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平世界

凡所有相 皆是虚妄 若见诸相非相 则见如来

 
 
 

日志

 
 

小川原创:三乐与小驴(作者:屠小川)  

2018-03-23 17:07:56|  分类: 川文留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哎哟,板栗!!!

题赠小驴友

世间有奇葩,
时来开我家,
丹青不能画,
芳菲更胜花。

音乐会小文发出后,猫忽然接到了板栗的语音,哦呀,啧啧啧,看看这希罕的,希罕的,可怎么那头吸溜哗啦的?还有些咳嗽?一下我就担起心来…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原来她迁徒去了杭州。

久违喽,板栗,才女呀,一手好文章,读之能奔月,但这还在其次,关键是她曾经送我的两本书,一本舒国治‘理想的下午’,方读不几行篇,竟致很难再有什么游记能被我除却巫山之叹了。另一本,辛丰年的‘处处有音乐’,扉题曰‘赠屠大哥,借书中一语,人乐偕老’,字迹娟秀如织,如今,一晃八年过去了,墨如新,人依旧,乐又新,只是时光它,连我的‘轻音响’都没熬过,自己先老啦…而这一切,想当年都是托的袖子的福哇,整整一批的小驴友们呵,陆陆续续,都被她毫不经意的粘到我家来了,丰富了我俩的生活,激发了蜗庐灵思,不但将我俩的走老时钟一体拨慢,更时不时,无论一辈儿两辈儿之差均被哥嫂称谓的我俩,还要杀个青春回马枪什么得呢…

’游’是小何狂,’乐’是袖子明,而’游’与’乐’,均为我之酷爱,本就打死也要兼得,恰好谁倩,堪得批量小驴友们来投所好,遂与共熏,益弘扬,细绵长,千枝万朵之中,今再采撷一枝,仅就其中一篇,单从板栗所赠乐书说起,若以该书编者话作引:‘…上个世纪末的最后十几年里,辛丰年的音乐随笔一度充当了很多人亲近西方音乐的津梁’,那么忆中板栗,何偿不亦如此,是也为我充当了某种津梁的呢!书中第一篇文章就是关于月光奏鸣曲的,读后,一方面想听,心痒难耐,另方面怀疑,‘有那么复杂吗?’对于贝多芬创作该曲的初衷,文中援引及作者自己都有着很深奥高妙的种种揣测解读。其实早在贝氏还健在时,他就总被穷追不舍了,毕竟不停重复的三连音本身就很犯忌,居然他还搞了三个乐章,普通人谁敢,但名人要这样搞,也不会被大众允许他普通,非要挖出不普通来不可,于是就…问题是贝氏他自己,把不把握得住?由起先总不予以明说,到后又发牢骚‘…大家为什么只注意它!’我隐隐有些不安,很怕他先被大众推了上去,越高就越是自己难以下来了。

于是,翻!光碟堆里,确不记得有,那也要翻…较之西乐的匠气,器气,足力,少韵,我之所以特别心仪国乐,尽在那静穆悠远,缠绵韵雅,总能把我带入到似与不似如醉如梦的意境之中…翻着,翻着,却也不时印象起那位欧洲的丈母娘,嘭一声,嘭一声,想当年,她就是靠的这个,在不停震醒着昏昏欲睡的贵族元老们同时,摧生了交响乐爆棚结构的…嘿,我正翻呢,可巧受邀于小驴友们小聚,于是,接着在小何家,被老赵他三拨楞两拨楞一通,很快就在小何她的手提电脑上给我下载下来了…

哆唻咪,哆唻咪,哆唻咪,嗨哟,三个乐章呵,纯这种三连音!忍着…忍着…终于,到第二乐章一半时,我就实在听不下去了,真闹不明白,这听起来完全是信马由缰的随性拈来,跟两个深渊间的小花,跟伯爵小姐,跟湖上恋歌,乃至葬魂哀歌,诸如等等高妙揣断可有一毛钱关系么?却猛地,记忆被拉回到插队年代,那当年,正值十五的一个黄昏,我跟王士俊俩人,茕茕相吊,并仰炕上,反反复复只逮着一句‘雷锋把月饼放在床头’唱个不休,嘴角都湿了,还浑不觉得,一仍不停,我们只是太想吃月饼了,要吃就吃雷锋的,管他放哪儿我俩都敢吃,吃雷锋的,拿今天话,绝不会惹官司…所以旋律是很直的,很急的,不断重复的,就此类推,岂非另类三连音乎…?

