪,当然会感觉冷。人老了真不好过,妈说哪儿都难受。衰老的难受医学也无能为力,唉……    无论当下心情如何,看到垚垚的照片时,我总是情不自禁地咧开嘴笑起来。快20年了,样子与初中时去德国结识的小伙伴ANNE的联系一直没断。ANNE给垚垚寄来礼物,垚垚抱着礼物很高兴的模样,我相信小小的他能感受到ANNE阿姨的一片情意。

2017琐事记(5月) - 清平 - 清平世界

510:今天终于把第7课的19句单句拿了下来。内容好背,语调难仿,工夫不到不成。  傅新帮我网购了二条夏天纱裤。今天把标签拆除,洗净。  好几天没起早了,晚上睡得晚,清晨醒不来。

511:母亲节老干部处发了一盒玻璃杯。接电话时我反应迟钝,老干部处头一次给退休老太太过母亲节哦。那么父亲节肯定得给退休老头发纪念品哦。下午3点多阳光晃眼,约一小时之后,风雨大作。起早去跳舞,回来补觉到中午,下午把新买的英语书的附加部分看完。读了一篇小说。

512:昨天因雨晚舞黄了。独自在农展馆和农科院转了数圈,默背第7课19单句2遍。阴云密布,偶尔可见模糊的圆月。连续2天起早,舞后补睡。

513:分解了9、10、11、12四课对话及12课单句。上网时间多,眼睛累。早舞时没风,白天起风。阴,有雨状,但愿夜里下。看了孙老师转来的若干个故事,全是歌颂母爱的,有人的,也有动物的。                                  

514:补记:起大早参加文柏组织的登马尔山活动。仍是上次聚会的五对夫妻。在马官桥车站集合。石平学姐又为我买了两个米其林蛋糕,还自制了一瓶草莓酱(鲜香可口,一气吞完,连洗瓶水都喝了),洗好的一袋圣女果。冯欣为我买了六个豆馅烧饼。苏家屯党校校长派了个小伙为我们领路,很给力,终于在合适的位置看到了马的两只耳朵(五年前与沈阳徒步去过一次,没看到耳朵在哪儿)。我们这群老家伙走得不快。先上次峰,海拔300米,稍下一段路,再上主峰,海拔330米。山里空气超好,风景也还不错(对家边要求不高),9个人(文柏媳妇房颤没爬山)都玩得很高兴。文柏和纪学长膝盖不舒服也坚持走了下来。宏淑、冯欣以及我和他都感觉意犹未尽(应该是速度问题,如果快速爬就会感觉累了)。中途遇一非常有礼貌的小女孩,我们大家都夸她。从山上下来后,到党校会餐。餐上每人讲一段话。文柏又提到临终关怀的问题。可惜众人不感兴趣。文柏说有机会与我单聊。回程他接到快递小伙电话,说送一盒母亲节鲜花。他当即拒绝,说人家打错了。我马上反应过来是样子寄来的,他不相信。我们与快递小伙脚后脚前到了收发室。他大声说,快看看地址谁寄来的。我说不可能有地址,都是网上订购的。小伙说有张贺卡。打开贺卡,看到机器打印的一行字:卡鲁鲁母亲节快乐。我对他说,就是样样啊,只有她叫我卡鲁鲁。他不吱声了。天气预报有雨,但我们回到家才下。若登山时下,石阶会很滑。上天很照顾我们2017琐事记(5月) - 清平 - 清平世界 上网,博客打不开,没法记日志。接刘悦电话,说下雨了外面不能跳舞,我们(还有大张和小张)去老干部处三楼会议室跳。8点离开老干部处,俩张回家,我和刘悦打伞走了近1小时,外面空气很好。

2017琐事记(5月) - 清平 - 清平世界2017琐事记(5月) - 清平 - 清平世界
  
2017琐事记(5月) - 清平 - 清平世界2017琐事记(5月) - 清平 - 清平世界
    

515:晚10:30睡到早5:30,立马打开录音笔播放英语,因为昨晚刘悦说这周开始学第8课。昨晚刚说连读学得差不多了,这第8课又遇到新问题,原本熟悉的大英博物馆的读法再次颠覆我们原来的读法。早舞时我说听不懂怎么读的。刘悦说别着急,慢慢就听明白了。大张说,你都听不懂,我们就更听不懂了。有一个学习小组,可以彼此牵涉着鼓励着,于是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能继续前进。天气好了,参加早舞的人越来越多。回来后继续补觉。10点醒。饿得很,吃了半个果子面包,二个芒果。

