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平世界

凡所有相 皆是虚妄 若见诸相非相 则见如来

 
 
 

日志

 
 

关于杨柳松和他的游记  

2011-01-04 22:26:45|  分类: 遥远的童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感谢冰溪的引荐,让我在沉闷了两年之后,重新燃起生命的激情。熬了若干天,先把柳如烟的大峡谷穿越读完,很有收获,女人写的游记不仅比较细致且很有借鉴性。终于在今天清晨把杨柳松的大羌塘穿越彻底读完。多亏读完了,否则今晚会很难过——驴友论坛休坛整顿,进不去了。

        杨柳松这个年轻人太强了,在大羌塘多次绝处逢生,读得我的心脏都要暴胎了。他有思想,有底气,有头脑,能吃苦,绝处亦不气馁,勇敢坚定,不屈不挠。我对他很是敬佩,也仅止于站在远处敬佩,大羌塘的美景以及水波星空,今生无缘,只能眼巴巴地想象了。只有大峡谷还有一点进去的可能性,但目前也只是个遥远的童话。

        在书店订购杨的《结 起点亦是终点》,失败。今晚妹妹帮我在网上购买成功。必须耐心等书到。

        网上只有一点简单的内容,先拷贝过来润润眼——

 

前言
    雅鲁藏布大峡谷是人类最少涉足的区域,原因在于它无以复加的险恶地形,南北极可借助现代化机动设备,珠穆朗玛峰有完善的登山体系,穿越大峡谷则只能完全依靠人类自身力量。而雨季尚未终结的大峡谷如同地狱,没有视野,不见地表,有的只是蒸笼般的雨林、遮天盖地的荆棘、无处不在的毒虫、汹涌险峻的山涧、累累可危的巨石、刀砍斧劈的山崖……一切付出均有回报,地狱的极端便是天堂。
    撰写此书时,常失去激情,每当回想,实在无法用语言刻画那段刻骨铭心的旅程。没有人能在大峡谷面前昂起高贵的头颅,那种感受是震撼和持久无语的。
    对于想一探人类最后秘境的旅行者,我的建议如是。不要期望独自一人完成旅程,即便你携带了拥有轨迹的GPS;拥有一个好向导——他是决定成功与否的灵魂人物;无条件相信向导,即便他是错误的;不能在信念上示弱,否则会诱引向导打小算盘;尽量避免在雨季穿越,那是噩梦般的旅程;一定要寻找到藏布巴东瀑布,静静地坐在边缘,什么也不做;不要穿高档的户外衣服,那不管用,也糟蹋钱;要让朋友提前知道你的壮举,即便没人救得了你,但至少知道你消失在何处;不要只顾风景,峡谷里拥有难以置信的佛教圣迹;不要专注核心无人区,大峡谷远比想象的广阔,开辟一条新的探险路线,奇异美景会猝不及防地撞击着你的眼球;拥有好运,它不真实,却很重要;时时刻刻想着回家;另外,储备足够的血以供蚂蟥吸食。
    坚定信念,相信自己,不要畏惧恐怖的传言。
    走进雅鲁藏布大峡谷的深处,将是你一生无法挥去的激情记忆!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阳光透过木窗缝隙照进屋子,我在光柱间翻了个身,精神很好。老板不见,小卖部的门紧锁,他晚上不睡这里,九点半了,还没想着来赚钱。我坐在门槛上仔细打量着白日里的直白村,孤零零的几幢藏式砖木房子散落在山冈上,人影全无,估计全在梦里,只有牦牛悠闲地在草地上吃着早餐。
    嚼了一粒口香糖,刷牙。
    点燃一根烟,晒晒太刚,清清思路。真是一个难得的好天气。南迦巴瓦依旧被一团巨大的浓云笼罩,丝毫不怜空洞茫然的我。蓦然,一辆越野车驶来,在我面前稍顿了一下,好似迟疑,然后又急速开走。还未等我缓过神来,越野车又倒了回来。车窗摇下,探出个墨镜脑袋问道:“你好,这边是去松林口(松林口是多雄拉山脚下的一片空地,前往墨脱的必经之路,车子最后能到达的地方)的路吗?”我差点没喷出烟来,简直南辕北辙。告诉他们正确的方向后,顺便忽悠了句:“走错也好,这是直白村,头顶上就是著名的南迦巴瓦雪山,附近有一条海洋性跃动冰川,中国就两条!一起找找去!”车上人对我的提议很感兴趣,走下车来,两对情侣,标准的户外装扮。他们很友善,也很俊俏。他们是来自四川的自驾族,终点阿里,途经八一镇拐下来,想看看传说中的墨脱生死线,阴差阳错开到这里。
    显然,他们没有做此地功课,不仅开锚了路,就连大名鼎鼎的南迦巴瓦也不清楚,更别提什么海洋性跃动冰川了。遇上我,是他们的幸运,也是我的。
