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平世界

凡所有相 皆是虚妄 若见诸相非相 则见如来

 
 
 

日志

 
 

2013西藏行——圆梦(13)  

2014-01-13 23:09:22|  分类: 2013西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22日圣湖玛旁雍错之月夜。

前方是黑暗和未知,双眼一时落寞。

不断地回头,可以望见暗淡的山影,和两处小小的“灯光”(一处在路边,一处离路有段距离)。

禁不住想象这两处灯光是否可以住宿,但返回的念头刚一浮起就被我掐断——身体渴望寻找住处,而潜意识渴望一个不眠的圣湖之夜。

停下喘气的时候仰头数星星(仰头的动作很不利于调整呼吸,但星星的诱惑力在黑暗中愈加大了起来)。星星不是一起出来,它们一颗接一颗地陆续登场。

终于——湖东边出现一大片微光,我的心跳加速——这个夜晚的月光于我是多么多么地重要!

发现微光6分钟之后的北京时间2231,阴历十八的黄色缺月从圣湖的水中露出头来,瞬间的美令我短暂窒息。

只为这一刻,都值得为她吃尽千辛万苦!

我冒着失温的危险在圣湖水边站定。无法不止步,月初升的美瞬息万变,我无比贪婪的心和眼舍不得错失任何一瞬。

黄黄的斜斜的小巧玲珑的月儿从湖水中温柔升起,像婴儿诞生一般神圣。小巧的月儿与湖水若即若离,仿佛在与圣湖轻轻亲吻。我一次再次不自觉地摒住呼吸(激动和摒气都加重高反,可是我无法自控)。

在城市里,初升的月儿特别显大,而在圣湖,初升的月儿是如此地小巧,小巧得仿佛可以托在掌中。

月儿缓缓地、缓缓地升高,一点儿一点儿地跳出水面,像一个刚一出生就会蹦跳的可爱孩童——令我怜,令我喜,令我痴,令我狂……

泪奔……灵魂的下意识。

月在湖东。

我在湖西。

月影横跨圣湖,如一条光柱。

光柱在水中很有劲道地摇啊……摇。

一圈,一圈,一圈……

慢慢悠悠地摇啊摇,摇得我的心儿酥醉——醉入湖水深处,不思归。

继续向前走。

再不走就冻僵了。

走得很慢,不再看脚下,歪着脖子看月和水中的光影。

上天真是照应,这段路好极了,平坦又宽阔。

月儿不断地升高。光影不断地变化。时宽,时细,时连,时断。像金色的链,像散落的星,像礼花,像碎银……心,似乎被一只婴儿的小嫩手在挠,痒痒地,柔柔地,融化在不断变化着的月影中,忘却前世今生。

月夜的美幽深而神秘。周边的黑暗与月儿的清丽相辅相成。我渴望了多少年的黑暗、幽静和美丽的月,都在这个夜晚经历了。现实的深度超越了我的梦想,突如其来的享受是如此地奢侈!面向神山圣湖,我的心灵和身体一起匍匐在地……情不自禁。

040到达果粗寺。

从楚古寺到果粗寺21公里(52~73),我走了13小时40分。

路右边是湖水。

路左边是垂直的山崖。

山崖陡峭。

仰头可望见房子,似乎果粗寺的主殿离得不远。

几只狗在我到来之前就开始吠叫。其中一两只长久地狂吠。

感觉非常地不爽——攀山路奔果粗寺的想法顿时瓦解。同时瓦解的还有在果粗寺登高赏圣湖的计划。

路边的小屋都锁着,我转了两圈,没找到可以擅自闯入的缺口。

不远处有手电光在闪,我想像着一个男人正打着手电朝我这个方向走来。

只要遇到一个人(随便什么人),我就会有住处。

困倦如山一般沉重而持久。

可是,盼着的人没有过来。

闪光是一种虚无。

之后的整个晚上都伴随着不同方向的闪光。我为之惊喜了三次,才明白是一种幻象,从此不再被其诱惑。

夜初临时的灯光也是一种虚无,多亏没返回去。

尽管虚无,也是一种存在,亮光为黑暗而单调的深夜增添了特有的情趣。感谢闪光,感谢闪光带给我的欣喜与安慰。

决定继续向前走,狗又吠叫起来。

我有点愤怒,大声地唱起莲师心咒。

哈哈。。。在黑暗处乱吠的是几只色厉内荏的狗,我一唱心咒,它们就老实了,纷纷从暗处跑出来,绕开我,无声地夹着尾巴迅速逃跑。哈哈。

继续沿湖边走,几步之外就是湖水。

起风了,波涛声如海浪一般响起来。

没有时间的催促,没有必须到达的目标,走近水边,把手指在湖水里浸了一下,真凉啊!

用手或脚(用脚更郑重、真诚)与水接触,是我个人的心理仪式,以这样的仪式与一片水域心理拥抱。曾写过一篇《水清濯足》记述。

零五年九月我曾光脚与这片水域亲密接触过。但这个晚上绝对不敢脱鞋,须时刻警惕失温。

有涛声陪伴,享受世界上最美的音乐。

湖边的路修得坚实,脚感很好。

路渐渐地升高了,与湖水有了垂直距离。

有一段堤坝挡着,只闻涛声,不见湖水。

经过一处比较陡峭的地方,路上有形状怪异的石头,路旁是山崖,白天会很美。

注意脚下,小心绕过。

凌晨2点以后,湖中没了月影,偶尔有一点儿片断的闪光。

再后来,湖面黑了。

月儿亮在高空,悠远,深邃。

地面的一切都变黑了,但眼睛会慢慢适应。不到万不得已,不使用头灯,明亮的灯光使周围世界消失。

极困,站着就能睡着。

我明白,这是高反加身体虚弱加寒冷的综合结果。

早餐后再没吃喝,就这么不停地日夜兼程,尽管自我感觉身体轻快,毕竟是肉身凡胎,还没修炼出半仙之体。我努力地克制并抵制着困倦,每次站住喘息都只停顿五六秒,不敢超过十秒,怕睡过去。有几次短暂的睡过去,但马上就惊醒了。

天黑之前忘了把膀胱里的水排掉,到了这个时辰就只能忍着了。气温明显在不断地下降,周身紧缩,手脚僵硬,胃肠空空,排水是大忌。一直坚持到基乌寺才解决。

这一晚肚子居然没闹!前一晚起来四次,如果再像前一晚那么折腾,死定了。

隐约感觉左前方有经幡,经幡后面似乎有房子。嘿嘿,本老土这昏花老眼在关键时刻挺给力哦!其实是脑力(或是神力)弥补了眼力的不足。

虽然极度困倦,但思维清晰而坚挺。

从小路摸索过去,还真看见一个茶馆式院子。

大门用铁丝缠着。

我用力将铁丝扭开,进去。

一间一间地查看。有的屋子锁着进不去。有的能进去但地下有水,房间都是空的,没有任何物品。

哪怕有块砖呢,也能将我与地上的水隔开啊!想找个避风的角落坐着眯一小会儿的愿望终未能实现。

从原路退回来,大门的铁丝没能重新扭上,实在是没了力气。

白天都能走错,夜晚加倍小心,忐忑地找回原路。红衣帅哥教的判别办法,在这个夜里用上了。

继续向前走。

继续不被虚无的光亮所迷惑。

继续与执著而强烈的困倦抗衡……

我很心安地相信:上天定会助我走到基乌寺。

我很甜蜜地想:到基乌寺就马上找个地方睡一觉。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2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