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平世界

凡所有相 皆是虚妄 若见诸相非相 则见如来

 
 
 

日志

 
 

2017琐事记(2月)  

2017-02-01 21:06:01|  分类: 杂事小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1:我和妹去妈家包了饺子,初五嘛。妈明显见衰,真是老太太过年啊。看着妈走路费劲,后背疼得厉害,却什么也帮不上。人老了,心境靠自己调,身体靠自己运动,别人很难帮得上。妈喜欢聊国际国内大事,而我们都聊不上来,连陪妈聊天都不胜任。 样子发来她儿子与她同学的女儿在一起的一段视频,我乐了——垚垚与大他两个月的漂亮小姐姐在一起时的表情十分得意臭美状。

2017琐事记(2月) - 清平 - 清平世界 

22:在华夏知青网看到悼念OKOK的文章。原来,我不在沈阳期间又走了一位网友。   昨晚与风清QQ聊天,他说“明年春节还能与你聊聊就好!”这话是句调侃,但看起来总让人心里有点那个。我们每一个人都得珍惜自己的健康,并努力提高余生的生活质量。第一,尽量地哄自己开心;第二,合理地运动不偷懒;第三,饮食起居有度。这三条我都没做到,尤其是最近。得强制自己紧张些,别太安逸懒散了。   昨天问我妹,离家久了会想念沈阳话吗?她说最长离家不到一个月,没想过。我年轻的时候没想念过沈阳话。在乡下一呆就是半年,在长春读书时每学期也好几个月不在沈阳。那时觉得沈阳话土了吧叽的,听不到才好。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觉得乡音亲切并且听不到时会想念呢?始于2004年。我从小生活在平原,特别喜欢山区。在独龙江的山水间徒步,喜欢得不得了。可是,当我们从山里出来,见到第一块比较大一点的平地时,感觉特别亲切,满心雀跃。而在北京火车站听到列车员的沈阳话时,那心情真是好极了。前些日子在样子家,下楼就是健身房,还有大小四个不同功能的游泳池,离小区200米就是公园,公园里有700米一圈的跑道,每一百米有一个标识。跑道周边有各种健身和娱乐的设施。到处都是我偏爱的热带植物还有那很不错的空气,但那里仍然不是我愿意长住的地方。尤其是满耳听到的马来语和闽南语,听得多了很闹心。如果听不到汉语普通话,能听到英语都觉得亲切,虽然也听不懂。样子说,妈你怎么说话越来越土了啊?呵,其实是我喜欢土,特意往土了说,还喜欢说土话,这个习惯从2005年就开始了,越是在壮丽山水面前,越能忆起一些沉睡了的土话。每想起一句土话就能兴奋一阵子。最初那些陌生的舞友听我说不到五十岁就退休了,还以为我是下岗工人呢2017琐事记(2月) - 清平 - 清平世界 终于明白“故土难离”的含义。终于明白,自己的许多热爱纯属叶公好龙。可以做一个候人,但不适合移居。先懂得自己真正想要的,然后创造条件让自己愉悦。  中国诗词大会第一季,并不是很喜欢,也从头到尾补看了全部。第二季又开始了,我每晚都在网上看前一天的。也不是很喜欢,但仍然在看,原因不止一个。首先是也喜欢古诗词,虽然会的不多,那些题目大部分都能答得上来,当然,到了现场就未必了,若赶上运气不好第一道题就败下阵来。其次是喜欢点评嘉宾所说的内容,尤其喜欢康震的激情和率性以及蒙曼的随意和渊博,王立群有点迂,反应也比较慢,但还算博学,也能凑合着看。最吸引我的是有我欣赏和喜欢的选手,比如陈更,这次终于当上了擂主,名至实归。又新出来一个可爱的小姑娘武亦姝,很养眼养心。稍带一个功能是九宫格能让太闲散的我动点脑筋,反应慢了容易错。眼神不好,得认真看题,稍不小心就掉坑里了。最强大脑离得太远,除了感叹和激动,自己的脑子根本用不上,离得太远太远。中国诗词大会虽然有些题简单得太没意思,毕竟还有可以动动脑的部分和自己不会的题。呵呵,刚看武亦姝出场的自我介绍我就很喜欢他,但没想到她能把陈更顶替掉。后生可畏哦。陈更的可爱之处是她衷心地为亦姝小妹妹高兴。可爱的俩姑娘!我将继续关注后续各集。