有道是‘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我酷爱洪钟之声,每每被这诗勾起,内心中便迴荡不已,馨享不已,揣摩不已,一如我的音响实践,人憔悴,衣带缓,不断交学费,只为追求那洪钟似的低音玄色之美。咚!的一下,下潜很深很深,复又以一种玄色震荡举重若轻扩散开去,带走我的心魂,从青萍之末,到冥冥上界,无所不至。当一个小小改动即见成效之时,我就会不厌其烦的,反反复复的,专门儿去听那一声最为接近我心理预期效果的低音,咚…咚…咚…它把我所有的疲劳顿然一扫而光!而当那个时刻,在小何家,我的音响实践与月光奏鸣曲产生了交集的时候,正是那反复三连音,使我深切感受到了贝多芬的金耳朵遭遇了钢琴的某几键位的音色之美,尽管那时的钢琴做为新锐还很不完善,但对于全部失聪仍能写出高妙乐章的贝氏完全不是障碍,他正合于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一书中对造境与写境的描述,’大诗人的造境必合于自然’,无疑,以贝多芬那么一副直达心灵的金耳朵而言,但凡得一机缘,必会于内心中合成,推演,预见,真用不着离不开时时刻刻实打实的撞击耳鼓。其实,即使仅从那一篇中也能寻到线索,他之前的十一首奏鸣曲都标注着为羽管键琴所做,却到这一首,突然改注成为钢琴所做。试想,当处于无时无刻都不离搅尽脑汁谱曲,不停被人逼稿的累乐人,当于某个时间点猛靓好音有契于心,又得宽余,兴酣所致,岂能不纯为饕餮耳享顺手拈来,一任真情流淌,将那心灵直白大放松做出第一时间选择呢。哆唻咪,哆唻咪,真好听,真好听,死了吧,死了吧…不就跟我和王士俊想死了月饼那个时间点的浪漫一样吗。因此,我的结论是,月光奏鸣曲,仅仅是贝多芬特为自己金耳朵的独步心语,是其结构功能在某方面优异使能的体现。

由此我想,从猿到人所谓百万年进化的阶段性,只是被人的认识做了皆然区隔界分的,而大千本身则是连续性的,绝无任何分界届定的,是,又不是,瞬时被瞬时所否定,然人,愈今,却事事都要固执清隔,不知时变,终将成‘空’,一如佛法智慧,非’破我执’不得其真。特定的时间点,特殊的场景,要允许远非深思熟虑的,直舒胸臆的,最为直白流畅的冲动式真情表达,尤于男人,而名人中的男人尤其如此,那当来自肉体结构某方面的优异使能。故真正英雄,大家,必有生活中的至情不乏在第一时间选择上与小民相通。君不见之于诗经乎,做为儒家第一经典,孔子视点又是多么的至简纯情,一语中的呀!故我愈愈笃定,结构决定功能。无疑,食色之中,自然选择之于’色’的不同定位,冲动,是强势基因的要求,而守平,则是心理耐受的标度,它来自育养后代,最是那性格,人格,品格之引而不发深养缓熟,绝非冷硬刻板的理性环境所能,故在结构上区分了男硬力与女柔力皆然不同,前者理性与冲动,后者感性和守平,故我认为,极端两面性只是男人专利,谁让男人最好纠理固执呢,纠理,就会把男人被人被己预先推抵很高,却又总不免被时势窗口,暴露出那堂煌背后,极其骨感的最基础结构功能所底推,远非理性虚饰的那么光鲜,在先,在后,一切应对都取决于‘悟能’!而环视身侧,不也正是这些年,愈多断涯式情绪波动,尽把男人完全換了个人似得,女人又有多少呢,那种守平稳定,极少波动,不能不使我尽把前者,归入到‘色败’之列。醒醒罢,数字时代,男权社会,该行行’向内’的反思啦,找找高‘器能’与低‘悟能’愈愈拉大落差的原因罢。而经多少教训确已把我渐渐认识,唯有生活细节愈多愈够包绕,才当面对现实,越能从对象物中解读出更多的东西。故我的办法也正是伴随着从早初被动,到逐渐认识尽量丰富生活细节之重要而入于主动,力求无为无不为的做足先行等待。那老插经历可谓早初的重要被动了,就在它拉近了我理解至情淳真距离的斗转星移之中,不期然我就等到了板栗的赠书,接着,当然我之不懈于发烧级音响的大量独特实践,也必然会把那月光奏鸣曲一体统揽,包绕在等待之中。只能做足自己去等待大千,绝不能按执我理性预期的对错去解释客观,老男人要明白这个道理。

18 3 21
  评论这张
 
阅读(58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