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平世界

凡所有相 皆是虚妄 若见诸相非相 则见如来

 
 
 

日志

 
 

旅游至尊 (作者:小川)  

2017-09-18 12:41:50|  分类: 川文留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所谓至尊,发现为大,较之人云亦云滥嚼趋附是有三大神美 ,发现前:神秘感期待美,发现中:神秘感品味美,品味中:神秘感生发美,不绝如缕,汩汩泉涌,岂是走马看花能比,乃天,地,人,融一体大美!

当一早先把七人送进了麦积石窟景区之后,哐当,走!车门一关,拉上猫就跑,即开始了二人世界瞎球转。谅此自由发现时段,怎么缩窄都不会截断在午餐点前,也正好打前站,适可从容细筛农家小院儿,若非特浓特浓韵雅十足夾都不夾,这地方,就要秀色中更拔秀色,是以佐餐,哈,喜待吃死丫们一片,人为人,亦非人,我一向认为生活中,朋友间,要有互为消费对像的意识,况这朝夕相处的旅游中了。

一路绕山而行,远观,岚气氤酝飘飘渺渺之中,一握握,一丛丛,村落点点,神来仙去,静谧安祥,瓦色簇新,近接,苍翠欲滴,青舍如黛,一抹,一抹,接踵擦过,这就是天水麦积一带呵,若你走上它一年两年,发现多多,感触多多,搞不好就会要选择死在这里。

美过了古朴雅拙的一亭,一廊,一涧,最终于天水地质博物馆回车,虽然正在装修,但徜徉在馆院蔚然深秀之中,已足怡情,而其邻侧农家小院也被最终选定,店家延入时把手一挥:后院更好看…喔呀,果然不虚!不亏,不亏,遂大约来年定要在此扎营搭帐。

这家后院廊棚,劈临一带高崖之下,郁郁乎蔓叶垂条,自崖顶纷纭披拂而下,繁繁密密竟不允一丝底色得透,端得是天来绣墙,一道清澈的溪流,红沙岩为底,淙淙然偎傍其下,欢快着流淌,不禁然湧起柳宗元那小石潭记中的名句:’卷石底以出’,只不过潭换成了溪,更具动感,不能不叽哩咕噜连鞋带袜子一块抹,噌家伙我就蹦了进去,回头一看:哎?快来呀!各位,脱,脱鞋呀,跳哇!在北京,多会儿见过这种红红硬硬石底的小溪呀,愣什么呢!嘿,怎还怯生生了呢?恁般生涩,可招了我急。于是:刷,快刷,刷微信,现场直播。嘿,挺管事儿,便即三三两两,浅脱深挽,踩溅蹴踏,呱叽呱叽,不绝于耳,稍倾,猛觉一张张肥白脚丫片子那杂沓错印对比鲜明样子,竟些陌生起来…哇,水真温滑,不由得从洗凝脂到玉体想,脱口而出:最好是咱都脱光喽,挨个儿顺流躺倒,任凭溪流轻抚慢自享用,哈,那才真叫够味儿!一边我一顺儿一顺儿比划着手势,登时一个个面面相觑…哈哈,心里这乐,怕被条儿顺比没了吧,也就是刘丽刘苳二女尚可将将免愧,可我说什么来着,不是眼前,不是眼前,看趋势,她俩才七零后,而’不是眼前’这话,此行中也常我暗自湧起,所以谁稀得看,倒是自己怕看自己,但凡隔上点布,那布裹之内究竟是如何被营养过剩摧残走形的谁还会去远细思量…

刘丽,则一直于廊上默然坐着,样子象在想什么,喏个嗜烟豪饮七零后,咋这就恁不澎湃了呢:红沙岩底嗨,红沙岩底嗨,就是跟你们刚刚在石窟造像的岩石一脉下来的,瞧,还有石英,还有长石,来来来,彩甲亲脚触摸一下吧,一路往回去想,你定会有新发现,频频我直劲招呼,她莞尓一笑:川哥还给普及了地质知识呢。

于是,听着流水,吃着酸浆面,我就有了这话:哎,各位,刚才那倆上菜女子不知都注意到了没有哇?嗯…?一扫接道:细眉,卧眼儿,隆准高挑,多么丰存紧致,啧啧啧,瞧那线条自鼻梁直落而下又多简约利索,整个面相,是不是活脱脱石窟造像呵?哦,不错,不错,是有那么点儿意思…继续:北魏至今呐,千年活模嗳,不觉很神秘么,其实那年携猫来时就我很有体会,昨天,就咱们住那家,我不是也曾特别提醒过各位了吗,可惜了,这家老板不会搞,要身着飞天彩衣来把盏上菜那才真叫个妙。

这一行一路走来,论石窟,走过了天梯山,须弥山,大敦煌,麦积山,正值暑期,在敦煌,也曾被遭遇我们寻死觅活非要搞到票的冲劲儿不可,显然,敦煌之名气在于壁画,其影响力要远远大于麦积的石窟像,然而它离不了常书鸿,可谁又思量过常书鸿背后的劳仑斯?上个世纪初,当常书鸿风尘仆仆漂洋过海,来到法国,师从新古典大师劳仑斯时,劈头就遭了一句:你为什么要到法国来,真正的艺术在东方,在中国,回到那里去!当时,劳仑斯已见到了伯希和从敦煌以极低价贩来的写卷和拓本,这样,一个极颖悟的灵魂一但被文化撕通开了眼,结果就完全不一样了!

此行,愈愈一路冥想,大千世界何其波谲云诡神秘莫测,即便学富五车满腹经纶又有哪个高人孜孜以求能得其万一!可是今天,它却遭遇了所谓理性最自以为是的自大狂时代,为何?财富撑的,科技撑得,撑没了文化要件,所以一不知耻,二莫能悟。当理性统统拜倒在纯理工知识麾下,深被精准逻辑的定式思维所桎梏,无视大千之中最难悟道的时间等待时,那么睹物谋事就只剩了清割眼前和偏执造论了,故无论轻贱抑或盲夸,中国人之所以断不认识中国,尽在于处处以一时物质财富为唯一标准,这是当前的通病。再以敦煌为例,敦煌之名断断一个长时间历史过程结果,乃是大千无穷微妙丰富内联交互作用,当于某个时间点与某人某专长能力相际会时方才被外在出了一点点,之后,其名多大,只凭心有多大,故从这个意义上讲,麦积石窟也一定正在遭遇着等待颖悟和一旦开眼的更大尴尬,不过它对人的取向要求可能更加莫测,更加幽隐和针对。有学者断言,甲骨文不可能再被继续解读了,可想,除非,除非,因为今天的纯短线教育大环境,不可能再产生象王国维董作宾那样既富于联想又不乏哲思的全才了。故无论从哪个意义上讲,今天有名不一定永葆其名,今日无名未必将来不名,全在于每人自己,能否清醒自身的生活基点,清醒自身的知识涵养极限,那才是能否融汇客观贯通应用的先决,打死也越不了限,毋忘心存敬畏,不要恣肆理性偏执去越限。无己,无功,无名,逍遥于天地之间心意自足,日子自会好过得多,快乐也会自心而湧不期纷撞,由此旅游之大乐致乐,取向与观感是必完全不同。

17 8 4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