23:每天看一集前一天的中国诗词大会视频,挺有意思。飞花令比答题有意思,因为选手背出的很多诗词我不会。昨晚早早关机,但上床时也过午夜12点了。醒得并不早。下午1点多妈来电话,照例问“你吃饭没?” 我说刚起床还没做饭呢。只要不是正在吃饭中,妈就不会生气。如果碰上正在吃饭,妈就会说,一打电话你就在吃饭。妈没正事,只是想唠叨对我之外的弟或妹的不满。如果对我不满就找他俩唠叨。我说,妈,这么多年了,我们几个有啥毛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别想不高兴的事让自己堵心。妈听着不高兴地说,你就总向着TA。没法不向着,因为我们姐弟仨的言行方式基本上是大同小异的。妈喜欢聊的内容不是国内外大事就是鸡毛蒜皮的小事,都不是我们擅长的,真是难为我们了。哎,谁还没点心理垃圾啊,如果不能自行消灭,也最好是冷处理,唠叨给谁也是负担,只能让人堵心或不快。有时候,自己的心理垃圾还没清理呢,再加上他人唠叨来的垃圾,真有点不堪重负哦。从去年12月9日离开沈阳飞新加坡,直到现在,我还没恢复原来的生活方式,过得有点醉生梦死。此生生命不过是灵魂的一件衣裳。但这件衣裳也并不是想扔就扔的。啥时候扔掉,上天说了算。还得好好地活下去。。。回来半个多月了,每天都想出去,却惯性地一混一天,并且熬到很晚才睡。昨晚同妹说“明天开始运动”,今晚是无论如何也得出去了,再泡下去人就完了。晚8点,路上无人,只有初七的月亮守在夜空中,像一位忠实的友人。衣服穿多了,不敢快走。回到家饭厅的灯突然不亮了,索性黑着躺在地板上,心里默诵着月下独酌。一个人,无论有多少亲人和友人,总有专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孤独。可歌。可享。

24:3日的诗词大会。诗词功底不薄的抚顺选手王冬妍(俺老乡哦,抚顺离东陵太近了)把一道非常简单的题答错了,董卿对此表示非常遗憾,两个黄鹂鸣翠柳怎么会是冬天呢?我想,这丫头可能没出过远门,至少是没见过高海拔那四季常在的雪,所以才被第三句诗所迷惑。可见,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哪一个都不能偏废哦。这季诗词大会临时加入毛的诗词,挺坑孩子啊。

25:一直没恢复做操和跳舞,惰性难除。昨晚第二次出去走走,遇到农展馆的几位舞友,大家边走边聊,后面尾随一只野猫。小孙说,跳舞的时候它就在旁边。我与舞友分手,小孙说,它跟你去了。我回头看,真是跟过来了,一大群人,它偏选中了我。我没按常规路线走,在农科院里绕了好几圈也没能把它甩掉。我反复对它说,真抱歉,没带吃的也没带钱,别跟着我了。说啥都没用,它还是围前围后地跟着,弄得我很紧张,生怕它跟我回家。我自己都吃这顿没那顿,一堆衣服懒得洗,弄它回去实在是力不从心。只能狠心让它继续流浪了,本老土太懒,不敢收养小动物。昨晚下雪,开始气温高,化了,后来降温,路面结了一层冰,很滑。

26:零点前后看了中国教育的珠峰西南联大,三集PPS。早已知道的事情,却再一次被深深地感动。感动之余忆起我的中学生活,虽然只有二年,却是记忆深刻。我们幸运地赶上了一批优秀教师。下午自习课的时候,三门主科的尖子学生时常泡在老师办公室里,多年后能够记住的不是学习而是玩耍,自由,轻松,好玩。当年校园也很美,有很多树,还有果树和稻田。如今,曾经的果树和稻田都变成高楼和马路了。清贫的年代里曾经有过很多美好的记忆。  T老友来电话的时候我还没起床。谈话也需要棋逢对手,瞬间搭建起一个有趣的平台,进而引出有趣的话题,并且贵在机锋。  人是很奇怪的生物。我生来就有不算严重的抑郁心理,好在童年得到了很多爱,心理还算强大,熬过一次次心理危机。   样子家周边全是新楼群,高层且密集,却很少超市和菜市场。我家周边没有很多楼,多是六层,但有好几个超市,还有一个较大的菜市场。细想一下明白了:第一,样子家周边多是年轻人(我家周边老人多),年轻人家里多半不开火。第二,即使开火,也多半是网购,主人可以用手机遥控小区电子门,让快递员顺利把货送到家里。像我这种没有手机的人,在样子那儿没法独立生活。我在想,继续发展下去,各种实体店会不会越来越少呢?

