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平世界

凡所有相 皆是虚妄 若见诸相非相 则见如来

 
 
 

日志

 
 

清平大姐的《朝拜墨脱》赏析 / 作者:翻山越岭(沈阳徒步的作家,1966年生人)  

2012-09-14 21:19:33|  分类: 2011西藏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清平大姐在徒步札记上所写的《朝拜墨脱》,感想不可名状。
    读了好几天,读了好多遍,真的不知怎么写读后感。
    “神秘”、“入境”、“超脱”,这些悠远深邃而又仙境的词汇都不足以形容这篇文章。
    想了半天,只能是用平俗的赞叹来表达了,那就是“沈阳徒步论坛又一位才女诞生了!”
    最近其他事有些忙,每次上论坛就只是匆匆地浏览,已发现了一些很高质量的文章,如咸杰,如常征,如青竹,如天之涯,如阿焰,如海亮人生等,待以后慢慢细品,但清平大姐这一徒步的重磅文字,是那样的让人心仪。
    如果说徒步名笔老庸的文章清淡、雅致、哲理和回味,小船儿的文章随性、顽皮、率真和直情,那清平大姐的文笔则是浓烈、瑰丽、哲学和神秘。
      

《朝拜墨脱》是一幅精美、壮丽的徒步巨型时空画卷:
    有时,清平是一个轻巧、爱玩的徒步小女人:
    这一路,我摔了三个屁墩儿。摔倒的时候不能挣扎,任随它摔,反而摔得无痕无痛,爬起来照样向前跑。
    快到拉格的时候,我让西绕先走,自己背着相机在后面慢慢地玩。
    太阳很高,阳光仍然很强,真不如在路上多玩一会儿。  
         最后一小段路宽阔而平坦,我磨蹭着走到拉格,有些意犹未尽。
        有幸如此从容地大吃“小草莓”,真是痛快!幸福感陡然飙升……
    水太深的地方不敢下去,把水杯挂在登山杖的腕套上钓水,很有趣。
   几次遇到长相十分诡异的大树,是我非常喜欢的神话境界,都没敢久停细品。
    我跟在两个向导身后一路飞奔。咬住,不松劲,跟上他们不是问题,毕竟我没有背负,但这种闷头赶路不看风景的走法我不喜欢,只能偶尔爽一把。
    小路很窄,每一个人都无法中途停顿,我的护膝总往下掉,只能一边小跑一边弯下腰急速地用手往上拉一下。
    真地吃到了冰淇淋!心满意足得无以复加。
    文中作者对自己这样的描写多处,轻松、俏皮、克服、满足。让读者忍俊不禁。


    有时,清平又是一个悲天悯人的至情善人:
    在一处窄小路径旁,看到黄春燕的简陋墓碑,我心一动,弯腰拣起几片新鲜树叶放到碑前。
    汗密一直是晴的,雨只下在路上,真与海客的祈求有关呢。这场雨对我触动很大——要处处谨慎,时时感恩,万不可吹牛、自负。
    可是,西绕是个非常单纯的人,他已经完全忘记了对我的责任,只想把剩下的路赶快走完。(西绕做的不周,但对他没有任何责备)
    零四年我初见绿色清流进入浑浊的怒江时难过得哭了,再清的溪流一旦进入江湖便身不由己,原本的清只能保持一段,同流合浊是必然的结果。
    厕所的空间很大,冲澡也在其中,因为有那个下面水流很快的便坑存在,洗得很不踏实,总担心有什么东西被水流带走。
    西绕默默地跟着我们,一定很寂寞。
    评的是文,不小心评了清平这个人。其实,还是写法经典、深刻,才让我们共见了清平其人。真、善、美潜在心中,能不出好文?
   

