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平世界

凡所有相 皆是虚妄 若见诸相非相 则见如来

 
 
 

日志

 
 

谁带我同行(17)  

2011-02-15 21:51:31|  分类: 零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谁带我同行(17) - 清平 - 清平世界

   

    从丙中洛到贡山

624日一大早,我被楼下厨房炸油条的气味薰醒,想关窗,身体却动不了,接着昏睡。720被川的敲门声惊醒,下楼吃了二根油条一块蛋糕一碗粥,有点儿撑着了。面包车830准时发车,丙中洛的汽车比昆明和六库的还准时,令我们惊讶。司乘人员说,不用在此等客,半路上会拉到许多人。噢,原来是这样。

虽然路面不算好,但我感觉有如坐在奥迪车里行驶在高速公路上似的。记得刚从昆明出发时,感觉所有的汽车都颠得厉害,真是没有比较就没有鉴别,不吃苦便很难体会出甜。

1010就到了贡山,依然住山丹宾馆。几个年轻的服务员争相向我们说起北京亲属以及公安局来电话寻找我们的事。此次出行的失误就在于未预料到会十几天音讯皆无,让亲人倍受精神煎熬,还兴师动众,搞得全怒江州都在通缉我们。

吃午饭时,又遇到那位漂亮女孩。我对岳说,这回你可别错过与漂亮女孩拍照的机会,上次为了拍照,回房间刮胡子把下巴都刮破了,还没照成,多亏原道返回,否则可能永远失去机会了。岳和川都笑着说,这回一定得照。

一个美丽又懂事的女孩,刚好吃饭的人不多,她与我们聊了许多家常。当他俩乐滋滋地与她拍照时,我一直是个默默的旁观者,又开始发烧,打不起精神来。女孩与他俩合完影,亲热地说,我与阿姨也照一张吧。于是我也美滋滋地与漂亮女孩合了张影。只怪摄影者疏忽,刚好在漂亮女孩闭眼时按动了快门。

802,三人间。只剩这一间,旅游旺季到了。

我感觉浑身酸痛无力,头昏沉沉的,没有食欲。

他俩出去了。我躺在床上昏睡。不知睡了多久,被岳推醒,说外面出彩虹了,川在楼顶拍照。我强撑着爬起来,上到楼顶。

真美!彩虹如桥,横跨在江两旁的山峰之上,似乎可以从上面走过江面……一个美丽的童话正在进行中。

不远处的房顶上,在丙中洛遇到的大连文联的朋友也在拍摄彩虹,彼此几乎是同时发现了对方,相互招手致意,倍觉亲切。

 

 从贡山到六库

 625日,吃过早饭,离开山丹旅馆,坐上通往六库的汽车,830准时发车。

司乘人员把到福贡的一对瑞士年轻男女赶下车去,无论他俩怎么请求都不行。司乘人员的理由是,好几天没通车了,票都是前几天卖出去的,没地方给新来的乘客坐。可是,我们三人也是现买的票啊,怎么就不让他俩坐呢?一定是因为他们中途下车,不能充分发挥那两个座位的经济价值。这些生意人对中外游客倒是一视同仁,赚钱第一。

路遇两处较大塌方,乘客们背着行李走过去,换乘到另外一辆车上。还好,满有秩序的,有司乘人员带领并安排。

车到福贡,下车吃饭。还没吃完就被司乘人员叫走,说是帮我们换到一辆通往昆明的汽车上,票价还算合理,我们就急忙坐上他们的电瓶车走了。后来发现丢在饭店一件冲锋衣,没空回头找,司乘人员说让别的司机帮忙找到带回来。回话说,衣服已经不见。伴随我一路的衣服就这么不告而别地分手了,只在照片里有它永远影子。

这辆汽车是卧铺车,极脏。司乘人员给我安排了一个下铺,给川安排了一个与我斜对着的上铺,给岳安排在车最后面的一个上铺。

我上了车就开始昏睡。

夜里10点,车停在一个小镇上,清冷得很,几乎没有行人。到饭店没人搭理,找到一个小卖店,买些米花糖,方便面,曲奇,简单吃过。

上车,继续昏睡。

第二天一早,他俩都说没睡着觉。

我一路昏睡,烧退了。

 

重回昆明

626日早8点多,车到昆明。

就近住进友联宾馆,离火车站近,返程方便。

一路风尘没洗,先到饭厅吃早餐。

形象特狼狈,我目不斜视地走。

吃过早饭,我在水果摊上买了一大袋山竹和一大袋荔枝,我们三人站在宾馆门口,不抬头地大吃大嚼。吃够了水果,才进到房间休息,等待与晨曦重逢。

烧退了,还是懒得动弹。岳说,人家晨曦光彩照人,你也不洗洗,怎么好意思见她呀?想想他说的有道理,简单地洗了一下,换上干净些的衣服。

晨曦来了,大家聊过。岳和川去抚仙湖。晨曦开车带我去她家。晨曦的家与她本人一样,美丽而艺术。墙上挂着她的十字绣作品。晨曦是一位美丽、善良又聪慧的女人,一个不可多得的真诚朋友。

627日早上,川去表妹家,我与岳一起吃早点,然后收拾背包,结账,坐在大厅里聊天,等川回来吃午饭。

川吃饱后才回来,三个人到餐厅,两个人吃饭。要了一锅肉汤,一锅素汤,但素得不净,我的肚子又闹开了。

晨曦下午3点到宾馆接我们,打车到花鸟市场。岳买了一大箱鲜花,川买了一大箱干花,我只买了一点香草和便宜的小玉饰,在晨曦的建议下买了3个云南特色的草帽锅盖(带他俩的份了)。川买的东西最多,给夫人和女儿买了较贵的玉饰,还给妹妹买了漂亮的小型蔬果和小木筐等。

晚饭与晨曦及其女儿在“老房子”吃饭,一个很有特色的地方。

943坐上开往北京的火车。三把匕首和二根电棍背在身上,没被查出。

夜里我睡得很香甜。

 

返程

628日,我们三人在火车上过得轻松愉快。

我多半时间在睡,醒着的时候听川讲他的光荣历史,更佩服他了。

停车的时候,川买来各种水果,可惜大多中看不中吃。

川仍睡中铺,我和岳睡下铺。

川的一首长诗在汽车上就开始酝酿,终于写好了。

岳站起来把川写好的诗递给躺着的我。

我读着,读着,读到“望望不见君,连山雾茫茫”时,泪就涌出来了,怕被岳看见,赶紧侧过身,面朝里,还是被岳发现了。

岳对川说,你的诗把清平看哭了。

川马上假模假式地大声说:“是——吗——?”

回京后,川的一位在大学教书的朋友改了他的一些诗句,都改得很好,惟有这二句我坚决不同意改。两个“望”字生动地表明了川对背夫离去的留恋,而“连山”所表达的既是一种实景,也是一种留恋,“雾茫茫”中既有真雾,也是泪雾。

629日下午1点多,车到北京西站。

川家离西站很近,我们背着包步行去他家,这里是我们出发和结束的点。

走在北京的马路上,我心中充满了自豪,我们完完整整地从独龙江归来了!

 

谁带我同行(17) - 清平 - 清平世界

贡山教堂。 

  评论这张
 
阅读(363)|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