516:依然是起早跳舞回来补觉。学英语,整理照片传给同学,接收刘悦发来的新书视频和MP3,忙得没时间做饭。

517晴得恍惚,室内光线暗,睡过了。没参加晨舞,时间也没多出来。第五期小说月报几乎没有我喜欢的小说,但坚持看完了。   插在花瓶里的粉玫瑰正在开放中。  刘悦早上帮忙下的单,书当天就到了。

518:大风。早舞时已经很大,吹得人站不稳。白日里更大,阳台窗子响动,卫生间通气口有小石子滚落。  人到了一定年纪就经不起病了。老妈去年病好后便不再有病前的状态,明显衰老了。舞友邵姐大我8岁,一场不大的病之后体力明显不如前,跳舞时多是出工不出力。我的同龄人中有因病去世的有中风的,相对比较精神的是有重任在身的和能折腾的。

519:吃豆馅的饼,没馅的地方比较韧,便撕成小块泡在汤里了。突然想起唐师傅来。他是南方人,吃不惯面食,总把馒头用开水泡着吃。我毕业后在车间实习的时候,师傅是小陈,一个大我一岁的女孩,唐师傅大我二岁,他俩都是钻工。两班倒。晚上车间人少。我们把钻床安装好零件之后,我们三个人便在一起聊天。多半时间是我和唐师傅玩数学题。他还喜欢英文诗,自己翻译成自由诗。我后来到了技术科,他中午便来我们科室吃午饭。午饭后,我们继续玩数学题玩诗,还你一句我一句地对过诗,草纸都扔了,没留下来。那是一段快乐时光,很单纯的友情。后来单位一分为三,我去了七零五,他去了邮政局汽修厂。当年我们都是没到30岁的青年,如今都奔七十了,也不知他过得如何。  早上睡过了。继续风,不是很大。2017年的五期小说月报都看完了,最后看的是第二期,总算有两篇带着温情的文字。作者都是八零后女孩。难得。

520:楼顶前两天被大风掀起,今天工人来维修。被沥青味儿熏了一天。很困,上午睡,下午睡,一天就没了。

521:继续被沥青味熏。不开窗很闷人。连续起早很困。继续读南师的金刚经说什么。

522:昨晚咱院的几个舞友统一没情绪,跳了一会儿都不约而同地退了出来,聊了会儿便散了。我和刘悦例行运动后到咱院小广场背英语,往家走时突然狂风大作,我的皮肤衣很肥,被风吹得无法前进。大风里似乎还夹着雨滴,心里急着赶快回家,却移步困难。此时,刘悦突然大声背诵一个英文句子,平时她声音较小。于是,浪漫的氛围弥散开来,狂风不再令我生厌。回想起多年前看《乔家大院》时的一个镜头:飞沙走石,乔家大少爷匍匐在地,大声背诵岑参的诗句一川碎石大如斗……我激动得从沙发上站起来。   一气睡了7个半小时,一切从简,赶到早舞现场。阳光迷蒙,不晃眼。  白日里,阴且风。下午4时,风住雨落。  继续读南师的书。  接小沈电话,血压高过200,同型半胱氨酸值高达60多。又一个完全陌生的医学名词,上网恶补一气。

523:日丽,风微,沈阳5月里难得的好天儿。昨晚一直下雨,在电脑上泡到很晚(很糟糕的行为)。如今眼睛和心脏都抗不起熬夜,不能再没收没管地生活了。舞友小孙是做操跳舞坚持得最好的一位,前几天因为种地伤了膝盖。人过六十就不可以随心所欲地做事了。  没有通知,后半夜突然停水。今天早上才贴出通知,晚8点来水。这种时候,几乎人人紧张,我最坦然——比在无人区强多了。不得不饮用平时讨厌的桶装水。  最近食欲很好,睡眠很香。心清静了,一切安好。先去参加晨舞,回来接着睡。