27:凌晨还在电脑前折腾各纬度的日照情况。没学过世界地理,算是补课吧。之所以折腾这事儿,是因为在样子家的一次对话。他们的楼每层四家,十字分割,布局可想而知。公共空间是相当宽大的电梯间,无窗,风直穿而过,时刻是绝对风口。样子家在西南角。我说,北边的两家终年不见阳光了啊(以我们沈阳的经验如是想)。北北说,阳光在不同的月份会光顾不同的方向,再过几个月我们家就进不来阳光了。噢,原来是这样。我在网上搜索了好久,也没找到这方面的文字介绍,失望。沈阳的日出日落时间终年变化。白昼最长与最短差距巨大。新加坡的日出日落时间全年都没啥变化,最高差10分钟左右。这些问题够我这僵硬的大脑思考一阵子啦。   早上8点醒来,10点才真正清醒。想去妈家,电话过去,妈嫌我碍事儿,没让我去。今天钟点工第一天来妈家上班。我能理解妈,她不想让陌生人见到我这个又老又垚的女儿。不去也好,在家继续泡。  垚垚真有力气,才40多天,已经能自己抱着奶瓶吃奶了,当然,他还不能把握抱的位置和角度,所以不能持久。

28:打开电脑,桌面上空空如野。搜索解决办法,妈呀,一二三四……好麻烦啊。试了最简单的第一招儿,嘿嘿,解决了,又懒又笨的老俺一乐。  样子总管垚垚叫这货。下面这件衣服这货已经穿不了啦(太紧),我想看看小到什么程度,样子拍张照片发来。我又到电脑里找出来我抱着这货的照片,那时衣服好肥啊,肩膀上的线还没拆呢。之后脑袋出不去才把肩膀处的连线拆了。

2017琐事记(2月) - 清平 - 清平世界2017琐事记(2月) - 清平 - 清平世界
29:去妈家。天有点阴。148公交车沿路的又矮又破的民房以及所有的东西都笼罩在一片脏暗色中。沈阳最脏最破的街道令人堵心。小时候沈阳城很小,北京城也不怎么大。如今有些乡村变豪城了,而有些乡村还是乡村。妈的腰更弯了,全身都疼。医院连疾病都医不全,何况衰老。妈总提到死的问题。没有健康的活着,确实很难。可是一切都有点晚了,如今运动对妈来说,也是艰难得很。人啊,只能在没太老的时候适当运动,才能在将要到来的晚年不是太糟糕。人生几十年,不短也不长。一边是垚垚的日新月异,一边是老妈的江河日下,面对可以自己把握的内容,万不可忽略。

210:昨晚,2017的第三个长电话是YP打来的。YP是一个清纯,热情,利他,聪明,好学的女子。先是研究藏传佛教,现在在研究圣经。我说,新约旧约我九十年代初期读过,都忘光了。她说真希望我能重读,陪她聊聊。但我真是不想读了。我理解她,敬佩她。但我知道,有些事,只能独行,无人陪伴。   凌晨1点躺下,失眠。3点多才睡着。上午前玲来电话,我把心里的结全倒给了她,占用她不少时间,算是第四个长电话。之后心情好多了。最好的发小胜过兄弟姐妹,可以掏心掏肺地聊,难得的是她们善解人意有内涵。

211:下午4点多打开电脑,见到不少祝贺元宵节的信息,才知道年的最后一天来到了。从此,可以重归清静,不会再有鞭炮声吵人了。  昨天样子告诉我,年前我要买的东西她已经下单。今天他送来一本书,是梁实秋译的沉思录。天快黑了,只随意地翻了几下,里边有梁的批注,一喜。有一本好书等在那儿,心甜蜜。   看昨天的最强大脑。万花筒的题目,我一看就知道不会过关,感觉难度不够。果然。我小时候玩过万花筒,玩到最后就每天拆开,放进去不同的玻璃小块,欣赏不同的花样变化。有一天突发奇想,把手工纸用手撕碎放进去,是懒得找剪刀,结果看到的图象把我吓昏了头,之后好一段日子不敢碰万花筒。那个画面记忆太深刻了,如今都不敢回忆。现在明白了,我是有密集恐惧症的人。分形之美,如果年轻,如果进行训练,我应该可以做这个题目。   元宵节晚上是爱鞭炮族的最后狂欢,礼花满天此伏彼起,炮声连连震耳欲聋,到处硝烟弥漫,令人呼吸不畅。

