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平世界

凡所有相 皆是虚妄 若见诸相非相 则见如来

 
 
 

日志

 
 

2007滇藏行(6):泪祭英灵  

2011-01-21 23:17:10|  分类: 零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神游了二十多年的地方,

拣拾起我执著的灵魂碎片。

 

 

与猛驴同行,不免紧张。仅睡3个小时,没等人叫就自己醒了。

迷糊着走到对面饭店,将一碗清水面条胡乱地吞进肚里。

雨一直不紧不慢地下着,左绕右躲地走在汪着一洼又一洼清澈积水的路上。缩起脖子,将冲锋衣的帽子拉低,尽力地挡着镜片。

返回旅店,仍然静悄悄,不见服务员的影儿,我们分头去找。年轻的女服务员眯着睡眼接收了我们存放的背包。说好第二天晚上回来取包,结果第四天晚上才从虎跳峡走出来,闷在包里的湿衣服已经发霉。

时间尚早,旅游大客还未出动。搭出租车,往返要100元,单程讲价到60元。

虎跳峡镇到上虎跳约12公里,路面平坦。

通往上虎跳的石阶修得很好。一路下坡,走得极轻松,二三十分钟就可下到江边。我有意落在后面。

22年前,从报纸上得知尧茂书只身从长江源头漂流不幸中途遇难的消息时,我曾暗自痛哭过多次。我在心灵深处与这种被人谓之疯或傻的行为有着强烈的共鸣。尧茂书牺牲之后,虎跳峡便成为我的精神寄托,虽然这里并非尧茂书牺牲之地,我却一直期望着有朝一日能来这里祭奠英灵,但从未想过会用什么样的方式。

我独自站在阶梯的转弯处,前无伙伴,后无旅人。

天灰灰;雨蒙蒙;山巍巍;水滔滔。

这一刻,在我的意识中,整个峡谷都弥漫着尧茂书的气息。20多年前我灵魂的一部分已随着尧茂书的英灵来到这里,并且一直在这片山水间徘徊不去。尽管整日被家务和工作缠绕,尧茂书的名字却从未被我遗忘过,有朝一日到虎跳峡祭奠英灵的宿愿也从未止息过。这一刻,我以年近花甲之身来与自己的一部分灵魂以及尧茂书的英灵相会,百感交集,思绪翻涌……突然,我情不自禁地痛哭起来,泪水像溪流一样不可遏止地向外奔流……震耳的涛声淹没了我的哭声,变大的雨滴与我的泪水溶在一起,天、地、江、人,同声一哭。积郁在我胸中20多年的块垒终于在这一刻释放,痛快淋漓。

眼中的溪流终于变成缓慢的滴溢。

失控的情绪终于被理性收拢。

我把浸满泪水的面巾纸抛向江中,逆风,未果。落在江边峭壁上的面巾纸像一朵渺小的白花。一瞬间,我甚至产生走下去把它拾起重新抛入江中的念头。我躬身拣起一小块灰色的石头,顺利地抛入江水——谨以此方式祭奠英灵。

当我调整好情绪继续前行时,大批的游客陆续涌来,清静的石阶顿时喧嚣拥挤起来。

 

 

2007滇藏行(6):泪祭英灵 - 清平 - 清平世界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