524:想起早就不能安眠。晨舞勉强赶上,今天有人教单人水兵舞。8:00~16:00过猪样的生活,吃,睡,吃。醒着的间隙继续看书。想明白了2013至今诸多因果。想通了,便能放下了。不执著,便轻松了。所有的累与烦恼都是因为负累太多执著太多。

525:明天是初一,老妈初一十五要供佛。今天我和妹去妈家,包饺子,收拾卫生。妈一边唠叨怕我俩累着,一边给我们安排许多活。累一身汗从妈家出来,经风一吹膝盖疼。本来应该请钟点工帮妈干活,但妈太挑剔,没有人愿意做。妈也不愿意别人来家里。我们去妈家如果赶上身体不舒服,妈就很生气地说“下次别来了”。人的力气不是固定的,也是用进废退。

526:没起早,睡了9小时,仍没完全消乏。用糯米面、玉米淀粉和黑豆芝麻粉做的年糕,红糖里掺的也是黑豆芝麻粉。味道不错,就是糖总是漏出来。似乎是蒸的时间太长,下次少蒸一会儿试试。

527:平时没事,明天有俩约会,散漫惯了,有点紧张。今天起早了,因为要学单人水兵舞。天开始热了。PH发来健身解剖指南,很漂亮的书,调成大字很好看。内容比较专业,看一点算一点吧,急用先看,慢慢消化。

528:下午在他三姐家见到他家绝大部分亲人。聚会的起因是二姐从上海赶回大连理工参加全系同学会,顺便回沈阳探亲。二姐是67届大学毕业生。我特意问了她们班同学情况,总共32人,死亡4人,在国外2人,9人有病没来。几年未见,孩子们都上学了,同辈人都衰老了许多。5个小时不吃不喝,我光顾着同管我叫舅妈的几位年轻人说话,都没时间与二姐三姐多聊。天热,太阳很晒人,聚会令人兴奋且累,晚上去跳舞时困极了,第一支舞半闭着眼跳的,后来才慢慢精神起来。

529:晨舞。补睡。继续阅读。昨晚在网上看《谷物大脑》,暂时无法接受作者观点。

530:每天都是下午三四点钟开电脑,今天莫名地早早上了网。歪打正着地过了一个艺术的端午。先是在学长老小郑的美篇里看到宋雨桂艺术馆,顺藤搜索,看到他的黄河雄姿,虽然在屏幕上是小小画幅,已经把我心击中,顿时泪下,不可止。之后又搜到更多内容,看到他画这幅画的过程,便懂了流泪的原因。

2017琐事记(5月) - 清平 - 清平世界2017琐事记(5月) - 清平 - 清平世界 

站着画不行,就坐着画;坐着画不行,就趴着画。


2017琐事记(5月) - 清平 - 清平世界
正当我沉浸在宋雨桂的艺术氛围中时,样子又发来若干幅常玉的画作。上面这张是我最喜欢的,喜欢这场景,喜欢这对母子,被它们的浓浓亲情感动。

2017琐事记(5月) - 清平 - 清平世界2017琐事记(5月) - 清平 - 清平世界
打开信箱,收到蜀贤兄拍的新西兰鸟岛的糖鹅——好喜欢这岛!喜欢这鸟这环境!这节日过得好丰盛2017琐事记(5月) - 清平 - 清平世界

PS:风清师友懒得打字,偶尔会发来手写的日记。我认他的字好费劲!昨天打了一段他的旅日日记,转发给他。我以为会有很多错误,今天他回复说没有错字。哇,真高兴,这次居然没认错他的字2017琐事记(5月) - 清平 - 清平世界
PS:与样子聊天。……我说,任何一个团体里的人都会有矛盾。样子说,每个人看问题角度不一样。我说,对,角度!角度不可能相同,因为每一个人的立场点都是唯一的。

531:早上阳光灿烂。下午阴。我们这帮舞友学单人水兵舞(春英编舞),从七零后到四零后,都很卖力。我算比较偷懒的。有两个腿疼的不敢蹦。昨天与月华聊天时她说,身体的各个器官都得省着点用。她说的很对,符合中庸之道。我得牢记,不可以再做使体能透支的事了。  认真收拾一次地板,处理头发最便捷省事的办法是用手纸而非湿布。  天热了,把夏天的衣服都找了出来。
  评论这张
 
阅读(294)| 评论(1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