2017琐事记(2月) - 清平 - 清平世界46天的垚垚在小车里被父母推到游泳池旁边。

212:下坡路走得顺当哦,回来近一个月了,没去几次农展馆,去也去得很晚,只能赶上个尾巴。今晚小张在QQ上约我,算是早出去一会儿。惰性难退啊。我没在家的那40多天大家学了二个新舞,我还没学会呢,穿得太沉,不太适应,懒得学,更懒得动。跳舞的时候月亮是红的,很大。结束的时候月亮已经升了上去,变小变亮了。喜欢初升时的月亮,大而亲切。

213:LY从澳大利亚回来了,他们两口子去女儿家,来去20天。她说吃的住的玩的都好,但还是想自己家。在悉尼的最后几天44摄氏度。我俩讨论了半天,也弄不懂南纬34度怎么会比北纬1度更热,两处都有海啊。地理没学好。她比我年轻十几岁,也说回来骤冷心脏不舒服,温差太大换谁也吃不消,样子上学时每次放假回来都先有病。老人必须独立是我和LY的共识。为儿女,既不能全情奉献,更不能依赖。进入老年,一定要把自己活好,多余的心不去操,把一切交给上天。

214:失眠。嗜睡。做了一个空前惨烈的恶梦:狮子和老虎被装在笼子里,在高速行驶的列车上,轨道旁边是深坑,深坑里有若干被速度切割下来的正在挣扎的头或身体,场面非常恐怖。纵横的窄道上有单个的急走或奔跑着的人,像游戏里的巷战。我也在这混乱的场面中,但我不是在走或跑,而是可以随意地出现在任何地方,不知道是怎么到达的。我在做的事就是提醒认识的人保护好自己并躲避灾难。我很恐慌,还算冷静;我心很急,还算理智。醒来的时候,心跳过速。

215:我每天都听特意录下来的垚垚的哭声。虽然只相处很短的时间,而他那么小,除了发出哭声不会别的,却是令我十分地想念。小家伙天生有圣人品质,懂事,很能忍耐,从不瞎闹,是个好带的孩子,与样子小时候截然不同。在车库里,我第一次抱过来他,他爸爸扶他妈妈上楼,我抱着他看着两个拉箱。离开了爸爸妈妈,与陌生的姥姥在一起,他想哭,我说,乖宝宝听话,不哭。他真就把哭憋回去了。我夸他懂事,漂亮,他居然无声地笑了。最初,喂奶的事没弄明白,一次又一次地热奶,他每吃一次奶,中间得停顿三四次,他很急,但只要抱着他,告诉他“正在为你热奶,你要耐心等待”,他真就小声地哼哼着,并不哭闹。只有在被第一个月嫂用湿巾粗暴地擦屁股的时候才哭,直到无法忍受,哭得声嘶力竭。我觉得自己比月嫂会带孩子,条件这么好,哪有大便之后不用水洗而用湿巾擦的呢?!宝宝的皮肤那么娇嫩,如何受得了!可是小两口更相信月嫂,不让我插手。我心疼得只好躲到阳台上去。10天后我忍无可忍,强行夺过孩子自己去洗,才将垚垚从苦难中救出来。   吴侠的父母比我小11岁,是样子育才同学父母中最年轻的。2011年夏,吴侠父亲在新加坡请我们一家吃饭,那时,他们的孙子1岁半,孙女在妈妈的肚子里。如今,孙子上小学二年级了,孙女也5岁了。变化最大的是吴侠父亲,瘦了差不多一半。他们夫妻关掉了沈阳的厂子,买掉了房子,破釜沉舟般地去了新加坡,为了有出息的儿子真是拼了。这次因为垚垚太小,他们一家六口匆匆来匆匆走,没聊什么,但我明白他们的幸福和辛劳以及一些别的。

