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平世界

凡所有相 皆是虚妄 若见诸相非相 则见如来

 
 
 

日志

 
 

我疯了  

2011-01-10 22:51:03|  分类: 遥远的童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知道自己疯了。

 

忽然想起1969年的夏天。

在离家不远的街上,突然被一女生叫住。

她说,你怎么回来了?

我说,农闲了。

她说,我是回来看病的。

我用目光把她从头扫到脚,没看出任何异样,疑惑地望着她。

她迟疑了一下,小声地说,我得了精神病。

我一时语塞,用惊异的眼神继续望着她。

她又小声补充了一句:别告诉别人啊。

 

当年,我想不明白,如此清醒的她怎么会是个精神病患者呢?

今天,我忽然明白:有一种疯,自己是知晓的,只是无法控制。

 

从17岁开始,我一直很重视新旧交替的时刻,几乎每年都要守岁,并在那个神圣的时刻许愿或祈祷,多半为亲友,偶尔也为自己。

近几年,觉得每一天都没什么大区别,于是不再守岁。不再守岁,并不意味着生活会平平淡淡地周而复始,总会有些变化顺理成章地悄然发生。而在你恍然一悟的瞬间再回首,才能清晰地看到某个事件开端的那个始点。

这两年,我以为自己的心老了、灰了、死了。其实一切都没变,只是有一种情结蛰伏了。最近若干天内,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

《兵团岁月》像一声春雷,将蛰伏的情结唤醒。

柳如烟的大峡谷穿越像一场春雨,将蛰伏的情结润湿。

杨柳松的大羌塘穿越是连续的飓风,将蛰伏的情结从深埋的地底吹上地表。

杨柳松三个月前刚出版的新书则是高照的艳阳,将蛰伏的情结彻底激活。

 

凌晨4点才躺下。

8点半电话就响了,通知我去老干部处取书。

我飞快地坐起。上厕所。穿衣服。出门。

抱着《结,起点亦是终点》,一口气跑回六楼。

进屋就想给妹打电话。

心跳得厉害,满眼都是泪,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抱着书在门口站了一会儿。

换鞋。脱外衣。洗手。

一头倒地沙发上。

翻书。

一会儿头。

一会儿尾。

一会儿中间。

目光急切,如跳梁饥鼠。

图片多是黑白的,印刷得很简朴。部分文字有点儿琐碎,偶尔还有一点儿广告词。但是,这些都不影响整本书的份量与魅力。我贪婪地从图文中体味雅江大峡谷腹地的艰险、严酷……神秘与美丽。许多张与水相关的图片都在我的眼前激荡,澎湃,震耳欲聋……心海卷起狂涛巨浪。眼泪一波一波地汹涌而出。看几页就得闭上眼睛镇静一下。

4个多小时在读读停停中飞逝而过。

当我从沙发上站起来时,几滴已经失去了热度的泪珠,突然砸向地板,叭嗒有声。我一惊。若是家里有人,我肯定会怀疑是别人把杯里的水底儿甩了过来。而地板上散落着的一片白色纸团,则有点儿触目。

这个失态的疯子是我吗?

 

近几天,一直缺失饥饿感。

怕体能消耗太多,下午1:40挣扎着起来。

机械地吃些米饭和凉拌西芹。

去河边运动,重复昨天的游戏。

回来时,终于可以说话了。

打电话给妹,你帮我订购的书到了。

妹说,我刚从外面回来,正要给你打呢。

……

说着说着,40多分钟就过去了。

几十年来,妹一直很照顾我这个笨笨的姐,没少帮我,更没少为我操心。

今天,她听到了我不太正常的声音,她知道我疯了。

 

我更知道,却无法制止。

只是我还没有任何具体的想法。

只能静观其变了。

 

                                                                   2011年1月10日星期一

  评论这张
 
阅读(217)| 评论(21)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