    一支强大的队伍在我率领下,奔赴荒野,开始冰川之旅。昨晚,已向老板打听好,则隆弄冰川就在后山谷地里。海洋性跃动冰川是指受海洋暖湿气流影响,冰舌消融不完全受控温度环境,具有整体滑移性。南迦巴瓦西南坡直面印度洋暖湿气流,加之复杂的地质结构,从而形成了超常态的跃动型则隆弄冰川。有史记载,冰川第一次大规模跃动在一九五。年夏季,闷热中,蓦然一阵山崩地裂巨响,雪峰剥落,数千米的烟尘中进射着刺眼的电光火石,犹如世界末日。村子被快速滑落的冰川铲为平地,除了一位地头耕作的妇女外,全村其余九十七人悉数遇难。后来,直白村才搬到了这里。崩塌冰块砾石瞬间堵住雅江,形成数十米高的冰坝,导致江水断流。下游河床裸露,半米长的鱼儿枉然挣扎,引来村民纷纷捡拾,却在冰坝溃决后引发的滔天洪水中丧命。一九六八年夏季,冰川第二次大规模跃动,雅江再度被堵塞断流,横亘江中的冰坝数日才被完全冲决。
    此类冰川另一奇特之处是冰体温度可保持在0℃上下,因此能沿着陡峭谷地穿行到海拔三千米左右的森林之中。所以,观赏则隆弄冰川不需攀爬到高海拔区域,便可欣赏到冰蛇与葱林共舞的奇特景观。
    烈日当头,酷热难耐,不一会儿,我们就汗流浃背。好在人多,笑语不断。倒是怀疑起这么热的天气里果真能看到威力无比的冰川?野路很多,乱石丛生,只要坚持右行就不会犯方向性错误。左首偏坡往下不过百余米,就是藏匿雅江的高耸绝壁。不见江水,但闻令人战栗的咆哮。山径不时被一个个由柳条和圆木编制的栅拦阻截。栅栏上有倒扣的木门,我们或攀爬翻跳、或自解门扣。栅栏并非防人而设,这是藏地特有的防牲门,不知情者还以为进入私人领地。此处散落着两户人家,传来此起彼伏的恶狗狂吠。我拾起一根木棍在前探路,狗的德行我十分了然,藏獒除外。
    几经周折后进入一片宽阔田地,谷物已经收割,土壤被犁翻起,甚是干燥松软。田地里随处可见巨大的核桃树,直径最大者须三人合抱,华盖般的浓郁枝叶投下半个篮球场大的阴凉。大伙走得累了,便靠在一棵核桃树下休息,举目一望,枝头挂满了核桃。大伙一哄而上,各显神通,扒枝摘果。
    峡谷里的核桃个头极大,包裹着厚实的翠绿色外衣。用石头轻轻一砸,便露出里面的坚核。攻破坚核就没那么容易了,角度、力度都需把握得十分巧妙。核桃肉乳白色,块大肉厚,散发着一股湿生味,轻轻一拨就离开核壁了。入嘴略显生涩,细细咀嚼,却是令人神清气爽的草木清香,和城里那些经过炒制的小核桃迥然不同。
    见大家中了核桃毒,我不由催促赶路。
    唉!这两对浪漫的情侣。
    弯来绕去,几经回转,女生们显出疲态。在一条落满巨石的山涧间,我停下脚步,不得不承认,具有周期性的则隆弄冰川已经全面萎缩,想在海拔三千米的森林谷地观赏“冰蛇与葱林共舞”的奇景,看来是没有希望了。或者,我寻找的方向似与越野车南辕北辙。有些遗憾,并不强烈,则隆弄冰川不是我计划中必须完成的任务。
    脑海中浮现一幕画面,下次,则隆弄冰川从云端之上跃下时,就我一人在高高的山冈上注视着,静谧地注视着。
    回程竟绕到去加拉村的悬山小道上,雅江突如其来地闯入视野。这是个一百八十度的大拐弯,在直线距离不过两百米内形成落差极大的半圆。滔滔水势,犹如万千野马奔腾在急促的弯道里。此弯俗称雅江小拐弯。众人纷纷端起相机捕捉这幅磅礴,角度却不正,有人建议顺着小道上到拐弯正上方。山路窄小陡峭,布满了馒头般大的石块,加上烈日焦灼,极其难行。很快,女生便气喘吁吁走不动了,在离拐弯正上方不到几百米的地方赖坐下来。雄性在自然面前显出优势,其中一男生到达拐弯正上方时还想往前,用他的话说:机会难得,尽量往大峡谷里走些。
    若不是女生拖后腿,若不是有既定的行程,他一定会的。在气势磅礴的雅江面前,没有几个男儿的血液不被燃烧。
    我安慰着赖坐的女生,“来大峡谷旅游者,到此地的不过千分之一,你们已往峡谷里走得很深了!”对于我,大峡谷穿越之旅却尚未开始。我告诉他们真实的旅行计划,强调眼下小道只不过是前往峡谷里的最后一个村庄,未来艰旅是我们难以想象的。他们并未流露出我所期望的惊羡表情。的确,他们无法想象我将要面临的旅程,他们并不了解大峡谷,他们只是误入峡谷的情侣。我何尝不是,勾画不出未来之路。
    扔掉了冰川之旅的包袱,大家心念不约而同集中到核桃树上。那是一个烂漫午后,一棵被大家封为“核桃王”的核桃树,伫立在空旷的田野里。我们各显神通,用木棍扑打、爬上树身、拽住树枝摇晃、扔石头……偷窃着果实,然后坐在树荫下,像原始人般手持利石敲击着。不知谁家的果树,也无人现身阻拦,惬意的午后时光就这么肆意流淌着。
    或许,地方神工尊德姆为了弥补我未见则隆弄冰川的遗憾,在我们回直白村的路途中,掀开遮掩南迦巴瓦娇容面纱的一角。又是突如其来,这么的不经意间,高昂起头颅,一堵接壤天际的巨大雪山横亘眼前。P32-37

  评论这张
 
阅读(2821)| 评论(12)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