216:怕变天路滑,今天临时决定去妈家,去市场买了不少菜,想给妈好好炒几个菜,结果妈中午就提前吃完晚饭了。昨天二姨来给妈包的韭菜馅饺子,妈连吃三顿。我急着去妈家,行前只喝一点芝麻黑豆糊,在妈家吃了三个蒸土豆,晚上去跳舞,没多会就饿得要虚脱了,回家吃了不少东西才罢休。妈浑身疼,我清楚这是退行性老化,大部分老人难逃的劫难。可是妈相信一定有药可治。去年刚从一场大病中解脱出来,发誓从此不再吃保健药了,可是没几个月又回归老路了。我们告诉妈,只有多活动才是自救的最好办法,可是妈听后很生气。一下午,我都在大声地同妈讲道理,累得嗓子疼,头疼,甚至腰疼。妈仍然执意要买要吃。我说,妈,如果你非要吃,可以,但必须我们姐弟三人与你一起签字画押。。。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把妈要买保健药的事给压下去了。妈说谁谁吃了见好。我说别人我不管,因为你是我妈,我必须管。上次的药把你弄病了。这个药伤肾,结果会是旧病没好,又添新病。唉。。。说服老妈太困难,累死老俺啦。。。不怕没文化,更不怕有文化,最怕最怕的是有一点儿文化。我的几位老朋友也七八十岁甚至过八十了,有的年轻时身体很不好,以为自己活不久,现在都生龙活虎地在安度晚年,打球,跳舞,唱歌,写诗,画画。。。

217:欺软怕硬(不包括与势利相连的品性)是人的天性。仔细回想谁都有过或轻或重的表现,无人可以幸免。人都会不自觉地欺负最爱自己的人。我小时候是奶奶带大的,或许因为我是爷爷奶奶的第一个孙女,直到我成年以后,他们爱我的深度仍然超过对我妹我弟的爱。因为被爱,所以任性。记忆中我把奶奶气哭过若干次,当然我也哭,心里也委曲,细节都忘了,只记得我每次与奶奶发生矛盾,都对奶奶说“你笑,你笑”。当我成为样子的妈妈以后,也发生过类似的情况,我也很生气,但没气哭过(我比奶奶坚强哦)。每次样子也都边哭边说“妈笑咪,妈笑咪”。每当这时,我就能忆起自己小时候的情形,所以,无论心里怎么气,都会努力地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来。垚垚在第一个月嫂工作期间,轻易不哭。第二个月嫂同我性情和带孩子方式相似,都属于比较爱孩子同时也惯孩子的人,没两天,垚垚的脾气就变大了,不及时抱起来会大声哭。样子说他儿子欺软怕硬。对任何人都不能太好,得把握住一个基本度。爱虽是好东西,却不可溢余。

218:亲人之间矛盾的产生,童言无忌是诱因,思维错位是元凶。      晚上去跳舞之前看了一半昨天那场最强大脑,回来继续看完。一直弄不明白速算是咋进行的,大位数除法的商也是一大串数,居然能只错中间的一位数。至于那些细微辨认的项目,我连项目的规则都听不懂,嘿嘿,不懂也爱看2017琐事记(2月) - 清平 - 清平世界 又新出来两位高手,一个是12岁的北京高一男生胡宇轩,胜了世界数独第四名的女选手。一个是台湾女生钟恩柔,速算胜了日本兄弟,取得了与土屋宏明PK的资格。接下来的赛事会更精彩,期待着。  朋友转来一篇《独生子女的时代隐痛》,是一篇我以前看过的旧文。之所以有痛,是因为太爱。五零后六零后的老家伙们精力充沛,把太多的爱给了独生子女,直到老年仍然在为子女竭尽全力地付出着。爱之深,痛之切,太正常了。防痛的最好办法是:与子女保持距离,好好地爱自己。

219:回来整整一个月了。差不多回归到原来的生活轨道上,最大的不足是仍在晚睡晚起。

220:打开电脑看到样子传来的照片,我的嘴就合不拢了。还没满二个月就穿上六个月的衣服了。妈妈的奶仍然过剩。

2017琐事记(2月) - 清平 - 清平世界2017琐事记(2月) - 清平 - 清平世界
  与垚垚视频。我的耳麦没调好,样子听不到我的声音,6分多钟就不给我看了。