    面对怠慢与不公,清平还能坚持自己的正义:
    海客让我回去交钱。我仍不说话,只是站着不动。
    这时我依然执拗地维护着自己独处的空间。
    想起如今在年轻人中比较流行的“穷游”(用很少的钱走很长的路)。此种游法有它积极的一面,但是应该把握一个度。过度则会依赖蹭车蹭住,进而依赖蹭吃蹭喝。另一边是当地人对他的深度鄙夷……只能看到“穷游”青年的一面之词,我鼓了若干次勇气想对他说出真相。
     清平对景物的描写,是大师级的,色彩浓厚,突显,尤如做油画的写实,近看是颜色,远看是风景,想着看是意境。
    我回头看到加拉白垒正被浓云遮掩,峰尖上有点金色。
    我看到公路右侧下方是一个峡谷!里面布满斑斓的秋树,极有诱惑力。
    路上的风景“有点像盆景,大盆景;有点像园林,大园林。
    松林口到拉格的风景不错,蓝色的天,飘动的云,各种形态的山峰,彩色的林木,无处不在的飞瀑,奔腾着叫嚷着的清澈见底的多雄拉河,还有一种悠长的虫鸣响彻虚空。
        整个环境气氛依然很好,特有的气息从每一片绿叶中弥散出来,形成一种说不出的氛围。
    清澈碧绿的多雄拉河跟随了一路,奔腾着,欢叫着。江涛、鸟叫、虫鸣,天然一支交响曲,声声入耳入心,深度享受。
    有树的地方是厚厚的绿色地毯,有人空降下来都摔不坏……树很密,藤子很多,阳光进不来,形成一段神秘幽暗。
    随时抬头都能看到伸展到路上方的新生的嫩绿色藤子尖儿,像一个个美丽的音符,背景是蓝天或者白云。每一个音符都各有特色。         小路弯来转去,周边是深崖,深崖下面生长着各种热带植物,它们像一个和谐的大家庭,彼此相扶相依,自然参差地美丽着。
       高高的芭蕉树宽大的叶片四处伸展,如诗,胜诗;如画,胜画。
       文中随处都有大段的景物描写,这是笔者最佳的擅长。
    当然,对诗情画意的体会作者抒情的更是浓烈:
    于我,独行时风景最美,没有干扰,可与大自然心灵交流。
    慢慢地走,慢慢地欣赏、感受和体验圣境的清幽……
    亲眼看到莲花型的墨脱时,扑面而来的千古灵气荡去了我身上所有的风尘与疲惫……踏上县城路面,顿觉身轻如燕,有想奔跑的冲动。
        这些都令我心情愉悦。没有震撼,没有情绪起伏,温柔淡雅的享受。
        行走其间,心里踏实、愉悦,莫名地感动……
    夜色渐渐地浓了。我站在木栏旁,听涛声,享月色——细腻的甜蜜,有如涓涓细流,在血液中轻轻地、轻轻地流淌……
    刚走了几步,就觉出异样来——见到“莲花”之前还浑身疲惫四肢酸软呢,没休息,疲惫感居然已无影无踪,浑身轻松、舒坦,有想奔跑的强烈冲动,但路上人多,没敢跑。快步走,感觉着脚下的弹性,身轻欲飞……
    路上,意外地看到阴历十五的圆月挂在空中,美丽,温馨,心中漾起一圈圈快乐的涟漪,幸福得如醉如痴……晓东拍了一张照片,影像里有两个月亮。
    作者写了这些,其实都为了一个最终的目的,禅性的体悟,圣洁心灵的放飞:
    现今环境与当年已大不相同,但我相信,只要用心,总能感受到一些遗留下来的信息和灵性。
    若有机会重走,不请向导,彻底独行,早出晚归,慢慢地品味细微的美妙与禅意。
        当地人都不敢单独走这条路,怕野兽,也怕鬼。对原始森林,很多游客也是既热爱又惧怕,我却独爱牠的那份幽深与神秘,并为此兴奋,兴奋得没有丝毫恐惧。
        西绕的信仰极虔诚,规矩比较多;我的信仰自由散漫,重心,不重相。
        几次遇到长相十分诡异的大树,是我非常喜欢的神话境界,都没敢久停细品。
    周边的山很高,没有经幡,说明没有人爬上去过,无人走过的地方最有灵性,只驻足遥望一会儿都有感觉——不是臆想,是我无法言说的真实体验。
    随时抬头都能看到伸展到路上方的新生的嫩绿色藤子尖儿,像一个个美丽的音符,背景是蓝天或者白云。每一个音符都各有特色,有一种让我看不够的美。我走一会儿就站住抬头享受片刻,感觉身体和精神都在天堂。
        好几次我望着深崖都有想跳下去的念头浮起……当然,只是一种欲念,就像人看着鸟在天上飞便渴望飞翔一样。
    便坑下面是流水,很像丽江街边的流水,一样的速度,一样的清澈。我不知道这水流向何处,有一种隐隐的心痛。
    每一次,轻轻地回想起初见墨脱那一瞬间的感受,我的血液立即会异样地流动起来,眼睛发潮,身体有点儿冷……那是一朵怎样的莲花啊!牠直逼我心灵深处,猝不及防的深度感动与震撼在一瞬间遍布我周身的每一寸肌肤和骨髓,涌满全部血液,使身体隐隐地膨胀——无形——消失……再慢慢地回复原状,犹如一次短暂的深层洗礼。
    以上大段的引用在这里无法评述。再玑珠的词汇,再凝炼的话语都超不过原文的光辉。正如同你看见一件好东西,你着急的无法形容,一定会拉着你的好友亲自去观瞻一样。
    此文的结尾,则更是作者的点睛之笔,可见清平行文布局的匠人之炼。五人的诗会,歌会,奠基了画卷的人文之底,升华了人心乃万物圣灵的哲思,尤如祥云萦绕,丰满文章全篇:
    于是,海客主诵,众人附和——“海客谈瀛洲……”
    神来之诵,不可重复。
    他背诵出的每一句,都有物像在我的脑海中浮起,令我忘却今夕此地,神游于——墨脱之外,宇宙之间……
    意犹未尽,群体又继续背诵“明月几时有……”、“花间一壶酒……”、“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
        再后来开始唱歌。他歌声中散发出的豪情壮志,记忆犹新。在几个小男孩相互推让的时候海客说,《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怎么唱来着?我起了个头,然后同他一起唱。平时我没在公开场合唱过歌,此时,也像孩子一样放任起来。冠华说,有点像朴树的歌。我说,我第一次听到朴树的歌时觉得很像《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哦。
    月光清朗,灯光朦胧,我们5个人度过了一个难忘的墨脱之夜。

