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平世界

凡所有相 皆是虚妄 若见诸相非相 则见如来

 
 
 

日志

 
 

二零零九信马由缰散记--03——体味骑马  

2010-07-14 09:11:02|  分类: 零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零零九信马由缰散记--03——体味骑马 - 清平 - 清平世界

 

二零一零年三月游张家界的那几天,正是我身体最虚弱的时候。吃错了东西,拉得昏天黑地,浑身绵软,四肢无力,导游说我“走得轻飘飘的”。为不影响妹的游程,我能走得动时尽力地走,实在走不动时,或坐轿,或骑马。

我问马夫:“它认识道吧?”

马夫说:“认识。”

“把缰绳给我,我自己骑。”

他用目光快速地把我从头扫到脚,疑惑地问:“你行吗?”

我一边说“我会骑”,一边将左脚伸进马镫,在他下意识地伸出手臂来扶我时,我已经先他一步稳稳地坐在了马鞍上。

他笑了,说:“哦,你挺有经验啊。”我心里清楚自己只有二天半的骑马史。

我说:“慢悠悠地骑没意思,你让它跑快点好吗:?”

马夫在马屁股上拍了一下,马便奔跑起来。来时已经观赏了途经的景点,回程被马驮着跑,轻松,快意,十分地爽。

在这种地方骑马的人多是因为走不动了,而且都是由马夫牵着缰绳慢悠悠地走,少有像我这样独自跑的主儿。迎面而来的游客,胆小的吓得往后躲,多数人好奇地看我,我在羡慕、赞许、惊讶的眼光中穿行,得意又骄傲——本老太婆曾是天生的胆小鬼啊。

三四岁时由母亲带着坐马车,我被三匹庞然大物吓得大哭,至今印象深刻。在青年点,除我之外的女生都骑过生产队里比较温顺的毛驴和衰残的老马。村里的年轻人百般哄劝,都没能鼓起我半点儿勇气来……

是什么让我这个天生的胆小鬼在近花甲之年发生了质变呢?是大自然?不是,零五年在青海和西藏骑骆驼、牦牛照像时我还吓得直叫呢。仔细回想,应该是零八年在哀牢山原始森林迷路一事改变了我,绝处逢生之后,自信倍增。然而,真正地胆大起来还有一个过程。

 

零九年五月,我去大理的三月街看茶花。花期已过,整条街一片空寂,只见到两个活物,一只狗和一个小伙。他也同样,见到一只狗和一个老太。特殊的场景使我俩一见如故,我们边走边聊。听说我要去丽江,他说,你一定要去拉什海,那里很美,值得一游。

在丽江,我问旅店老板,拉什海怎么个玩法?

老板说,一个是骑马,一个是划船。

我问,不骑马只划船行吗?

老板说,不骑马也行,但许多风景你就看不到了。

我犹豫了一下,把心一横:试着骑马吧,没啥了不起的!

 

早上刚一起床我就开始为自己鼓劲儿,平生第一次骑马,没有任何亲友在身边为我壮胆儿,全靠自己了!

到了马场,见马夫把马牵了过来,心跳即刻加速,全身发紧腿发软。马夫向我讲解骑马的要领,脑袋木木的啥也没听进去。我像一具木偶,在马夫的用力托扶下,笨拙地爬上了马鞍。马夫帮我把双脚塞进马镫里,又叮嘱一遍:手抓牢了,脚蹬住了,上坡时身体向前倾,下坡时身体往后仰。下马时先把脚从马镫里抽出来……

马一走动,我的身体立时失去了稳定的重心,一会儿往左边歪,一会儿往右边歪,如果不是手臂死死地抓着铁环,人就从马上掉下去了。马夫负责我们二位游客,另一位是个姓杨的小伙。小杨骑过马,自己牵着缰绳。马夫主要管我,他偶尔放长缰绳离我稍远一点,我便心慌起来,好像马夫一不在我身边马就会有什么暴力举动似的。