221:好几百天内没起几个早了,今早5点多醒来,感觉不是很困,便去跳晨舞了。天冷,风大,只有5个人在坚持跳。见到我都很惊讶。刘悦后来的,说太阳从西边出来了2017琐事记(2月) - 清平 - 清平世界 怕饿,出门前我特意喝了一小碗黑豆芝麻粉,结果不坚持到底就饿得先撤退了。脑袋不困了,但身体还不太习惯起早,而且眼睛发酸。估计难持久。

2017琐事记(2月) - 清平 - 清平世界好不容易起个早,拿起卡片机拍下窗外的晨曦和阴历二十四夜的月亮,留念。虽然已经到了阴历二十五,可是在我的概念里晚上的月亮才算当日的呢2017琐事记(2月) - 清平 - 清平世界

222:让老猫头鹰起早很逆天。睡了8+2.5个小时的觉,终于全身各处(尤其是眼睛)都舒坦了。人与人是有差别的,并且这差别还很大。我不会再强求自己,今后要给身体自由,不用理性去强行改变它的习惯。外星人嘛,能在地球上活成这样,我应该给自己鼓掌才对。不与任何人比,活好自己。心结散了,时间是最好的药。任何人与事,取其正能量和阳光的一面正视。每天打开日志,从头到尾看一遍垚垚的照片,一笑,再笑,心情大好。 中午起床后听到雪粒敲打窗玻璃的声音,发现外面已经白了,可惜已经没了到风雪中游走的兴致。懒得出门,在窗口拍几张记录。

2017琐事记(2月) - 清平 - 清平世界对面楼窗台上和房顶上的积雪

 

2017琐事记(2月) - 清平 - 清平世界马路和院内的雪

 

2017琐事记(2月) - 清平 - 清平世界楼下草地上的雪 

223:雪后的天儿晴得干净。阳光铺在地板上,室内外都很安静,梵音四起。。。  昨天的雪有半尺厚。我们院用铲车开路,农展馆一片雪原。两年没在雪地里翻跟头了,开心。

224:1999年夏天抓房号,我喜欢顶楼,刚好就抓到了六楼,心想事成,乐够呛。每层两户,南阳台连着,中间是墙,所以两家阳台一家东面透光一家西面透光,邻居两口子是百灵鸟,正好住东面,而我是老猫头鹰,刚好在西面,老天太照应了。冬日的晴天,享受夕阳西下时南阳台上的日光变幻,有如梦境。

225:近些日子不断地有死亡的信息传来。一个是他们省科协的老关,我参加他们单位旅游时与老关见过几面,印象不错。他在我眼中是一个七十多岁的八零后,帅,大气,思想年轻,作派时尚。他这辈子活得生龙活虎,死得大气干脆。检查出病时已是肺癌晚期,他说不治了,没多久就去世了。我赞赏这样的生死观。另两个是咱院的,一个是二琴的丈夫,姓啥不知道,六十岁刚过。另一个是伊福恩,住六号楼时的楼下邻居,也刚过六十岁。生命的长短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质量宽度厚度等。活得精神,死得痛快,就是福气。

 样子 2017/2/25 9:06:50
小船长

宝贝
你穿着蓝色的衣服
呼吸均匀地睡在我身边

想象你好像
一个小船长
乘一艘舰艇来到这世上
妈妈的肚子就是你的船舱
有一天我将
站在海岸的这一头
看你乘着小船渐行渐远
独自去面对惊涛骇浪
以前我嫌这一生太长
现在又嫌太短

多希望这苍老的时间是一场梦
醒来你依然幼小如婴儿
呼吸均匀地睡在我身边 

226:好不容易记住一个梦,有连续情境的。可是,醒来一回忆,梦境的图像就支离了,再一细想,支离的图像也模糊了,无法用语言和文字描述。很多次了,梦境与现实是完全不同的逻辑系统,还有一些说不清的不同。

227:二月二,龙抬头。今天是大石头的周年祭日,特意等到零点过后去他网上墓地献花。   样子家里常有同学(育才的发小;南洋的;华初的;国立的)和同事(工作过的几个公司的)来。昨天两个发小各自一家四口来样子家,客厅像个微型幼儿园了。外人看到的是长大了的一对可爱儿女,内中艰辛只有带孩子的人知道。时间真快。2017琐事记(2月) - 清平 - 清平世界 

228:今天能够心态平静就是进步。

  评论这张
 
阅读(396)| 评论(4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