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平世界

凡所有相 皆是虚妄 若见诸相非相 则见如来

 
 
 

日志

 
 

转一篇灯不鲁姑的日志  

2011-03-23 18:45:13|  分类: 资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阅读好文章的感觉很美妙。意外地发现了灯不鲁姑的博客,拷贝网址与友人分享:http://blog.sina.com.cn/zhuhailidan

 

那一年在雅鲁藏布/河南农民就这样灭了驴友
(2008-03-23 14:23:32)


分类: 亲爱的


我所见到的雅鲁藏布大峡谷(四)
 

很强的美国国家地理,超强的河南农民

 

    1998年秋天,我参加中科院的“人类首次徒步穿越雅鲁藏布大峡谷科学探险”考察队时,在雅鲁藏布大峡谷顶端通道的排龙到扎曲一带,当地人将外来者分为3种:“考察队”、“外国人”、“广东”。

    那一年,关于“雅鲁藏布大峡谷探险旅游”的炒作第一次在广东引爆,这里来了第一个旅行团:几十个满腔豪情、全套驴友行头的广东男女。大峡谷里的老乡们管他们叫“广东”。(在此后很长时间里,“广东” 成了当地人对“游客”的通称。)

    广东旅游团没有走进真正的大峡谷深处,只去了顶端的扎曲即返回。他们来此之前,广州媒体大肆炒作,将此行形容得惊险无比,旅游团的游客被称为“壮士”(那时候“驴友”这个词还没用开)。这些壮士们个个全副武装,如临大敌;走到扎曲看了那个作为“大峡谷标志”的马蹄型峡弯,壮志得酬,“广东”们意犹未尽地还在村里的公用木屋里题字留念,以纪此行。

    其实,从排龙到扎曲是进入大峡谷最好走的路,无论是半山腰岩壁上开凿出来的羊肠小道,还是密林中的骡马路,都是常有人走的,坡度也不大。几座凌空飞架的钢索吊桥,桥面绑有足够宽的木板,两边有钢绳保护,虽然走起来摇摇晃晃的,却既不险也不难。真正麻烦的,是几处较大的塌方和泥石流,但它们有个好处是:数量和宽度都适可而止。

    排龙的老乡们至今还在笑“广东”们:“那些广东!走出来一见到公路,女人们都哇哇哭!嘻嘻!既然那么喜欢公路,为什么来这里?”

    生长在这里的老乡们哪里知道,不来这里,“广东”们哪会对公路有什么感觉;而他们千里迢迢来,得了这么个感觉,就已算不虚此行。

 

    到大峡谷的外国人则是实实在在地有备而来。走出大峡谷的路上,我与4个美国人同行。这是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的一个摄制组,专门从尼泊尔带了6个厨子和“跟班”,又请了2个藏族导游和20多个当地民工。其中有2位美国人是大峡谷专家,说流利藏语,他们对这一地区关注已久,10年前开始在尼泊尔学藏语,此后多次进藏,这几年每年来大峡谷2次,每次短则半月,长则月余,一个个村子挨着跑。

    他们体力相当好,这样寒冷的西藏冬天里,通常穿着是冲锋衣和短裤,在凛冽的冷风中光着两条腿,在山道疾步而行。

    他们吃得非常讲究――在此地简直就是惊人的奢华:除每个人的露营帐篷,带了2顶大帐篷,一作厨房,一作专用餐厅,晚餐有汤、炖菜、鱼肉沙司、2道主食,以及红茶等;早午两餐有黄油花生酱配煎饼、牛奶、红茶,及野外专门的高能量食品。相比起中国科考队一天只有两餐、每餐限量一盘饭一勺炖菜的艰苦,实在是豪奢生活。

 

    与上面这所有的人比较起来,河南农民李天运完全是个“另类”。

    独自走进大峡谷的李天运毫无“壮士意识”,见人先陪笑脸。他一路打听着走进峡谷来,遇上的门巴、珞巴人都问他:“你是广东?”李天运一再强调自己是河南人,大峡谷的老乡们终于弄明白:“喔,你是河南地方的‘广东’!”

    李天运是看了中央电视台关于我们科考队的报道后赶来的。“这么好的地方,这么伟大的事儿,我想亲眼来看看!”李天运说。他看了两次报道后就上了路,没有带任何野外必备品,就像去邻村看亲戚,笼着袖子就出门了。

    他先从家乡灵宝县赶到开封,乘火车到成都,再飞拉萨;到拉萨后打听怎么去大峡谷,竟人人说不知道,自己去书店查地图,知道要先去林芝八一镇,于是坐了2天长途汽车到八一;再打听,有个司机告诉他得先去排龙,为省钱,李天运搭了一整天摩托,又转卡车,终于到了排龙;然后走了2天山路到门中――他从电视里看到门中有考察队的人,但这时我们的大本营已转移到扎曲,于是李天运又寻到扎曲来。

    李天运的经历听得我们目瞪口呆:“你就这么两眼一抹黑,就来了?”

    “可不是!”这个没有向导、两手空空的孤身旅游者憨憨地笑着,一脸满足。

    他也没带相机,请当地人带他去看了扎曲下面那个“大峡谷标志”马蹄型峡弯,背着手端详了一阵,点头赞叹,然后在我们一位队友帐篷里挤了一夜,次日凌晨4点多起来,随去排龙的民工回去了。

 

    这是我平生所见最本色的旅游者——他消解了一切以自恋为核心的潜主题,把旅游还原成完全属于自己的私事。这使他自己和看到他的人都觉得轻松愉快。

    后来我再遇到去过点儿什么地方的人咋咋呼呼,一唱三叹,就想起河南农民李天运,不禁微笑,心中遥遥向他致敬。

  评论这张
 
阅读(213)| 评论(1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