马夫见我太紧张,说:“放松点儿,骑一会儿就好了。”然后就唱起歌来。他的歌声嘹亮、高亢、有激情又有韵味。在辽阔的美景中聆听民间歌唱家的歌唱,感觉格外地动听。在他的歌声中,我的紧张情绪消解了许多。

马夫边走边唱,竟毫不气喘,令我羡慕不已。对他来说,这是一件十分美妙的工作,他向我和小杨讲述他接待过的国内外游客时,很是自豪。他还向我们介绍了当天将要经过的几个景点的概况,马夫兼导游了。他说我们当天走的是小圈,路比较好。还有一个大圈,走茶马古道,路比较险,但风景比小圈原始,途经彝族村寨,可以从另一个角度看玉龙雪山……

在马夫的耐心指导下,我对骑马渐渐地熟悉并适应了,上下马的动作也越来越熟练、轻捷了。得到马夫的表扬,我很高兴。

越往前走,越渐入佳境。第一次骑马,而且是在美丽的风景中骑马,真是心旷神怡,有点半人半仙了。一忘乎所以就容易出问题,下马时我没从马镫里抽出脚来就快速地把身体重心移到了左侧,登山鞋鞋底的摩擦力大,右边的马镫同我的鞋一起越过马背牵住了我的身体,我倒悬着栽下来……说时迟那时快,马夫快速把我托住,免了我的头着地,也免了马可能被我拉倒并压到我身上的后果,只是我的右小腿被马镫擦破,出了不少血,一年之后疤已平,肤色仍是深的。

 

小圈玩下来没过瘾,我决定第二天玩大圈,让旅店老板与马场联系,还要同一个马夫和同一匹马,因为已经熟悉了。

第二天,我去得很早,整个茶马古道上只有我一个游客。苍凉,寂静,是我特别喜欢的意境,妙不可言。但山路乱石错落又十分陡峭,马背总是呈滑梯式倾角,无论向上还是向下,都好像要顺着马背滑下去,而且怎么滑都是大头朝下,十分恐怖。如果是头一天骑这种路,我肯定得被吓得半昏。因为有了前一天的经验,我基本上可以应付这个大圈的骑马难度。

大圈路远,马夫为自己也备了一匹马,但没骑。尽管有马夫的照应,这种路仍是令人紧张,我的心一阵阵地随着马的艰难攀爬和趔趄而缩紧起来。马很聪明,它总能找到较好的落脚点,即便偶尔打滑,也能保持住身体的总体平衡,但是每攀登一步,都得付出很大的力气,肌肉绷得紧紧的,汗水一点一点地渗出来。我心疼地用手去抚摸它的颈背,一边抚摸一边小声地说:“亲爱的,你辛苦啦!”呵呵,这种话我还从来没对任何人说过呢,竟然对马说出来了。每到特别险要艰难处,我都一边紧张着一边安抚马——让它驮着自己在如此艰难的山道上攀登实在是有点于心不忍啊。

我虽然来得最早,但走得很慢,见哪儿好就下马玩一会,反正一个人有足够的自由。忽然听到有隐约的喊声传来——“啊——”。我想,定是有其他游客上山了。喊声越来越近,回头看,竟是小杨和他的妻子!早上我出发时,他俩正在另一旅店门口吃早点。他俩问我去哪儿,我说茶马古道。我问他俩去哪儿,说还没想好。结果他俩吃完饭就追来了。

这个大圈,每个马夫只负责一位游客,而且他们自己也都骑着马。队伍一下子扩大到六个人六匹马,山路上顿时热闹起来。我一个人寂静的茶马古道结束了。

或许是人多壮胆吧,我渐渐地习惯了这种一会儿前扑一会后仰的骑法,不再紧张了,但是对马的安抚一次都没有省略——不能省略,与其说是我在安慰马,不如说是在安慰自己的良心。不过,在这样的山路上骑马确实是很刺激。我一边享受着这种刺激,一边想像着当年茶马古道上的艰辛和风险,心情便复杂起来。