    万法归一。那就是人心灵的愉悦,豪放的激情是世间的永恒的追求。
    看了清平的这篇天意之作,本想写读后感,但深感词藻廖廖,语不尽义。只能从赏析的角度粗粗略评,望清平见谅。因为这篇文章的丰碑太巨大了,深感惊羡,深感仰视。它是徒步人行文的经典之作,因为墨脱本身,也是徒步人的极至追求。
    如果说老庸的文章是写意的中国画,小船儿的文章是喜庆的年画,清平的文章则是写实的油画。这油画,全景铺满,笔锋洒脱。色彩直逼心灵的同时又充实着浓厚的宗教情结。这宗教,不是凡间的追崇,不是平俗的随流,而是清平心中神圣的殿堂,是清平自己宿命或不宿命的归宿……

--------------------------------------------------

东北虎(沈阳徒步的总头儿)的跟帖:

清灵神秘墨脱画
平厚激情雪域诗

--------------------------------------------------

清平的跟帖:


每天晚上七点多至九点,我都在农展馆的操场上快步走,今天有点特殊原因没出去。刚好在这个时段里接到翻版的电话,过后我想,如果我正常外出运动,翻版打电话没有人接,会很失望。上天总是安排得刚刚好,让我意外地呆在家里,等着接一个小知音的电话。
翻版的声音明显地比平时高了几度,正在激动之中。他说用了一下午为《朝拜墨脱》写了个评论。开车的路上在看《旧文》。我说,开车得用心,不能看手机啊。他说,等信号的时候看的,现在把车停在路边打电话。我说,你的激动令我很感动,就凭你的感动,我出游回来请你吃素食!
上来读翻版的评论,被更深地感动了。近一段,翻版一直没参加集体活动,原因是工作忙,不放假。《永不止步》被许多人盼着,没有时间更新,却用了一个下午来写这篇评论。
我被左小璐引来沈阳徒步论坛时,只想随便看看,但马上就被翻版的小说吸引了——看得出来,里面的许多故事是真人真事。于是,最懒得往人堆里凑的我开始钻进这个“大”人堆里,一次比一次更热爱这个集体,时常被这里的人和文感动。
发旧文时我已经说了,“嘤其鸣矣,求其友声”。大家对我的褒奖和溢美之辞不会令我自鸣得意,但我会为在这个大集体里找到知音而兴奋不已……找到沈阳徒步这个大集体,是上天给我的恩赐!有缘与这么多可爱的人相遇相识相知,是上天给我的奖赏。感恩。感恩。感恩……
楼上楼下的友人们,我会记着你们的话和你们的友情,你们和你们的友情与爱,是我生活中的阳光,给我光明,给我温暖。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