返程多是下坡,马的体能消耗小了,但危险系数大增。艰险处马夫让我们下马自己走。上山容易下山难啊,个别地方我走得胆战心惊,因此很是佩服马儿,下陡坡时四条腿的马比二条腿的人更艰难呢。

从崎岖的山道上到马路,显得特别平坦、宽阔。我忽然想试试自己牵缰绳,马夫同意了。第一次由自己牵缰绳的一刻很是激动,同时也有些紧张,但很快就放松了,因为老马识途,缰绳在我手里只是一个摆设,尽管如此,我仍然牢牢地抓着它,以防万一。

眼里是蓝天、白云、青山、碧水,身体随着马儿的步伐轻灵而有节奏地律动,尽情地享受信马由缰的自由与畅快,筋骨舒坦,心儿悠然……真想就这么骑下去,到海角,到天涯,永不休止。

体验了自己牵缰绳后仍不满足,我又小心地问马夫是否可以跑一下。他说,坐牢了,但别坐得太死,把铁环抓紧了。马夫骑着马在前面跑,我的马紧随其后。小杨和他的妻子也跟着他们的马夫跑了起来,但没有我们的速度快,被我们拉出去好远。

最初的感觉是:骨头都被颠散了,七零八落地撒了一路。相机的镜头也被颠得乱颤,我一只手护着镜头,一只手抓着铁环和缰绳,紧张又刺激。慢慢地,我的身体可以与马的颠簸节律合拍了,全身被颠散了的骨头又回复到了原位。自信猛增,瘾头大涨。

速度真是个神奇的东西,它能让水流具有刀的锋利,也能让空气变成飓风。骑马奔跑时,空气的速度恰到好处,既不伤人又能明显地感受到气流对脸部皮肤的冲击以及对耳朵产生的轻微鸣响,无法言传的惬意在高速的律动中弥散开来,从心里一直蔓延至整个可视的空间……无法言说的美妙。

一旦适应了跑马的速度,就不喜欢慢悠悠地骑了。但是不能让马太累,只能休息一会儿跑一会儿,长长的路很快就到了头。玩得越是过瘾,就越是不满足。

我对马夫说,明天我还来。

马夫说,听我的话,你明天别再来了。

我问,为什么?

他说,你来我有生意做当然好,但是,人连续骑三天马受不了的,愿意玩,你明年再来吧。

马夫如是说,我也不好再坚持。

回到旅店已经七点多了,我匆匆地吃了点东西,又去听纳西古乐。旅店老板说,大姐你真行啊,那帮小年轻的今天骑的小圈,累得早就都躺下了,你连续骑了二天马,还这么精神,真是好身体啊!

几句话解释不清,我只能以微笑作答。这些养尊处优的年轻人刚从城市的大机关里走出来,骑一整天马当然会感觉很累。而我是从独龙江的驴行中败下阵来,刚体验过超越体能极限的滋味,相比之下骑马是相当温和的运动,怎么会累呢。与普通游客相比,我很强;但与强驴相比,我又极菜。直是彼一时此一时啊,不禁感慨万端,咸甜苦辣涌上心头,鼻子有点儿酸。

在去听纳西古乐的路上,我脑海里翻腾着的仍是马场的情景——我们下了马要去划船,在我转身的一刻,我骑的马凑了过来,用头在我衣服上轻轻地噌了几下,我心中滚过一阵热浪……我明白,它是在与我告别并表示对我的友好与留恋。

 

几十年来我之所以一直惧怕马,是因为不了解它,我以为高大的动物必然凶猛。如今,有了与马亲密接触的经历,我知道它们是温顺、善良、有情的生物,便不会再惧怕了。只要细心地去体味,便能明白动物的心理。有些动物比人类更单纯,更忠诚,也更懂爱。原本所有的生物之间有一种共通的语言,那便是爱。

  评论这张
 
阅读(256)|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